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爸的日子 发表于 2018-6-17 23:12:36


  • ——怀念父亲


    父亲是在34年前与我们分别的。走得很匆忙,连一声招呼都没来得及打,就突发脑溢血,在医院的急诊室里咽气了,享年52岁。

    今天是父亲节,看着漫天的祝福和赞美的歌声,我忽然又不自觉地想起了父亲的音容笑貌和父亲的好。

    其实,小时候我对父亲的印象不深,被寄养在蓬莱姥姥家,很少看到父亲。也许哥哥和姐姐对父亲的印象深刻,但童年的我对父亲的记忆是模糊的。

    大约三岁左右,我得了急性肝炎有机会回到妈妈的身边,但也很少看到父亲的身影。那时候也不知道为什么很少看到父亲。

    直到我长大,要入团的时候才知道父亲曾经是一个 “右派分子”,从关押、劳改,到文革牵连,加上工作离家很远,父亲很少按时回家。


    对我而言,童年那是一段缺少父爱的时光。印象中的父亲好像一个“幽侠”,天没黑下来见不着,天亮了也看不到,只是听妈妈说父亲回来过,一家人与父亲总是聚少离多。直到1973年父亲才脱去“右派”的帽子,我们才每天能见到父亲。

    父亲回来后,我们家的日子一天天好了起来,我对父亲的印象也渐渐地深刻起来。父亲很有才气,多才多艺,如会拉二胡,会写书法,还有一笔好钢笔字。他业务能力很强,社交广,为人善良、厚道,有经济头脑。在父亲的积极努力下,不到10年的光景,我们家庭的生活就变了一个样,家里的日子过得越来越红火,父亲把姥姥和姥爷接到青岛,老少三代聚在了一起生活,受到很多人的赞美。

    记得那时候,我很幸福。父亲很疼爱我,不仅思想上,学习上,我都美美地得到他的鼓励和赏识。他知道我喜欢读书,就给我零花钱买书;他看我喜欢画画,就为我请老师教我学国画,甚至把自己喜欢的字帖拿出来教我临摹写字,甚至不让我干家务活,就连扫地、刷碗的事情都不让做,搞得姐姐、妹妹比较生气,抱怨父亲偏心眼。

    那年代,大哥就业,姐姐和二哥下乡,妹妹读初中,父亲好像把家里的希望都寄托在我的身上,不断地给我坚实的智慧和力量。愿我成为一个正直、善良,有责任感的人。至今,我的血液里一直延续着父亲的智慧和力量。

    到今天为止,父亲走了34年了,但他的形象一直矗立在我的灵魂里。我一直想念父亲,想念有爸的日子,如果父亲的主心骨还在的,相信我的日子过得会更好,更有希望,父亲是我生命里永远的太阳。



    愿每一天都是父亲节!!!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4495708
  • 文章总数: 789 篇
  • 评论总数: 9266 个
  • 今日访问量: 6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