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吕铭康 > 日志 > 我的日志 > 爱读《罗丹艺术论》

爱读《罗丹艺术论》 发表于 2015-3-20 10:53:06

  • 爱读《罗丹艺术论》

    (刊于:青岛早报2015、3、19—T8版)

    吕铭康


       说起法国的罗丹(18401917),人们定然想到了那座熟悉的著名雕塑《思想者》:一位体格健壮的裸体男子坐着,他的右臂弯曲撑着脸的下巴,聚精会神地在那里沉思。而我始终就与丹青无缘,更不会雕塑,可就是爱读《罗丹艺术论》这本很不厚的书。恕我直言,打从读了这本书之后,无论是对自己读书看戏欣赏各类文艺作品,或是在稿纸(如今是电脑)上涂抹点文字,以至于在课堂上讲课,都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那是1979,我终于在北京的一家书店看到了梦寐以求的《罗丹艺术论》,当时确实有喜出望外如获至宝之感。激动的手正好翻到中间的一页,罗丹有句话一下子就映入了眼帘:“总之,美是到处都有的。对于我们的眼睛,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我顿时深感种豁然开朗。再一翻又见到:“所谓大师,就是这样的人:他们用自己的眼睛去看别人见过的东西,在别人司空见惯的东西上能够发现出美来。”我当即买下定价仅五角八分,书中还附有罗丹的53幅精美的雕塑作品照片呢。我在几次认真地吞读之后,发现罗丹不仅是雕塑大师,并且还是相当杰出的美学理论家。

       美,这是人人都竭力追求和热爱的。但到底什么是真正的美呢?深感罗丹所强调的这句话很有道理:“自然总是美的。”关键就在于发现。作为作家或艺术家来说,就必须竭尽全力做到,奉献出大量的文艺精品,让人们充分享受到艺术之美。像是鲁迅笔下的《狂人日记》《阿Q正传》《祝福》等小说,确实做到了“除细节的真实外,还要真实地再现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恩格斯)这也正是罗丹所说,能用“外部真实所表现的内在真实”,便是发现并表现了“美”。还有巴金的《家》《春》《秋》,曹禺的《日出》,老舍的《骆驼祥子》《茶馆》等等,全都是符合罗丹所强调的:发现并表现了“美”。他们以自己的作品雄辩地证明,都是名副其实的大师。于是,我又想到梅兰芳,他在京剧舞台上创造出虞姬、西施、杨贵妃等古代女性,是那样与众不同的美,这正是他“用自己的眼睛去看别人见过的东西,在别人司空见惯的东西上能够发现出美来。”按罗丹的说法,梅兰芳确实是真正的京剧大师。而侯宝林也正是这样,人们公认他为相声大师确有道理。比如他在相声《夜行记》里,在说到“我”化了28块钱买了辆自行车,他并没有直接说出车子的破与旧,而是说:“除了铃不响,其它的全响。”这不正是该响的不响,不该响的却响了,不言而喻也正像捧哏所说:“这不是哗啦了吗?”这样的“包袱”一抖,必然令人捧腹。这也正是侯宝林在观察事物的慧眼独具。看来,“大师”这个称呼并非是可以随便叫的。罗丹的这个论断给我的启迪是很大的。

    现在人们都常说:创作,是创新之作。而罗丹就说过:“拙劣的艺术家永远戴别人的眼镜。”我们对待文艺创作的态度,应当是既要尊重与继承传统,也不要拘泥于传统,要善于把传统中富有生命力的东西区别出来。优秀的传统本身来自生活,并且具有艺术家独特的个性;盲从任何一代前辈大师,这实际上决不是尊重传统,而恰恰是违背传统。所谓“学我者生,似我者死。”是我国古往今来许多艺术大师的名言。可时至今日,这种“吃别人嚼过的馍”的做法依旧屡见不鲜。特别是一些电视剧,某题材受欢迎后,往往随即就一哄而起,相似的内容连篇累牍充斥屏幕,令人想起了“邯郸学步”、“东施效颦”。京剧界亦然,一些演员只是一味地“克隆”前辈大师创立的流派,几乎极难有他自己独特创造。这样下去,京剧即成了“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要想在新世纪重现辉煌会有可能吗?罗丹还主张精益求精:“一件作品即使是已经完成了的也永远不是完美的。”他为了塑造巴尔扎克像,用了七年时间,最后当塑像拿走时,他还为因为没有时间再做修改而感到遗憾。这就是罗丹。

    罗丹强调:“可是不要扮鬼脸、做怪样来吸引群众。要朴素、率真!”可是,我发现一些相亲节目中的个别男嘉宾,一出场就大出洋相,结果却是适得其反。还有某些小品或相声则是不遗余力拿老弱病残开涮,完全违背了“人文关怀”的基本原则,这种低俗的节目自然会遭到观众的反感并唾弃。

    总之我认为,《罗丹艺术论》是广大文学艺术爱好者的良师益友认真读后都会有受益匪浅之感。

    2015-3-14青岛“夹缝斋”


  • 标签: 分类 评论:7 | 查看次数:39
  • 上一篇:《中国儿歌大系》出版
  • 下一篇:文学与想象
相关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
发表评论
  • 登录 | 注册
  • 留 言:
  • 表 情:
  • 验证码:
  • 悄悄话
  • 为了保护发言权,建议您[注册]一个账号,或者[激活]您原有账号的博客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