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海歌的大海情韵 > 日志 > 庆典,聚会与发言稿 > 我们网友的新书[追梦]序言——李治亭

我们网友的新书[追梦]序言——李治亭 发表于 2015-8-26 13:38:03

  • 追逐文学梦的海燕
    李治亭
    很喜欢高尔基的作品:“海燕,看大海,海燕在浪花中穿梭,望蓝天,海燕在白云中穿越,在雷电交加的暴风雨中,海燕在歌唱”。我想:活跃在青岛文坛的蓝月亮文学社这个来自社会基层的作家群体正是翱翔在蓝天的海燕。
    多年前,我就参加过他们举办的各项公益活动,去大珠山,走琅琊台,参加他们的聚会,为他们共同编写的“记忆中市北”写序。确实感到:这个群体代表了社会的正能量,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心愿,追逐着蓝色的文学之梦。
    于向阳和李岩是蓝月亮文学社的带头人,他们利用网络这个平台,团结了许多志同道合的文友。据我所知,从2003年起,他们蓝月亮文学社共同创作出版的有《岁月》《记忆中的颜色》《山海日月情》《琴岛情韵》《海天蓝月亮》《月亮在大海燃烧》《真情像梅花开放》《春天里》《夏夜星空》《秋天的情怀》《冬天的记忆》《月上云稍》《爱在人间》《梦在蓝天》《崂山风》《四方民俗》《青岛映像》《蓝色的月亮船》《记忆中的市北1、2、3、4、5、6集》还有敦煌文艺出版社免费为这个群体出版的《蓝月亮文丛1——6集》,如果再加上他们个人出版的文集,他们这个群体在这些年已经创作出版50本以上新书的成绩。
    我认真地读过他们出版的每一本书,书中那一篇篇来自社会、浸透着他们情感、心血和汗水的文字。包含的题材广泛,内容翔实,叙事真实可信,表述丰富多彩,那些朴实的语言中饱含着生活中最精彩的底蕴。
    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他们紧跟时代步伐,满怀对日本侵略者的愤恨和对未来的畅想,共同创作出版《追梦》这一本新书。
    如:于向阳在《血色黎明》文中写出了青岛好汉杀倭寇、炸鬼子神社的小说故事。在《挥笔斥倭寇、燃香祭英魂》一文中写道:很爱唱松花江上这首歌,每当唱起这首歌,总是热泪盈眶,眼前浮现出枪林弹雨的战场,我们的前辈与倭寇激战杀敌的镜头场面。讲述了他爷爷于乐章和伯父于兆麟曾经在东北江桥与日本侵略者战斗的故事,他的爷爷于乐章死在与日本人作战的炮火中。
    李岩在《他从战争中走来》一文中回忆了我在战争年代的那段历史后,写道:如今,已至耄耋之年的父亲,当年用他生命最灿烂、最辉煌的时光,写就了那段他最精彩的人生。也正如他在《血肉长城——抗日战争沂蒙战地纪实》序言中所说:战争年代,使我懂得了人生真谛,为人民谋福利,为人民服务,为人民献身;战争年代,是一首生动的史诗,每一位战士身上的每一处伤疤,都有一个动人的故事;他们留的每一滴鲜血,都是军旗的底色;他们用血肉筑成了保卫祖国的长城。
    杨昌群《忐忑中穿越硝烟的梦影》里这样叙述:在我的家乡管外公叫姥爷,小时候听妈妈说,我姥爷参加过抗美援朝,在上甘岭打过仗,身负重伤,在雪地里埋了六个小时被战友救出,我问那时姥爷是什么职务,她说是营教导员。
    在《国人不能忘记之痛——“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参观记》中,赵汝永告诉我们:步入南京市江东门街418号,愉悦的心情顿时变得沉重起来,晴朗的天空也似布满了阴云。借用时尚的词汇,就像是时光倒流,一下子穿越到1937年12月中旬至1938年1月的南京城,到处日寇施暴,到处屋焚墙坍,到处枪声刀影,到处血腥杀戮,到处恐怖惨叫,到处尸骸遍地,到处血流成河……
    在《铭记历史永葆和平》文中,邢向阳告诉我们:一提及抗战,父亲禁不住老泪纵横,回顾战火纷飞,硝烟弥漫的战场上到处血肉横飞,刀光剑影的情景历历在目。父亲哽咽着讲述过自己十三岁跟着地下党进行地下交通送信,参加红枪会站岗放哨保卫家乡,十四岁参加八路军,跟着共产党抗击日本帝国主义......
    姜言正在《品茶与蓝月亮》娓娓道来:夜凉,星子无光,静静地坐在窗前,诗意的念想便在这一盏绿茶里,已经早已忘记要观赏蓝月亮的事情,只见杯中淡淡的茶烟袅袅,若有若无,一缕暗香浮动。
    在《报春的使者》里,胡保泰告诉我们:立春刚过,天气转暖,就像那句老话“春达五九尽,春到寒食六十天”,霎时,闭上眼,田野里杨柳下,小燕子穿来穿去,在静静的水面上亲“吻”了一下,在平静的水面上,画出了一个个圆圈,又忙着飞往高处......
      仇方晓喜欢引经据典,他在《山东人与酒》一文中讲了山东人与酒的渊源并写道:山东人身高在全国名列前茅,素有“山东大汉”之称。自古有好勇之名,多出好汉侠义之士。“酒壮英雄胆”,好汉侠士皆善饮海量。历代文学作品中,山东好汉豪饮行侠的故事枚不胜举。许文胜在《赠友三首》中第一首“赠王春林”这样吟诵:王者贵气自高明/春来幽居听溪声/林下挥毫笔生风/高处泼墨更从容......
    李全文在《崂山印象》中说:感谢李白。我虽是崂山土人,也只是去年盛夏去水峪得游崂山腹地,才知崂山不单是一座道教名山,不单是一座壁立万仞的大山,不单是“海上名山第一”,不单是“泰山虽云高,不如东海崂”。
    徐文胜是现役军人,他的诗歌通俗,浪漫。他写的《鲁中游三首》展示了一个军人的情怀
    在《海港警察的使命》一文中,马世柱深情地写道:回眸近四十年来我在青岛港的公安局工作的历程,一件件、一幕幕仿佛就在眼前,萦绕脑海,历历在目。作为走过交通公安40年风雨历程的参与者和见证者,我对交通公安有着最深厚的情谊和最坚定的忠诚,因为它承载了我们交通公安人无数的光荣和梦想。
    张海滨对茶比较有研究,他在《茶楼故事之——碧玉阁》中讲故事时说了这样一段话:像所有茶楼一样,碧玉阁有个古香古色的门头。推门进去,绕过屏风,是亭子一样的茶室,茶室旁边立了南方的古树标本,整个茶室的风格是自由自在的混搭。不同的区域有不同的格调,有传统的木家具,也有现代的布艺沙发,那沙发随意的让人感觉就是自己的家,因为喝茶还可以窝在似床似塌的靠垫里不受拘束。让那柔柔的沙发靠垫包裹着躯体,触摸着洁白的肌肤,还可以排解夏日的寂寞。
    高如梅的文章语言很美,她对母亲的爱在她的笔下令人落泪:她说:“我庆幸妈妈还活着,还在健康快乐地等待我成长,容许如此迟钝的我慢慢觉醒,觉察这世界独一无二的亲情的美好。”
    邓青梅的文章情感丰富,她的文章《梦中情》读后令人感动,泪如潮涌。我曾经读过她的长篇大作《相约来生》,她青春时代的爱情故事读后至今难忘。
    刘晖在《远海钓鱼乐》中有着自己的欢乐,她写道:喜欢大海、喜欢钓鱼,更喜欢377号钓友船。每次远钓,我会像年轻人一样,背着包裹就出发。也许,这只有钓鱼人才能体会到其中的乐趣,不管是登船去垂钓,还是在海边坐钓,那个快乐只有自己知道!
    孙彦秋在《心灵悟语六篇》的“追忆时光”里写道:北京的天气总是灰蒙蒙,像一个装满怨气与悲伤的女子,让人倍感沉重。今天在街上行走,无意中听到一首歌,眼泪差点掉落下来,歌的名字叫《到不了》,她唱到,你的眼睛会笑/弯弯的/像一条桥/终点是我......
    胡海燕在《雨论》中这样写:一场不算很大的雨,清晨的时候“哗哗”地下了起来。小区的街道上还没有行人,站在窗口望去,一棵棵不知名的树木,有的张开了枝叶的怀抱,有的摇头呻吟,有的静静的沐浴,有的就干脆大口大口地痛饮。树底下的冬青,整齐的迎接着这期盼已久的洗礼。小草,也被冲刷的绿油油的......把万物对“雨”的渴望写活了,很生动。“时间都去哪了?”人们经常这样问。
    王康在这篇同名的文章中告诉我们:二十岁,幻想特多,不知天高地厚,一直认为自己是一匹千里马,正等待着伯乐的到来。可曾几何时,我感到了时光在我的身上踩下了沉重的脚印,我仿佛已看到了多年以后的自己,手拄拐杖,步履维艰,老态龙钟......时间被岁月推动着走,曾经的想象与梦幻,已经势不可挡地与我无关了。
    宋慧珠的《大海——我的故乡》写出了她对大海,对家乡的热爱。
        从马 蓉的两篇旅游文章中,看到她的退休生活丰富多彩,游历全国各地,丰富精神生活。
    康宁利在《我爱彩霞漫天的夕阳》中,满怀激情地这样写道:虽然我爱晨曦里朝阳似火的旭日,更爱那彩霞漫天宁静西斜的夕阳。每当霞光夕照的傍晚,我站在窗前眺望西海岸这轮落日,在漫天彩云的陪伴下,慢慢地躲到大珠山的背后,耳边不禁想起“竹怜新雨后, 山爱夕阳时”的名句,我赞美夕阳,热爱夕阳的情感不由涌上心头。
    在《具有砝码的婚姻》中,作者任忠山语重心长地写下这段话:“曾记得为我讲这段故事的人告诉我:这不是虚无缥缈的梦,而是发生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初的真实故事。虽然是悲剧,但是,生活的真实加上艺术的点缀,就显现出那个年代的一个真实侧面。”  
    尹宪君在《领略胶东文学现象》中写出了在战争年代,军旅作家们在战火中坚持写作的事实。
    《歌中乐》一文里写他现在已经退休在家,参加了社区组织的合唱团,使他的生活有了起色,悠扬的音符象磁力线穿透全身,有说不出来的愉悦。
    (法)晓亚·杜博礼在《蜂蝶恋》文中开头说了这样的话:所有的爱情悲剧都是因缘的变迁和错失所造成的,它也没有一定的面目。在围墙的缝隙中,爱的心灵也可以茁壮长大,至于是不是结果,就要看在广大的桑树下有没有相会的因缘了。(林清玄《清凉菩提》)
      本卷的压轴作品是崔秀平的两篇小说,小说取材与现实生活,生动耐读,在《那套闲置房》中,从房子看社会的弊端与人得与失的心理状态,描写的细致入微。确实令人眼前一亮。
       读着这一篇篇心语的倾述,看着这一篇篇生活的记录,我感受到《蓝月亮文学社》这个群体作者们的真情实感和肺腑之言。喜欢文学的人是幸福的,因为他们懂得珍惜生活,懂得将生活中的点点滴滴记下来,审视自己,留给后人。这是一笔精神财富,是用任何钱财都代替不了的。希望蓝月亮文学社的文友们能一直坚持走下去,用你的才思和文笔去感动他人,感动自己,感动世界,做一个有逐“梦”理想的文学精神上的大款!
    (李治亭:青岛警备区原军政委,将军。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有军旅文学《烽火人生》《血肉长城》《第26军征战史》和《心灵掠影》。)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3099183
  • 文章总数: 787 篇
  • 评论总数: 2263 个
  • 今日访问量: 26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