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吕铭康 > 日志 > 我的日志 > 在西欧寻国界

在西欧寻国界 发表于 2014-12-20 8:08:00

  • 在西欧寻国界

    吕铭康

    (刊于:半岛都市报2014、12、20—A28版)


    在我中青年时,根本就没有机会迈出过国门。可我始终认为:行万里路要胜于读万卷书。一直是非常渴望到异国他乡去亲自目睹这缤纷斑斓的世界。直到晚年退休,又适逢改革开放的好时代,我终于得以如愿以偿了。多年来就有一个情结——总是对“国界”情有独钟。众所周知,国界就是指国家领土范围的地理界线是用来划分国家间各自行使主权范围的界线。相邻国家间的陆地国界,一般由相邻国家间协商签定条约或达成协议划定,以界碑界桩,甚至是大捆的铁丝网或是类似凯旋门那样的国门等人造标志,这正是我长期以来固有的看法。然而,这次西欧六国游,却令我对国界有了更新层次的认识,可谓受益匪浅……

    我是参加旅游团,由旅行社在意大利驻华使馆办理了签证。我们先乘14个小时的飞机抵达德国的法兰克福,继而是坐旅游大巴开始游览,先后到奥地利、意大利、梵蒂冈、瑞士、法国,然后从巴黎飞经法兰克福径直回到青岛,历时12天。

    记得在德国逛完了慕尼黑后,大巴就开往奥地利的第五大城市——因斯布鲁克。可我毕竟是初来乍到,已经被车窗外的异国景色所深深吸引,一不小心,竟把这两国国界的事置之脑后,待到一下车就蓦然想起且后悔不已。于是,我就把这想法告知了导游。亡羊补牢,还是有用的。离开奥地利驱车意大利,当即将进入意大利时,导游即让我关注前方的一座桥,桥的右侧就有两个圆形的蓝色标志,比我国的圆形停车标志略小,背景都是欧盟的盟徽,一个下面是德国国旗,另一个则是意大利国旗。也就是说,过桥前是德国,一上了桥就是意大利了。我顿时疑惑了,界碑、界桩、国门呢?既没有望而生畏的铁丝网,也没有双方戒备森严荷枪实弹的军人。其后,无论是进出意大利、瑞士、法国,发现这些国界的标志或在隧道口,或在江河岸边,车辆往来全都是这样无人过问通行无阻,渐渐地我也就见怪不怪了。尽管出发前做过些“功课”,也看过《申根协定》,不过那时对我而言毕竟还是纸上谈兵,而今已是身临其境,理论就与当下的实际相结合了。这时,我就拿出随身带着自己准备的资料,找到了《申根协定》仔细研读。原来《申根协定》19856月,德国法国等五国在卢森堡边境小镇申根签署主要内容在协定签字国之间不再对公民进行边境检查外国人一旦获准进入申根领土内,即可在协定签字国领土上自由通行等。截至2011年,参与《申根协定》的成员国增加到26,唯有英国和爱尔兰尚未加入。梵蒂冈,是在意大利境内的“国中国”。位于罗马西北角高地上。外观极像一座大型的体育场,面积只有0.44平方公里,仅相当于北京故宫五分之三国土大致呈三角形,除位于城东南的圣彼得广场外,国界以梵蒂冈古城墙为标志。入口就两个警察负责安检,游客把随身物品通过安检器后就可进入,极为便捷。游览完毕走出来,便又是回到了意大利。

    显而易见,这些申根国家之间确实没必要过多设置界碑、界桩、国门之类,更不用部署虎视眈眈剑拔弩张的边防军了。有道是:家和万事兴,其实世界上的国与国之间更需要“和为贵”。这样,人民安居乐业,并可节省国防经费,何乐而不为啊!此时,我不由想到一幅流行于60年前的宣传画,画中两位男女儿童手捧鸽子,题目是:我们热爱和平!

    2014-11-25青岛“夹缝斋”


相关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
发表评论
  • 登录 | 注册
  • 留 言:
  • 表 情:
  • 验证码:
  • 悄悄话
  • 为了保护发言权,建议您[注册]一个账号,或者[激活]您原有账号的博客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