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味德国 发表于 2015-1-26 9:21:49

  • 体味德国

    吕铭康

    (刊于:青岛早报2015、1、29—31版)


    这次随旅游团到欧洲六国(德国、奥地利、意大利、梵蒂冈、瑞士、法国),从青岛飞了12小时后,首站抵达德国的法兰克福。后又乘坐旅游大巴在慕尼黑、富森等地浏览观光。短短几天,使我对德国有了这样的体味和感受:认真严谨,一丝不苟。

    清晨,我们旅游团一行先是来到法兰克福的罗马广场和老市政厅,以及附近静静流淌的美因河,逗留了5个多小时。由于是“下车伊始”格外有新鲜感,我简直是目不暇接了。随大流,参观了一个教堂后,又见附近还有个教堂正在修缮,四周有挡板。我在挡板缝隙看到,里面停着辆水泥搅拌车,墨绿色,还铮明瓦亮,轮胎也是一尘不染。可见,昨天是在这里卸完,搅拌车已是经过认真洗刷,焕然一新了。我立刻用相机拍下,有图有真相嘛!对面马路是有轨电车站,发现其站牌有标明钟点的阿拉伯数字。我便请教导游是怎么回事?他告诉我:德国的公交车站不仅有首末车时间,而且还有每个车站的到站时间,一般是非常精确的。说话间,一辆有轨电车到站,我一看手表是7:35,恰是站牌标明的时间。

    据说,德国的商店一般是早上10点营业。唯有两家小店提前开门纳客,每个店内只有两个售货员,其中必有一位来自中国的留学生在这勤工俭学,而所有商品都有中德两国文字的标签,显然这里经常有许多中国游客。我在逛完服装店后,又来到隔壁的金属器皿店,有个叫做“蛋钟”的商品,引起我的好奇,于是我就询问留学生售货员。他解释说:德国人认为煮鸡蛋,一定要严格控制时间,绝对不能煮老了。蛋钟这种器皿,就能够自动掌控煮蛋时间。德国人确实是太讲究了!

    我在法兰克福、慕尼黑和富森的马路边发现,他们的垃圾箱都是一排四个。其款式、造型、功能和颜色全部统一。黄黑绿蓝四种颜色,四个投入口,醒目地分别标明是玻璃、纸张、果壳和包装材料,图文并茂,一目了然。

    晚上10点,我们36人都下榻在德国南部的奥博纳小镇私人小旅馆,里里外外都是以木料为主,古香古色,美轮美奂。全旅馆就只有一位30多岁的女子在忙里忙外。我想打开窗户透透空气,不料整个窗框竟然向里倾斜,猝不及防,吓我一跳。我怕闯祸,便请来导游。得知德国这样的窗户既便于擦拭玻璃,也便于透气且不会漏雨到屋内。原来如此,虚惊一场。卫生间里,都有两卷卫生纸,确很周到。次日清晨6点,我们都楼下吃早餐,只见所有食品、饮料、餐具都已经整整齐齐摆好,而为大家服务的还是那位女士。我真是叹为观止了!

    我由此想到,我们青岛的下水道,都叫“古力”。因为这都是德国人100年多前,在青岛现在的老城区建造的下水道,里面非常宽敞。即使遇到暴雨,也不会发生涝灾。音译自德语“Gully,也就是下水道。他们德国的施工标准,是在老化零件周边3米内,必有预留的备件。20107月,青岛市政员工就根据德国朋友的提示,在老城区下水道里找到了百多年前就用油布包好的备件。

    我还想到曾震惊世界的“华沙之跪”。那是1970127日,时任联邦德国总理的勃兰特,在华沙犹太隔离区起义纪念碑前敬献花圈后,突然自发下跪并为被纳粹德国侵略者杀害的死难者默哀。这是德国人最为典型的认真、严谨!而今,同样曾是“二战”战败国的日本领导人,则是倒行逆施继续参拜靖国神社,为十恶不赦的罪犯招魂,没有丝毫悔罪感,是可忍孰不可忍?两者相比,不可同日而语。

    我还体味到,德国人是严谨,但也注重“凡事皆有度”,不搞“过犹不及”,有时还是宽严结合。在慕尼黑市政厅门前,我看到既有几位警察和警车,还有几辆招揽顾客游览的三辆车。他们相隔很近,互不干预,气氛宽松。我忙用相机记录了下来。

    2015-1-25青岛“夹缝斋”


    一尘不染的水泥搅拌车


    有轨电车

    公交站牌

    街边一排四个垃圾箱

    卫生间有两卷纸



    时任联邦德国总理勃兰特的“华沙之跪”

    慕尼黑市政厅外的警察、警车和三轮车夫

相关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
发表评论
  • 登录 | 注册
  • 留 言:
  • 表 情:
  • 验证码:
  • 悄悄话
  • 为了保护发言权,建议您[注册]一个账号,或者[激活]您原有账号的博客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