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情思 发表于 2015-12-4 11:13:59

  • 京城情思

    吕铭康

    (刊于:青岛早报2015、8、7——T6版)

    近日,在北京住了一个月又回来了。这是今年的第二次了!原因是儿女都在京城成家立业,妻子在那照看幼小的外孙,为此我现在经常在青京二地往来翕忽。而这次,直到我临回青前才独自乘地铁到天安门、前门、大栅栏一带溜达了一下。妻子认为:你这几十年非常频繁来京出差,早已熟门熟路,何必大热天还要如此这般。唉,其实这就是我的京城情思啊!

    我第一次来北京,是1966年年底“文革”大串联,我那年23岁是教师,也可以与学生一样,享受免费的待遇。来前,我就一直非常向往北京的古老建筑,以及京腔京韵的京剧、相声。那是凌晨时分,火车抵达北京的永定门车站(现已拆除)。次日一早,我自己迫不及待来到天安门、前门一带,一饱眼福。

    再就是1978年,我在一家小厂从事基建工作,许多土建工程和设备引进都需要先到省里(济南),再到北京的有关主管部门汇报、申请、立项,解决投资、原材物料等诸多问题。有时,竟然是一周跑三次北京。那时住招待所需要所在单位介绍信,并由办事部门具体安排,下榻条件极为简陋。80年代中期,我调入某市级机关负责成人高教的教务工作,也是经常往北京跑。当时那些国家部委都是在城里,北京满大街都是自行车,于是我往往是租赁一辆自行车到处跑。北京城的东西南北方向非常清晰,而且一些地名方位瞬间就了如指掌。如有东单就有西单,各自往北一走就分别是东四、西四;有天安门就有地安门,有天坛就有地坛,有日坛就有月坛……加之又有许多小胡同,我骑车三拐两拐就找到了,真是易如反掌,比咱青岛曲里拐弯的街道好找多了。在不熟悉北京时,我曾被一家出版社用过稿,地址是在东四十二条。本以为是:东42条,后来才明白应该是东四的第12条胡同,用手数数就很快找到了。我骑车最北到德胜门,最南去永定门,最东是建国门,最西为复兴门。总之,我对北京的老城区是“门清”。由于酷爱写作,我就利用出差的机会在北京采访了许多文化名人,在《青岛日报》等报纸发表。

    到了1999年和2000年,我为一家报纸兼任文艺副刊主编,就多次到北京采写文化名人,但因该报资金比较匮乏,差旅费极少,便毫无怨言地住进30元一宿的地下室小旅馆,不就夜晚入寝呗,只要隔地铁近便就行。最为艰难的一次是2003年,时年60岁的我又应邀为省里一家杂志到北京采写文化名人,而我却完全不顾左脚严重崴伤骨折,一瘸一拐艰难地完成了任务。之后还是经常出差京城,那是为我主持的电台戏曲节目做采访或组织京剧名家来青演出,以至奉命写《青岛与京剧》一书,为了便于采访,每次都入住前门附近的宾馆,因为这是中心区,门前就有四通八达的地铁,被访者来找我也方便。采访之余,我就逛大栅栏、琉璃厂、天桥等处。而我那时已是年逾花甲,却是优哉游哉,乐在其中。

    可如今,每年来好几次北京,都是住在“五环外”的女儿家(儿子家更远)。儿女和儿媳、女婿平时都得上班,工作非常繁忙紧张。尽管如此,他们还是尽量抽时间开车带我们老两口外出游玩和就餐。沿途的自行车几乎绝迹,大街小巷尽是各种汽车。在到老城区在路上的来回,即使不堵车,也得四个多小时,心里很不过意。故而,我平常就只是老老实实待在小区,最多是到周边逛逛,这里的原住民极少,根本就没感到这是在北京。我是多么怀念那古香古色且京味浓郁的老城区,那难以割舍的北京情思啊!

    2015-7-23青岛“夹缝斋”

相关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
发表评论
  • 登录 | 注册
  • 留 言:
  • 表 情:
  • 验证码:
  • 悄悄话
  • 为了保护发言权,建议您[注册]一个账号,或者[激活]您原有账号的博客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