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海歌的大海情韵 > 日志 > 散文 > 【感受青岛变化】榉林山下有条河

【感受青岛变化】榉林山下有条河 发表于 2015-6-26 8:14:25

  • 榉林山下有条小河,发源于太平山,(榉林山)穿越延安路办事处,宁夏路办事处,北仲办事处到达海泊河,上百年以来,河水由清澈变浑浊,由浑浊变消失,演绎了两岸人们生生息息繁延文明的一个个美丽动人故事。

    1891年清胶澳总兵章高元率兵驻防青岛开始,在全市设立了许多炮台,为了和北京内阁总理衙门电讯联系,在台东一路建立了电报房。也就是现在的台东邮电局,并修建了连接海边,码头,市内各个炮台到台东的道路,促进了台东商圈的发展。

    据台东的许多老人讲述回忆:当时的南山(榉林山)很荒凉,山上经常有野狼出没,一下大雨,山水倾泻而下,经海泊河入海。当时还没有台东一路到台东八路,只有村落的名字。就在现在的台东三路到台东一路,威海路到延安三路中间,有一个很大的水湾,山水源源不断流淌,后来由于章高元设防为了调兵方便派人修路,疏通山水,河道,山水改道进入了海泊河。大水湾没有水源就逐渐干枯了,形成了现在的居民区。河水流经仲家洼,太平镇进入海泊河。还有一条河经过延安路,昌乐路,青海路入海。

    1898年,德国殖民军登陆青岛,从国内选调了许多城市规划人才,规划了青岛市的行政区,商业区,棋盘式的居民区,道路和对几条河流都做了规划,那时候的小河水清清,两岸垂柳轻扬,杨家村,扫帚村,仲家洼村,太平镇,海泊村的居民都在河的两岸种菜,种田,那水用来灌溉和饮用格外甜美。为了保护水源,德国人在源头榉林山上设了部分暗渠,那无数股泉水顺着暗渠和山坡的沟洼流进重新规划的小河。(1995年开始在改造延安三路67号的时候就发现暗渠,那水流还是很大,清澈甘甜)转眼间将近百年过去,小河经历了多次战火,开始变的浑浊了。

        后来,在时代的发展中,为了发展经济,人们在小河的两岸开设了许多企业,把污水排进那清澈的小河里,小河变混了,哭泣了,让我们从榉林山的源头开始看:延安三路的女士香摈厂,工具二厂,台东纸制品厂,帆布厂,蓄电池厂,钢板弹簧厂,锚链厂,空压机,手表厂,刺绣厂,台东豆腐社,内燃机厂,床单厂,模型厂,压铸厂,水箱厂,电镀厂,铝制品厂,自行车链条厂,第三染织厂等等二十多家企业,那企业的污水,电镀的毒水都流进小河里。小河变成了一条臭水沟。

    小河经过的仲家洼,太平镇居民区,居民的污水也排在小河,河水变成了黑色,河床到处都是淤泥,到处都是沼气发出的难闻气息,人们在叹息,小河在哭泣。

      仲家洼,太平镇在没有改造前多为窄窄的土路,长长的小巷,大风吹来,沙土漫天,逢下雨天,泥泞不堪,若穿布底鞋行走,黑色的粘泥常粘掉鞋子。大雨过后,到处是水洼,居民住的多是低矮窄小的平房,下雨天漏水和进水是很正常的事情,公用厕所多在路边或设在院内,接上根管子,直接排到小河里,环境卫生状况极差,厕所内蚊蝇滋生,恶臭难闻。

        从九十年代,区政府开始了对小河两岸的改造,区政府所属的台东房地产率先打响了改造仲家洼的战役。天泰,中房,海信,颐中,金帆,青城,新兴,顺发等十几家房地产公司陆续开进仲家洼,太平镇,开进延安三路,那些往小河里排毒水的企业破产,迁移,小河的水开始边清澈了。

       在区政府的规划下,小河变成了一条暗河,上游的河面,变成了宽阔的街道,洁净的宝应路,第一流的小区:天泰阳光地带,云溪小区,“天赐良缘”东仲花园“和平花园”、“海信花园·都市春天花园”小区、集美小学、皮卡丘幼稚园,取代了仲家洼那低矮的破旧平房,显得格外整洁和静谧。

    20074月,市北区政府投资将北仲河道进行了全程覆盖,仅用三个多月时间,河道进入了地下,从根本上解决了脏乱臭。在原第三染织厂外通往太平镇的一条臭水明沟上改造建成了一条全国闻名的体育街。

    每当我走过那体育街,总看到那篮球场、足球场、乒乓球场居民们在场上奔跑,比赛、锻炼的矫健身影,还有孩子们在儿童乐园游艺器械上活动的欢乐笑声,我一次又一次被陶醉。

    小河两岸破旧的平房找不到了,坑坑洼洼的路面变得成柏油大道,原小河的两旁楼房进行了立面粉刷,小型广场建起来了,覆盖后的河面上建起了足球式垃圾箱,运动休闲座椅,帆船式路灯,还沿街设置了六盏奥运祥云火炬观赏灯、“中国印”、“五月风”、“帆船之都”、NBA标志以及各式宣传广告灯箱不亦而足,让你切身感受到淳朴的全汁全味的民间活动体育王国的文化内涵。

    我的同学跟着他舅舅仲崇光从美国归来,他是老仲家洼人,怎么也找不到他原来老宅的位置,因为他的老宅离河边很近,房屋拆迁的时候他没有在国内,也没有享受那应该得到的份额。但是小河应该知道他怀念祖国,热爱祖国的赤子之心。他也没有找到小河,没有找到那些老邻居。因为这里变了,变成一片大花园了!

    那条百年历史的小河变成了暗河,只有在榉林山的上游和海泊河的入口还有小河的痕迹,只有我们的文字还在诉说着小河兴衰的历史。

相关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
发表评论
  • 登录 | 注册
  • 留 言:
  • 表 情:
  • 验证码:
  • 悄悄话
  • 为了保护发言权,建议您[注册]一个账号,或者[激活]您原有账号的博客功能!
最近访客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2180210
  • 文章总数: 787 篇
  • 评论总数: 2261 个
  • 今日访问量: 8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