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吕铭康 > 日志 > 我的日志 > 重看53年前的同学合影

重看53年前的同学合影 发表于 2014-10-24 12:04:56

  • 重看53年前的同学合影

    吕铭康

    (刊于:青岛早报2014、11、3——30版)



    这是一张拍于196195日的老照片,距今已有53年了。是我们青岛24中高三、三班同学的“全家福”,站在后排最左面的是班主任老师,而拍摄者是我。

    众所周知,那时正是饥肠辘辘的“三年大灾荒”。父母双亡的我利用暑假,把自己的旧手表卖了做本钱,与一位比我年长几岁的邻居,偷偷到上海“跑买卖”,买了几把6元钱一把的铁皮暖瓶,回来在阳谷路自由市场摆地摊17元一把卖出,赚了一点地区差价。正好是刚开学不久,我就买了个120胶卷,借了个相机,主动给全班同学在校园拍了这张照片。现在,我们的这些高中同学都已是年逾古稀,其中的十几位男同学每年都聚会四次左右。前不久,我把这张老照片放大后分发给大家,看后都不约而同唏嘘不已……

    想当年,大家大都不过十八九岁,风华正茂,意气风发;而今却已步履蹒跚,垂垂老矣。当时,大家对每位同学的贫困家境全都了如指掌。高中毕业后,只有两三人考上大学,其他的就是参军、下乡插队,不少是拉大车、做“老搬”(搬运工),也有到工厂或街道小厂当工人,而我则是到了一所民办的市南业校教学。这几十年来,都是在极端劳累和拮据的环境下“夹缝中求生存”,先后成家有了子女,其中绝大多数同学经过了非常刻苦地自我奋斗和拼搏,后来有的做了单位、部门、中学、车间的领导,有的做教师,有的成了法官,有的从事了文艺工作……可以说:基本上都“混”得挺好。

    大家深感遗憾的是,其中有六位同学已是因病辞世。而大家谈得最多的是这两位:W和“大鼻子”(绰号)。

    W待人接物真诚,有很好的人缘。高中毕业后,他做火车司炉,后是火车司机,最后提为某段的工会主席。记得80年代末,是我首先提议高中同学定期聚餐,W从不请假,总是笑容可掬和蔼可亲。90年代中期,他突然感到胃部不舒,一查竟是胃癌。胃做了大部切除手术后,他依然极其乐观参加聚会,而久已滴酒不沾的他,竟与当年一样主动喝起了白酒,令大家惊讶不已。可时隔不久,他因癌细胞扩散入院抢救,我们都去探视。当他即将不久于人世时,大家商定次日集体同去看望。他爱人事前大声告知了他,已是弥留之际神志不清的他,在我们来到病床边问候时,奇迹出现了,他竟然能够微微睁开双眼,与我们一一做交流。就在我们离去不久,他才驾鹤西去。

    无独有偶,“大鼻子”临终也是这样。他的这个绰号完全可以顾名思义。他的学习成绩在班上总是名列前茅,还自学了中医,毫无疑问本应有很好的前途。但因家庭出身和父亲“逃台”,性格本又非常内敛,自然就显得更加寡言少语,思想极为压抑。毕业后,他自然绝对没有资格读大学。于是,他先是下乡务农,还做了农村民办教师,在当地娶妻并生了三个孩子。改革开放后回青,在一家工厂干搬运,妻子做临时工,一家五口蜗居在9平米的旧屋。老同学聚餐是AA制,而他总是倔强地也要如数付费,断然拒绝大家的劝阻。10多年前,他因患晚期骨癌住院,毋庸置疑,当然与他心态家境有关,在看望了几次后,他的病情愈加恶化,已是病入膏肓,大家决定翌日同去看他。家人告知了已经弥留的他。当我们每人握着他冰凉的手,一再叮嘱他“多保重”时,他与W一样微微点头称是,嘴角也有微动。就这样,“大鼻子”凄然离开了人世。由此可见,同学友情深似海的强大作用了!

    笔行至此,我看着这53年前的合影,应当庆幸我们还在好好地活着,老同学每年还能欢聚上几次,甚至还能继续发挥余热,享受生活!不由想到著名作家梁实秋在散文《中年》所写:“中年的妙趣,在于相当的认识人生,认识自己,从而作自己所能作的事,享受自己所能享受的生活。”其实,移植到我们现在的这些老人身上,倒是尤为相当适用的。

    2014-10-19青岛“夹缝斋”


    作者简介:作家、文艺评论家。1943年生。著有《青岛与京剧》《青岛京剧艺术》《缘分》《求乐》,主编《2000青岛儿童文学选》(获团中央“五个一工程”奖)《新世纪艺术散文选萃》《行走在市北》(一、二集)等书。



相关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
发表评论
  • 登录 | 注册
  • 留 言:
  • 表 情:
  • 验证码:
  • 悄悄话
  • 为了保护发言权,建议您[注册]一个账号,或者[激活]您原有账号的博客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