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杨子 发表于 2017-2-22 13:13:02

  • 小杨子

    吕铭康

    (刊于:半岛都市报 2017-1-5 副刊)


    我与小杨子相识非常偶然。

    记得是三年前的一天,我不经意走进一家平时极少光顾的农贸市场。突然发现,有家卖广式白斩鸡的小摊位,上有横匾:“小杨子熟肉店”。作为祖籍广东的我,素来就对白斩鸡情有独钟,可在青岛就从未吃过正宗的。于是,我就带着不太信任的心态买了半只。结果回家一吃,觉得还算地道,确有些喜出望外,并勾起了我的馋虫,次日便又去了。这回,我才发现这个摊位里里外外就是一个三十六、七岁微瘦中等个头的年轻人,听口音是带点北京味的普通话,话不多,性格比较内敛。我好奇问他怎么会做着广式的白斩鸡?原来他对粤菜就非常感兴趣,为此曾几次到广州,就是通过品尝的方式来偷学他们的厨艺。白斩鸡,是他学来的一个成果而已。由于青岛人似乎不太中意吃没有咸滋味的白斩鸡,他平常只好在切好的鸡上浇入事先做好的调料,便称之为:口水鸡。我发现,他还做脆皮烧肉、叉烧肉以及大肉串之类。他说,可能在这里太小众,不大好卖。他告诉了自己的姓名,但希望我以后叫他“小杨子”。

    我吃了他做的脆皮烧肉,不仅皮很酥脆,而且肉的配料也很地道。他是用一口倒扣的大缸,把带皮五花肉用铁钩挂在缸内,用木炭烤制而成。他说,在广州没法看到人家后厨是如何制作,完全是凭自己品尝来体味其中的食材、配料和制作方法。他做白斩鸡,是用大锅蒸制,关键是控制火候。

    渐渐地,我对小杨子有所了解了。他从小是在安徽农村跟爷爷奶奶长大,初中没上完就辍学想当厨师。独自一人闯荡北京,他的一个远房亲戚介绍到一个剧组,专门给导演、制片等人送饭,后来就给一个暂住北京拍片的香港导演家做饭。这样一来,他就喜欢上了粤菜,同时也见多识广了。其后就到北京的一些饭店帮厨,做了有十年,就产生了自己单干的欲望。几年前得知青岛靠海,有不少物美价廉的食材,就这样来了。起先是在露天小店做用大缸烘烤的肉食品,遇到刮风下雨、风雪交加的天气,就很难做下去。现在,进了能够避风遮雨的市场就好多了。

    他至今还是孑然独身,对此总是缄口不言,我猜想必定是与他孩提时的处境有关。这些年,他完全是靠自己的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终于在青岛买了房和车。每天清晨四点起床,开车到抚顺路蔬菜批发市场进货。然后再到摊位对这些生肉进行切割、腌制和制作。他这活,冬天还好说,只是三伏天还得在火烤火燎的大缸前操作,汗流浃背热不可耐。此刻不少喝散啤的,都愿意买他的大肉串,生意红红火火。可天冷后,少有人喝散啤,买卖也就冷淡了起来。

    我在北京待了几个月后,回来发现小杨子的摊位换人了。我突然想起,上次临走时,他曾经兴奋告诉我,他办了“滴滴打车”加盟手续,晚上开起了“快车”,感到挺痛快。我关心问他,你每天这么早起来,身体能受得了嘛?他说,我的白斩鸡、脆皮烧肉在这里有点水土不服,销量不好,不如“滴滴打车”了。现在看来,他为了谋生肯定就是这样了。我不愿打搅他,就不给他电话和微信。近日,我在微信上发现,他发了不少美食的照片,登陆地是苏杭等地。估计小杨子还是钟情于舌尖上的美食……

    2016-12-29 青岛“夹缝斋”

  • 标签: 分类 评论:5 | 查看次数:45
  • 上一篇:买煤琐忆
  • 下一篇:已经是最后一篇
相关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
发表评论
  • 登录 | 注册
  • 留 言:
  • 表 情:
  • 验证码:
  • 悄悄话
  • 为了保护发言权,建议您[注册]一个账号,或者[激活]您原有账号的博客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