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 缘 发表于 2014-4-27 16:53:55

  • 吕铭康

       我从不吸烟,能喝点啤酒,对茶却长期是情有独钟,换句话说,也就是与茶结下了不解之缘。说起茶来,有这么三件事给我留下了极其难忘的印象。
      先是上世纪60年代的“三年灾害”过后不久,我到一位高中同学家玩,恰巧他父亲在家喝茶,便也顺便给我倒了一杯。我还没来得及喝,就被那热气腾腾袅袅茶香所吸引。这时,我陡然想起了朱自清在《荷塘月色》中的名句:“微风过处,送来缕缕清香,仿佛远处高楼上渺茫的歌声似的。”我也顾不上烫嘴了,迫不及待地喝上一口,不仅是香气扑鼻而且是沁人肺腑。当时那美好的感觉,至今也难以忘怀。我得知这是茉莉花茶,又是用泥壶冲的,壶内四壁还积满了茶垢,老人家告诉我:这是“茶山”。
      于是,我回来后赶忙“邯郸学步”。那时因刚参加工作收入太少,狠狠心咬咬牙也只能买上点茉莉花茶末,幸好泥壶还挺便宜。滚沸的开水一冲,倒也散发出香味,不过喝起来总不如同学家的那种既有浓郁的香头和煞头。然而,我此时此刻的心里乱明白:茶的质量差,壶是新的岂能有“茶山”?从此,我就离不开茶,尤其是看书或是“码字”,甚至讲课还有在电台主持节目亦然。并且是在一段很长的时间,就认准了茉莉花茶。其实,我是广东人,先父总喝的是红茶,但却总没能感染了我。后来在北京得知,他们也多是喝茉莉花茶,看来这也是北方人的习惯吧。对于我而言,这大概也正应了那句“生在淮南则为橘,生在淮北则为枳”的老话了。
      再就是70年代中期,我正在一家小厂负责基建工作,其中有个基建队是崂山里的。一次,我随车送他们回家。当地老乡给我砌上了一壶茶,已经嗜茶多年的我一喝立马有异常感觉:这茶是极为含蓄的香,而且是回味无穷。再一看茶水是清清的绿绿的。答曰:崂山茶。当时我可是头一回听说。原来,崂山也是刚刚开始种茶,还是试验阶段呢。但这种崂山茶给我的最初印象可真太好了,也算是一见钟情吧!而令我始未料到的是,崂山茶在20多年后有了个很好听的名字——“崂山春”,其价钱也不菲,有的还卖到了二三百元一斤。前不久,我终于品尝到这阔别已久的崂山茶,据说还是相当地道的产品。是我的味觉发生了问题,还是怎的,总还是没能喝出当年的那个味道来……
      十多年前,我有幸去了趟杭州。由于嗜茶已久,自然对遐迩闻名的龙井极为向往。我每当到江南一带,当地人往往用透明的玻璃杯冲泡龙井来款待。沸腾的开水一冲,杯中的茶叶即上下好一顿翻腾,煞是好看,初饮似淡而无味,慢慢再仔细喝上几口便深感有一种异样的香气袭人。这不仅有味觉、嗅觉上的美,并且还具有视觉上的美,真可谓是色、香、味具全了。原来,龙井实际上就是一口名副其实的井,乃圆形的泉池。一泓清澈,望之冷然。其位置就在西湖西侧的风篁岭上。毫无疑问,正是这特殊的水土才能种植出这与众不同的龙井茶叶来。导游为我介绍:还要“龙茶虎水”才是“双绝”。意思是龙井茶用附近虎跑山的泉水冲泡,那必然就相得益彰锦上添花了。我忙迫不及待地快步跑去品尝,果真是名不虚传。那耐人寻味的奇香,真乃终生难忘。只可惜,我已定居北方,能来杭州的机会不多,更不消说享用这“龙茶虎水”了。
      我尽管也有50多年的茶史,喝来喝去还多是茉莉花茶,其价格比较适中算是一个缘由。而根本的原因是:我一直向往的崂山茶却总找不回当年“一见钟情”的那种美好感觉,喝龙井茶吧又没有虎跑泉水,这也怪我太能挑剔了吧?不管怎样,一杯香茶在手,无论是在书稿中徜徉,还是与亲朋海阔天空地侃谈,都是相当有韵味的。


相关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
发表评论
  • 登录 | 注册
  • 留 言:
  • 表 情:
  • 验证码:
  • 悄悄话
  • 为了保护发言权,建议您[注册]一个账号,或者[激活]您原有账号的博客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