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海歌的大海情韵 > 日志 > 散文 > [春天的梦]潍坊寻梦

[春天的梦]潍坊寻梦 发表于 2015-2-11 13:16:05

  •     2012年12月10日,是我从潍坊插队返回城市40周年的日子,应当年一起在潍坊插友张鹏的邀请,就在我离开潍坊的12月10日,前往潍坊聚会:“潍坊是知青年代我播洒过我青春的梦想的地方,在接受再教育的日日夜夜,我曾经拉着地排车走遍潍坊的大街小巷,为了积肥种庄稼,清扫过潍坊大街小巷的每一个厕所,遇到过许许多多社会底层的奇事趣闻。 当然在后来我当上民办教师后也利用公休日去潍坊,也尝到了许多潍坊的民间小吃。今天至此,一下火车,看到张鹏开着面包车和3个当年一起插队的知青朋友来接我,我就主动提出要求先不要去张鹏准备安排的大饭店,先和我一起寻梦,寻找我当年走过的街道和寻找那潍坊最有名的小吃:朝天锅和肉火烧。还有我插队一千五百个日日夜夜接受再教育的村庄。张鹏和朋友们都笑了,他们理解我的心情。

       潍坊变了,变化的我不敢相认了,四十年前我为了生产队积肥拉地排车走过的棋盘街,芙蓉巷都成了宽阔的大街,还有那原来是西郊的西工地也成了市中心,我曾经插队的哪个村子早已经成为潍坊市了。记得1969年,西哈努克要到潍坊访问,那潍坊火车站扩建,城市整治卫生,警察全部上岗,恰巧哪天我拉着尿车往村子里返回。走到南关处有一家饭店,进去讨了一碗开水,泡着地瓜面窝窝头,吃着咸菜。吃饱后在饭店门口的水泥地上,铺上蓑衣晒太阳,竟然睡了过去,那巡逻的警察看到有人在路边睡觉,以为是讨饭的乞丐,上前用脚轻踢我的腿,“起来,起来,不要在这里睡觉!”我由于早晨起的太早,跑了十几公里,又到各家各户清扫粪坑尿池装满车,忙活了几个小时,太累了,好不容易找到太阳地,正在做梦:梦见回到青岛的家中,和爸爸妈妈兄弟姐妹在一起,烤着火炉,好舒服啊!却被人踢醒,一看是个小警察,很是恼火,站起来就质问他:“我在马路晒太阳,你管的着吗?” 小警察一听口音不是当地人,知道遇到了知青,口气立即温和了许多,他说:“西哈努克要到潍坊访问,路上不能有不文明的现象,这里是市中心,有气味的积肥车也不能停在这里。”听到他的解释,我无话可说,只有拉起地排车回村子走去。现在回想起来,仍然感到不可思议,那时的我怎么能在水泥地象个乞丐一样睡觉呢?

       四十年前的南关也是个热闹的地方,临街的饭店摆着一口大铁锅,上面飘着一层黄油的汤在沸腾,里面有猪肠子,猪肺,猪肝,猪心等下货,旁边摆着刚烙好的单饼,记得当时的价格是一张卷肉的单饼0,20元,四两粮票,里面卷上这些下货,还给你一碗汤。味道很是可口,在去潍坊拉地排车积肥的日子里,我经常要一碗汤,带一个地瓜面窝窝头泡在汤里,再要一张饼,也算是改善生活了。

    记得潍坊那时烤肉火烧的店铺也特多,城里不下二三十家,而火烧烤制以双层土炉为宗。在东风大街有一家饭店的肉火烧格外好吃,一两粮票一毛钱一个,店里还备有家常豆腐脑和辣椒面,吃着肉火烧,喝着豆腐脑,大家的脸灿烂若花,包肉火烧的褐色方纸,被火烧的油渍浸透,油光可鉴。无论你走到哪里,那里就弥漫着一股幽香。当你买到那朝天锅,再去买几个火烧,吃着肉火烧,你就成了天底下最幸福的人了。美味会让你忘记一切,平素的烦恼被抛到九霄云外,幸福的感觉溢满心头。我想:这次来潍坊,怎么也得品尝朝天锅和肉火烧,让我的胃口再回到四十年前青春的味道!

       在插友张鹏的车中,我们五个人在潍坊市内的大道上寻找,大家都趴在车边的玻璃上外视,惟恐错过。果然发现在东风大街路边有一家饭店,门头写的服务项目有:朝天锅,肉火烧。这真个“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我们迅速下车,聚于小店,开怀狂吃。吃了个油嘴腹圆,大家一起说着趣话,品尝着天下“最美”的小吃。

       吃罢,我提出西行,先到我曾经插队的西七村去看一眼,就看看村子周边的土地就行,不去打扰我的乡亲和学生们。然后再去张鹏的家。

       张鹏高兴地答应了我的再次请求,并开车向西边驶去。西工地到了,我努力寻找着过去的遗迹,我似乎看到潍坊酒厂,闻到了坊子白酒的香味,记得在插队的日子里,每到腊月,我就推着装满两个麻袋地瓜干的独轮车到潍坊酒厂换坊子白酒,那时侯换一斤坊子白酒需要3斤地瓜干,换1斤景芝白酒需要5斤地瓜干,我每年都要换10斤坊子白酒和5斤景芝白酒给我父亲春节喝,那时侯家里人口多,父亲的工资根本无法养活7口人的全家,喝酒只能买最便宜的,当我把酒带到家,他确实感到高兴。因为儿子已经长大,能给他买酒喝了,岂知,我是用村里分的口粮换的白酒。我每天上坡的工分价值就是几毛钱,年终买粮食后又能剩多少呢?我的父亲一辈子都喜欢喝酒,直到临终住院后在医生的劝阻下才戒了烟酒。

       张鹏看到我对潍坊酒厂很感兴趣,便略有些自豪地说:“潍坊酒厂现在已经生产青岛啤酒,是青岛啤酒厂的一个分厂,这里生产的啤酒,一点也不比青岛本地生产的啤酒逊色!”

       “为什么?”我问。“我们这里水质好啊!”他骄傲地说。

       听到这里,我确实感到可信。四十年前,潍坊的水有点咸,现在潍坊市的居民和企业用峡山水库的水,那是全国最大的水库之一,张鹏兴致勃勃地介绍说:峡山水库是山东省第一大水库,坐落于山东半岛,在潍坊市潍河中游的昌邑、高密、诸城、安丘四县市交界处,库区气候宜人,风景优美,物产丰富,花草树木繁多。那潍坊酒厂的啤酒用这里的水酿造,格外醇香。他说的有声有色,我简直就想立即去品尝品尝。

       张鹏的汽车开到三里庄附近,我看到,这里是一片片居民小区,花园式建筑,记得那时这里有一个潍坊化肥厂,难闻的气味让走过这里的人都捂着鼻子。靠近公路旁边有一个污水池,不知道为什么旁边的土地全部光秃秃的,寸草不长。现在考虑这片污水肯定有问题,怪不得周围村庄许多人很年轻就患了肿瘤离开了人世。象我们村的“成华”,“锡安,大菊,思敏”等等,都很年轻,难道与这化肥厂有关联吗?我不敢往下想,只是感到庆幸,幸亏化肥厂停产了,不然又要给大自然造成多少污染呢!

        我们的村庄变了,整齐的街道代替了泥泞的小路,高大的楼房取代了低矮的泥胚草房,村子里没有熟悉的面孔,只有那些老人和村干部还知道我的名字,其中村委陈书记和大队保管员还是我当年的学生。在村委陈书记的带领下,我们参观了村子里的风筝生产厂,在风筝生产的车间里,有六米多长的龙,还有两个平方米大小的蝴蝶。有孙悟空挥着金箍棒,还有蜈蚣精。工人们听说我是当年在这里插队的知青,纷纷站起欢迎。每人赠送一个风筝,我无法推脱,这是老乡们的心意!

       在村里的街道行走,无法拒绝老乡们的热情招待,尤其我是曾经的教师。无奈我安排的时间有限,还要去张鹏家做客,只得依依不舍的告别了乡亲坐进张鹏的汽车。

    潍坊变了,我的第二故乡变了,变的比我每天夜间做的梦还精彩,看来,从明天起,我的梦也要更新,增加新的内容,明天更美好!



  • 评论:9 | 查看次数:38
  • 上一篇:销售专家
  • 下一篇:我插队农村的第一个春节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3390203
  • 文章总数: 787 篇
  • 评论总数: 2263 个
  • 今日访问量: 14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