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海歌的大海情韵 > 日志 > 短篇小说 > 老槐树与梧桐树的诗情

老槐树与梧桐树的诗情 发表于 2014-6-30 21:12:14

  • 我的楼下有两棵百年大树,它们矗立在一座百年的德国殖民者建造的碉堡旁边,据我的表哥说:在56年前,他曾经把故去的小舅埋葬在那棵槐树旁边的大沟里,在56年后,我却搬家来到这里居住,是情缘还是命中注定,他没有说,我至今没有找到答案!

    转眼间,我已经越过天命之年,退休、写作,我始终在探索内在的秘密。哪棵树是舅舅?哪棵树是我?我只是看到那槐花每年盛开,梧桐花开的时候也是五彩缤纷!

    夕阳无限好,晚霞映黄昏,每当院子里的槐树笼罩着一片轻纱;梧桐树下,却轻荡着我的诗情。我好似看到有人在槐树下翩然起舞,那梧桐树下的诗章破土而出,诗的韵律运转、漫延,那一首首诗歌是槐树陪伴舅舅的魂魄而诞生的;那多情的双眸却永远定格在那高大伟岸的梧桐树!

    时光荏茹,表哥那年到我家烧炕,路过碉堡炮台,竟然对着大槐树跪拜,让我感到奇怪,当我问起为什么?他对我讲叙了这段缘故,我相信因果,可怜的舅舅已经变成了那棵大树,我也许就是那梦中守树的人。

    剪烛西窗,淋漓水墨;月光下,走至树下。好象听到有人在朗诵:

    “当那段尘缘没有了,

    寻遍天下把情找。

    百年升华遇亲人,

    花开花落永不老!”

    我注意到了,是梧桐树的声音,它在朗诵。我掏出手机,把这件事情告诉表哥,他不相信。说他是唯物主义,我问他:“六十年后我居住在这里与两棵树相伴怎么解释?”他有些害怕地说:“也许您就是那神灵的化身!”我笑了,也许,我就是那棵梧桐树!

    喜欢梧桐,记得在四十多年前知青插队的年代,我竟然去买了60多棵树苗,在我们知青的院内,在我分到的自留地里种植,那些树在我离开潍县大地的时候,都已经碗口粗了,我的自留地成了一片树林。树也是有感情的,我经常在孤独的时候与它们对话,它们总是在风中发出沙沙的声音。后来我离开了。但是,我始终在牵挂它们的成长和归宿。现在这棵高大的梧桐已经把远方我的梧桐朋友的情话带给了我。我想:它每天陪伴槐树如同代替我陪伴那在天国的舅舅,我感谢这棵百年的梧桐树和槐树。

    我听到槐树开始了朗诵:

    一个人的宿命寄托在一棵大树,

    暗夜中燃烧着小小的蜡烛。

    风雪无法摧毁那钢铁的意志,

    春风中发芽、开花翩然起舞!

    我又把这个灵异事件告诉了表哥,他已经中风,无法前来了,只是睁大了眼睛,听着我嫂子对他叙说着神话。

    我知道,只有诗人才能理解天国与凡间的互动,神灵与诗人是相同的,虽然他做过小学老师,但是上帝不会邀请他去天堂吃糖果,只有真正的诗人才能与神灵沟通,与大树沟通,与风雨沟通,与百年前的魂魄沟通。这就是宇宙的史诗,诗歌的真谛!

    正是:回首那四十年的风风雨雨,

    我挥笔涂沫着春意盎然和飞雪漫天;

    以柔情佳期的诗歌诉说脉心间的浪漫。

    放马飞奔的思绪于灯火阑珊,

    飞落的相思泪包容大海,

    风浪中环绕者无尽的思念。

    时光之鞭随风雨甩得啪啪乱响,

    甜美的梦中飘过花香青烟。

相关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
发表评论
  • 登录 | 注册
  • 留 言:
  • 表 情:
  • 验证码:
  • 悄悄话
  • 为了保护发言权,建议您[注册]一个账号,或者[激活]您原有账号的博客功能!
最近访客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2417955
  • 文章总数: 787 篇
  • 评论总数: 2263 个
  • 今日访问量: 8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