半岛博客 > 青岛市北 > 日志 > 我的日志 > 父亲,我和太极拳

父亲,我和太极拳 发表于 2017-5-4 22:03:58

  •                 父亲,我和太极拳    

      

      人老了大多容易怀旧,而不太喜欢求新,我也正是这样。近几年来,我总是想起跟随老父亲学习太极拳的往事。老父亲中年时期学练太极拳,以后就没停过,无论是刮风下雨,还是大雪纷飞,无论社会上政冶风云如何变幻,甚至在十年动乱期间,也风雨无阻雷打不动。老父亲练的是杨式太极拳,有一百多个式子,练完一遍要二十多分钟,还会练一套太极剑,练起来动作缓慢柔软,轻飘飘的,有一种乘云驾雾的感觉,外行人觉得像瞎子摸鱼一样。老父亲最擅长的是太极推手,二人对练的时候,你推过来,我推过去,沾连粘随,不丢不顶颇有点太极真功夫。父亲曾在一九五八年青岛市武术比赛中获得太极剑第一名。

       老父亲不仅自已练,还愿意教别人,教的徒弟当中大多是患有名种慢性病的普通劳动者,也有领导干部,级别最高的是谢明钦同志,他当时是中共青岛市委委员,中共青岛市委党校校长兼任青岛市图书馆馆长,是十级高干(当时青岛市委第一书记张敬焘同志级别是九级)。他们经过练太极病情都有不同程度的好转。老父亲曾被邀请参加政协组织的政治学习,和市里的知名人士一齐在青岛路一号的政协会议室学习。老父亲坚持练习太极几十年最大的收获是有一个好身体,健康长寿活到九十五岁。首先把过去的病治好了,身体更健康了,平常连感冒这样的小病都很少得,更不用说现在的大病如三高,糖尿病等更和他无缘,我父亲一辈子没住过医院,连药也很少吃,真给国家省了不少医药费,也给儿女们减少 了很多麻烦,特别是我和我弟弟。老父亲长期坚持练太极,而健康长寿的经历,充分证明太极是个宝,是人生最宝贵的财富。  

        我从小就受到父亲的薰陶,五六岁的时候,就跟随父亲一大早上贮水山,以后就到前海栈桥公园,父亲练功,我就在一边看,一边玩。父亲还教了我几个动作,当时我还小,无法学更多的东西。 我正式开始学太极应该是一九五七年冬天,当时我害羞,不好意思在人多的地方学,父亲就在我睡觉的房间教。我学会全部动作后才到海边,跟随大家一齐练。由于我年轻,练起来当然比其他老年学员要好多了,在诸多学员中我也算是个姣姣者  。五八年我初中毕业顺利的考入青岛一中 高中 ,那个夏天没有压力,心情舒畅,我就专心跟随父亲练拳,功夫大有长进,这个时期是我一生最快乐的时期。好景不长,九月份开学以后,就在学校里参加大炼钢铁,秋收秋种,勤工俭学等政治运动,忙的很,根本就没有时间,拳也没心思练,就此撂下了。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1165466
  • 文章总数: 15 篇
  • 评论总数: 43 个
  • 今日访问量: 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