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吕铭康 > 日志 > 我的日志 > 文学与想象

文学与想象 发表于 2015-3-23 12:33:14

  • 文学与想象

    吕铭康

    想象,是人类特有的这样一种功能:大脑在已有经验的基础上,通过加工改造,想出从未感知或尚不存在的事物。大量事例证明,想象与知识、智力一样,是成才不可缺少的因素。在科学研究中,想象是创造发明的先导。著名物理学家爱因斯坦就极为重视和推崇想象力。他说:“想象力比知识更重要,因为知识是有限的,而想象力概括着世界上的一切,推动着进步,并且是知识进化的源泉,严格地说,想象力是科学研究中的实在因素。”窃以为,想象对于文学创作同样是不可离开须臾的。

        文学大师高尔基说:“艺术家也同科学家一样,必须具有想象和推测——‘洞察力’。”黑格尔更把想象看作是“最杰出的艺术本领”。创作,乃创新之作。要创新,要独辟蹊径,要把社会的真实变为艺术的真实,不会想象,岂能成功。纵观古今中外的文学大师的创作,无不像鲁迅所述:“静观默察,烂熟于心,然后凝神结想,一挥而就。”列夫·托尔斯泰在听一位做检察官的朋友讲述一桩妓女偷窃案后,经过足足十年的酝酿,展开丰富的想象,进行艺术加工,终于写成了脍灸人口的揭露沙皇专制的巨著《复活》。我特别推崇朱自清的著名散文《荷塘月色》,是为他新颖独创的想象力所折服。在文中,他用拟人的手法写道:荷塘里的荷花“叶子出水很高,像亭亭的舞女的裙。层层的叶子中间,零星地点缀着些白花,有袅娜地开着的,有羞涩地打着朵儿的;正如一粒粒的明珠,又如碧天里的星星,又如刚出浴的美人。”这是何等的恰如其分美不胜收啊!在写荷花的香味时,他根本没有正面去写,而是别开生面异想天开:“微风过处,送来缕缕清香,仿佛远处高楼上渺茫的歌声似的。”花香原本应是嗅觉器官来感受,他却是用听觉器官来体味这与众不同的花香,使人心领神会且妙不可言!这种写法在修辞学上被称为“通感”,就是在描述客观事物时,用形象的语言使感觉转移,将人的听觉、视觉、嗅觉、味觉、触觉等不同感觉互相沟通、交错,彼此挪移转换。像如此这般的新奇想象的词句,在《荷塘月色》中还有不少。

    在诗歌创作中,想象更有重要作用,可以说,没有想象作翅膀,诗则是飞不起来的。例如唐代著名诗人李白的《望庐山瀑布》:“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把庐山瀑布想象成天上的银河,确实是不同凡响。另一位唐代诗人白居易在《琵琶行》中形容琵琶女的琵琶声是:“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泉流冰下难。冰泉冷涩弦凝绝,凝绝不通声暂歇。别有幽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曲终收拨当心画,四弦一声如裂帛。”诗人此时此刻的想象力,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令人叹为观止。我也很喜欢当代女诗人舒婷的《致橡树》,她写道:“我如果爱你——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我如果爱你——绝不学痴情的鸟儿,为绿荫重复单调的歌曲……”这种别具一格的想象,把纯真的爱情写得更加美好。我还认为,儿童歌谣(儿歌)也离不开想象。青岛已故遐迩闻名的儿歌作家刘饶民就格外注重想象。当年,我曾求教于他,就经常得到这样的教诲。如他的《海水》:“海水海水我问你:你为什么这么蓝?海水笑着来回答:我的怀里抱着天。海水海水我问你:你为什么这么咸?海水笑着来回答:因为渔人流了汗。”他把海水的蓝,与蓝天联系在一起;海水的咸,则是长年累月在海水打鱼的渔民留下的汗水。对儿童也起到了寓教于乐的良好作用。可是,如今有些儿歌却只是朗朗上口,成了毫无诗意的儿童“顺口溜”。

    我们的文学与想象是息息相关的。其作用是:人们读后如品香茗,回味不已;能与作品产生互动,其乐无穷。我们必须摒弃那些胡编乱造,人云亦云,甚而以低俗取悦的所谓“作品”。凡欲在文学有所作为的人们,请迅速插上想象的双翼吧!

    2015/3/23海南·三亚


  • 标签: 分类 评论:5 | 查看次数:62
  • 上一篇:爱读《罗丹艺术论》
  • 下一篇:樱花确实源于中国
相关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
发表评论
  • 登录 | 注册
  • 留 言:
  • 表 情:
  • 验证码:
  • 悄悄话
  • 为了保护发言权,建议您[注册]一个账号,或者[激活]您原有账号的博客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