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老徐头 > 日志 > 我的日志 > 海岸路杂谈(续六)东海岸路

海岸路杂谈(续六)东海岸路 发表于 2017-10-14 12:53:43

  • 海岸路杂谈(续六)东海岸路
       海岸路不长,从四方站南铁路桥洞子,到四方站北桥洞子,总共也不过里数地,两个桥洞子之间,就是海岸路总长,海岸路西侧紧邻胶州湾,只不过由于国棉一厂、汽车发动机厂和国棉二厂的厂房将海岸路朝海的一面围成一个圆弧,把胶州湾和海岸路之间又隔出了一个小的海湾,汽车发动机厂至海岸路的马路再把海岸路海湾分割成两块,再形成南北两个小海湾,每边各有一个足球场大小,发动机厂马路中间有涵洞相通,两边的小海湾随着涨潮落潮,一起涨一起跌,每天的两次潮汐涨涨跌跌在这儿持续了若干年。

    (图1:四方站前海湾)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北侧靠国棉二厂的海湾开始填海,四方机厂和国棉二厂的工业垃圾从海岸路海湾北头逐渐往南填,尤其是四方机厂翻砂车间的废料,为填这块海立了大功,没用几年功夫,北边海湾被填埋了一半,这期间还引来许多捡废品的“专业户”,把四方机厂倾倒的翻砂废料细细“过筛”,从中捡拾铸铁件水口,卖废铁换钱。              
       大概到1955年左右,在填起来的新陆地上建起了一间“制桶厂”,制桶厂专门制作盛植物油的大铁桶用于外贸出口包装,制桶厂效益不错,厂内经常容纳不下新出的大桶,刚生产的大桶不得不拉到一侧的海岸路和国棉二厂南门口树林中涂漆。

    (图2:制桶厂原址,右侧即和国棉二厂南大门平行的小路。)
       

       制桶厂大门和国棉二厂南门平行,都设在海岸路旁的一条支路上,在大桶厂和二厂的南大门之间,还开设了一间不大的“合作社”(百货副食品商店),卖些针头线脑、蔬菜及副食品供应附近居民,在哪之前海岸路没有商店,购买副食品日常用品都要到海云街或东山菜市(人民一路),居民供应的肉、油、豆腐、鱼以及烟酒糖茶都需要副食品证或票,且要到指定的商店购买,海岸路为附近居民开设一个供应商店十分必要,建国后有关部门利用国棉二厂的一个南大门开设一间副食店,名号为“二厂合作社”,既然是合作社,要体现出合作的意思,听说宿舍的居民还凑了点钱集资,表示支持合作社成立。

    (图3:原国棉二厂南大门之一)
       

       青岛解放后,也就是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中期,海岸路悄悄地在发生变化,也就在那一年,原本没有名字的海岸路正式命名为“东海岸路”,当初的名字比现在海岸路多了一个“东”字,为什么叫东海岸路,不得而知,估计路名办公室同时备用了“西海岸路”,但是不但没用过西海岸路,这东海岸路也没用几年,东海岸路这个“东”字没过几年也悄然消逝,消失之快,以致一些人还没记牢“东海岸路”路名,便改成了海岸路。

    (图4:1980年出版的青岛市地图标注东海岸路。)

    (图5:出版日期1980年)
       

       也在那一年,原先属于嘉禾路的国棉二厂和西公司铁路宿舍,同时划归成东海岸路门牌号,至此,四方机厂将嘉禾路南北两个厂区联通,砌起围墙截断了嘉禾路西侧通往四方站的路段,嘉禾路往西到西南巷也就到了尽头。
       那时的海岸路比现在海岸路马路地面要低许多,平时涨潮时海水几乎同海岸路持平,遇到初一十五大潮期,海水就会漫到马路上,涨大潮再遇到刮大风,海岸路和海湾就分不清哪里是海哪里是路,四方站前的海岸路经常汪洋一片。人们不得不跨上铁路线,从四方站南大桥跃上铁路线,翻越几条股道,从四方站站台上走到铁路北大桥处再走下铁路线,尤其国棉二厂的职工,上下班时遇到海岸路水漫金山,就成群结队浩浩荡荡穿越四方站,四方站也只能网开一面任其通行。
       大潮时海岸路海湾汪洋归汪洋,但海水并不深,海滩也较平坦,涨潮时常见有撒旋网的穿着皮裤站在齐大腿的海水中撒旋网打青板鱼,若遇到气压低的天气,青板鱼会因缺氧露出水面张着口倒气, 铁路上的装卸工结伙用柳条筐到海湾里捞鱼,当年海湾中青板鱼之多可见一斑。网鱼者和捞鱼者在海水中忙碌的场景,往往引起路人和旅客驻足,有些外地人竟啧啧称奇,人来人往的火车站离海这么近,海水和马路也近在咫尺,活蹦乱跳的鱼儿竟然这样多,真是让人难以置信。
       海岸路海湾高潮期来去匆匆时间很短,低潮期倒是跌的一眼望不着影时间很长,好像整日间都是干涸的海滩。海岸路海湾地面是泥滩,加上落潮快时间长,落潮后的海滩也就多了些滩涂生物活跃在海滩上,钓鱼的鱼食(一种海蚯蚓),麻婆子蟹(一种小海蟹子),但这片海滩没有虾虎,没有蛤蜊(因为低潮期时间太长),倒是有一种大红夹蟹子特别多,这种蟹子呈长方形,表皮有花纹且光滑,特别是公蟹子长了一只特大的大红夹,而另一只夹是用来吃食的小夹,这只大红夹是用来炫耀雄性刚强及寻找同性打架,没事的时候它会高抬它的大红夹,不急不慢的晃动,用来吸引雌性。等我长大了才知道,这种蟹子学名叫“招潮蟹” ,晃动大红夹无非就是向雌蟹示爱,盛产招潮蟹是海岸路海湾的一大特色。小时后钓招潮蟹是我的娱乐之一。

    (图6:大红夹蟹子)  
       

       落潮后的海滩布满了大大小小的蟹子窝,各种小蟹子把滩涂当成竞技场,互相追逐、打闹,从这边的洞口钻进又从那边的洞口钻出,一片繁忙杂乱的景象。突然一个响声会引起海蟹子乱窜,时间一长就会发现,每一只海蟹子跑动的方向都有规律,它绝不会离自己的窝太远,遇有风吹草动,便以最快的速度窜入窝中。雌蟹却没有那只大红夹,只有两只小夹忙活着向嘴里啄食。中午落潮时,泥海滩被太阳晒得硬了地皮,正是钓招潮蟹的好时候,中午放学吃完午饭,从家里备一根七八米长的缝衣线,线的一头圈成一个圆圆的套,大小比一枚一元的硬币略大一点,猫着腰轻轻的走到蟹群中间,看准其中的一只蟹子,猛一跺脚,蟹子因惊吓会匆忙的跑向最近的一个蟹窝,我便将线圈铺在蟹窝周边,将线尾扯到七八米远处,蹲下身子静等蟹子出窝,不一会,警惕性极高的“大红夹”慢慢的爬至洞口,因大红夹蟹子太过聪明,到了洞口它并不急忙的出洞,而是爬出半个身子露出棒棒糖一样的眼睛观看四周,其不知正是因为它的谨慎才惹来了杀身之祸,被我用力一拽,套牢的“大红夹”连滚带爬的就到了我的面前,一只招潮蟹轻而易举的钓到手。

    (未完待续)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4287463
  • 文章总数: 831 篇
  • 评论总数: 20010 个
  • 今日访问量: 3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