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囧 发表于 2016-1-15 15:25:29

  • 吕铭康

    (刊于:青岛早报2016-1-8——29版)


    我素来酷爱旅游,也写点游记。深感开拓眼界,增长见识,心情舒畅,优哉游哉;但在旅途中也曾偶遇一些囧事,其中有两起最为难以忘怀,我就称之为“旅囧”吧!

    那是1985年的盛夏,我要到江南一个城市开会。坐火车到上海后,又急忙换乘长途汽车前往,抵达时已是当晚九点多。我是首次来到这个城市,因时间太晚,不愿劳驾会务组,便到就近一家简陋旅社,一间十几人合住的大客房凑付一宿。大提包存前台保管,我把一个硬皮活页本拿在手中,因为内有全部差旅费300元钱,这在当时也算是笔大钱,我的月工资才47元呢!

    挨床的是两个小伙子,我警惕问他们来自哪里?他们说,彼此不认识,是两个不同的乡村。我因过于疲惫,把活页本仔细放在枕头下,喝了一大口开水就很快入睡,一觉睡到大天亮。我打开活页本,那信封里的300元却都不翼而飞,而那俩人是凌晨三点匆匆退的房。我顿时目瞪口呆不知所措,身上已是囊空如洗。立即给会议主办方电话,他们很快赶来并向附近派出所报警。警察仔细检查后发现,我睡前用过的搪瓷茶缸底部还残留些粉末。经警方即时化验,这些粉末乃是“安定”。那时还没有监控,也没实行身份证制度,要破案确实难于上青天。警察说,幸亏没喝光,否则性命难保。主办方暂借了300元给我,除了开会或会议安排的活动外,后怕的我完全是毫无心思游玩,这次“旅囧”终生难忘。

    还有一次是2007年,我奉命写《青岛与京剧》一书,正在一些有关城市频繁采访。就在来到最后一个城市前,我请当地文化部门的朋友给预定了宾馆,属于市级机关事务管理局管辖,就在××路,并说出租车都很熟悉。出站后,我就上了一辆出租车(那时都尚未使用GPS导航仪),告知了目的地,司机直点头称是。过了好大一会,他开到了这条路的北头,停车问路边的一位白发老人,对方直摆手表示不知道。我也奇怪:你怎么不知道?他竟说:一时想不起来了。我指着路牌说:你顺着这条××路下去不就找到了?他说,这是单行线,必须从其他路绕一下。就这样,费了好大劲才到达宾馆。

    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我要采访的这位京剧名家在电话里一再强调:他是住在纺织厂老宿舍,在当地是尽人皆知的老楼群。我把这些都告诉“的哥”,他当即频频点头。当我看到路牌时,就觉得曙光在前。万没想到这条路相当长,问司机是快到了?答曰:我也记不清楚这宿舍在哪了?于是,他就停车问路,得知已经走过了。这路的上面是高架桥,要往回走就得把车开到桥头再折回又是个煞费苦心才“柳暗花明又一村”。这次,采访完毕要回宾馆便主动对“的哥”说,我住的宾馆就在市公安局附近。在车开出一段时间后,他突然很淡然地说:“我不清楚市公安局在哪里?我只认识这条路。因为我是郊区的。”我又一次“哑巴吃黄连”。

    次日,我要采访的另一位名家,他住家就该市报业集团大楼的对面、紧挨着某某中学。而出租车硬是把我拉到这座大楼门前,我明明说是在对面,他说这里有高架桥过不去。我说那里有某某中学,他又说不认识结果还是兜了一个圈。

    第三天,我要乘飞机返青。事前,当地的朋友带我到宾馆附近的一个航空班车站“踩点”,说这里有直达机场的班车。可当我拖着拉杆箱在这个车站等候了许久,班车依旧是无影无踪。便向附近的便利店询问,答曰:已经停开了一段时间。我感到时间紧迫,无奈还得“打的”,而司机竟表示不打表,一口价100元。急不可耐的我为了赶上航班,尽快结束这次“旅囧”,只好违心地应允了。

    而今已经普及了监控和GPS,而这两次“旅囧”都算是“陈年老事”,但我心里总感到有挥之不去的阴影……

    2015-12-26 青岛“夹缝斋”


  • 标签: 分类 评论:1 | 查看次数:55
  • 上一篇:情系广东
  • 下一篇:买煤琐忆
相关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
发表评论
  • 登录 | 注册
  • 留 言:
  • 表 情:
  • 验证码:
  • 悄悄话
  • 为了保护发言权,建议您[注册]一个账号,或者[激活]您原有账号的博客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