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吕铭康 > 日志 > 我的日志 > 从京剧到文学

从京剧到文学 发表于 2014-6-2 10:33:42

  • 从京剧到文学

    吕铭康

    (刊于:《青岛早报》2014、6、2—19版)


    我的艺术梦是从京剧到文学。

    1950年初,梅兰芳来上海演出。只会讲广东话、根本不懂京剧的父亲,就率我们全家观看了《霸王别姬》。这是我第一次接触京剧,时年还不到7岁。当时我被京剧别具一格的唱念、华美瑰丽的戏装和动人心魄的锣鼓所吸引,尤其是霸王项羽的花脸脸谱和唱腔,更是激起我极大的兴趣。从此,我就爱上粗犷豪放的京剧花脸。我们全家迁居青岛后,父亲就让年长16岁的哥哥经常带我去看戏,还给我买了不少京剧唱片,其中我格外喜欢模仿花脸大师金少山和裘盛戎的演唱。19528月,梅兰芳来青岛演出,无独有偶父亲还是带着我看的是《霸王别姬》。此时,我已完全痴迷于京剧和花脸,并且能唱《盗御马》《姚期》《铡美案》《黑旋风李逵》等花脸戏的唱段了。我 195613岁读初二时,学校推荐我参加青岛市少年儿童文艺汇演,我的京剧花脸清唱获得了一等奖。我随即也就应邀参加了许许多多的演出。尽管如此,我却从无下海做专业演员的意愿。1958年在工厂学徒和后来读高中时,我都参加票友演出,粉墨登台过了把京剧瘾。

    我对电影也是情有独钟。那也是50年代初,大我一旬的姐姐爱买《电影故事》等电影杂志,我是看得爱不释手,对影评文章兴趣盎然。其后,我还喜爱《戏剧报》杂志(现在的《中国戏剧》)中的剧评。就这样,我开始有了写作文艺评论欲望。

    60年代高中阶段,杨朔的散文以“托物言志”的手法使我受益匪浅,秦牧的《艺海浪花》、邓拓的《燕山夜话》等书的随笔、杂文,与我爱好的文艺评论乃是异曲同工。于是,我就开始给报刊投稿。直到1965年才得以在《青岛日报》发表一篇短小的杂文。但不久就来了“文革”,既没有了发表园地,也根本不敢写作。1972年,借着区领导安排我写“批林批孔”文章的机会,就用公函到青岛市图书馆借阅了《诗人玉屑》《艺概》《清诗话》等古籍,因不能外借,我就用笔抄写,中午带着干粮。现在,这些笔记尚在,记录的是我当年的心血。为我后来写作文艺评论做了很好的铺垫。此时,我觉得写儿歌字少,不易“上纲上线”,便写了许多儿歌在全国各地的报刊和出版社发表。1973年,我又主办了《市南街头诗画》。这一切,都是为了圆我的写作梦。

    进入改革开放,我在十一届三中全会刚刚闭幕,就写了文艺评论《“伤痕文学”与文学伤痕》,希望文学创作要敢于说真话并针砭时弊,且不可再给文学作品和作家打棍子、扣帽子,制造“伤痕“。此文在19798月号的《海鸥》(即《青岛文学》)发表,反响很好。此后,我就连续写了不少文艺评论和散文见诸报章。1981年,作家赵曰茂邀我主编《青岛电影》月刊,我既写影评,又采写了许多电影戏剧界名人。接着,由于原单位经常派我到北京等地出差,忙里偷闲也就采写了许多文化名人,在全国各地报刊发表。报社、出版社都有意调我,但“集体所有制”就成了难以逾越的障碍。1984年,《青岛日报》借调了我,不到一个月,某市级机关的干部教育部门,将我破格正式调入负责教务工作。可我还是千方百计延续自己的艺术梦。

    1993年青岛广播电台得知我写了不少京剧文章,确实会唱并一直教课,便主动邀我直播主持京剧等文艺节目,那年我已50岁了。结果,这一主持就是14年,而且是不折不挠。我于2007年写就了《青岛与京剧》《青岛京剧艺术》出版,中国戏剧家协会主席、著名京剧花脸尚长荣为我作序,并予以赞扬。《青岛与京剧》还在《老年生活报》连载。之前,我还出版了两本散文集。1995年起,我还应邀兼任了四年的青岛电视台的专题片编导,拍了许多电视片,这当然与我爱好电影有关。1999年至2000年,我又兼任了《老年生活报》的副刊主编,每周编一大版,总有我采写的名人专访。我主动提议为青岛市少年宫主编了《2000青岛儿童文学选》,出版后即获得了团中央“五个一工程”奖。此后,又主编了几本散文集和儿童文学集。

    我现已年逾古稀,为了圆艺术梦,依旧是手不释卷,笔耕不辍,并继续教授《影视编导》课。这些,都是我一生跋涉在从京剧到文学征程的奋斗结果……

    2014/5/3青岛“夹缝斋”

    作者简介:作家、文艺评论家。著有《青岛与京剧》《青岛京剧艺术》,出版个人散文集《缘分》《求乐》,主编《2000青岛儿童文学选》(获团中央“五个一工程”奖)《新世纪艺术散文选萃》等书。


相关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
发表评论
  • 登录 | 注册
  • 留 言:
  • 表 情:
  • 验证码:
  • 悄悄话
  • 为了保护发言权,建议您[注册]一个账号,或者[激活]您原有账号的博客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