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老徐头 > 日志 > 往事记忆 > 南公司和西公司的陈年往事

南公司和西公司的陈年往事 发表于 2013-3-11 16:56:01

  • 南公司和西公司的陈年往事    

                                      作者:王鲁东 老徐头

    老四方区杭州路上有个南公司社区,位于杭州路9号,是个较大的以一个企业家属院为主的社区,主要居民是四方机车厂的职工家属。

    四方机厂建厂初期,在工厂的东南侧,铁中(66中学)小后山的西山坡上兴建了工厂的家属宿舍,这些宿舍距今已有一百一十多年历史。一百多年来,从最初的三个大院,扩建到现在居民楼近40座,人口近8000人的中型社区。这片宿舍自始称呼为南公司、南公司宿舍,为什么称呼这儿为南公司,很少有人能说得清。

    说起南公司的来历,还得从一百多年前说起。

    1898年(清光绪二十三年)117,德国借口“巨野教案”派出四艘巡洋舰袭击胶州湾,14日强行登陆,胶州湾被德国占领。清政府摄于德人的淫威,与德国签订丧权辱国的《中德胶澳租借条约》,德国取得了在山东修筑胶济铁路的权力。190010月,德国人伴随修建胶济铁路,开始兴建“胶济铁路四方工厂”,也就是现在的四方机厂。工厂规划区的东南规划为职工宿舍预留地,工厂规划区的西北规划为工厂扩建预留地,当时这两块地方是“德华山东铁路公司筹建处”所在地,东南筹建处称为“南公司”(德华山东铁路公司南筹建处简称),西北筹建处称为“西公司” ( 德华山东铁路公司西筹建处简称)。因为南公司与西公司都与职工宿舍连建在一起,又因为当时并没有明确的马路号牌,人们就把这两处宿舍和四方机厂筹建处南公司和西公司混为一叫,“南公司宿舍”、“西公司宿舍”也就由此叫出来了。南公司演变成了现在的南公司社区,西公司随着社会的变迁,逐渐从历史的遗迹中消失。

    1902年前后,几乎与工厂建设相同步,德国人在四方火车站以北,胶济铁路以东,四方机厂西北筹建处(西公司)建造32层楼房,其中2栋别墅式的小二楼,各有近十亩围着带铁栅栏的院落,供两位德国厂长居住,人称厂长院。一栋方形的双层小楼住着德国高级技术人员,指挥四方机厂的规划、设备及技术工程工作。这儿就是所谓的西公司。

    在东南筹建处(南公司,主要负责四方机厂生活服务项目)建造了三个院落(即上个世纪的杭州路135号院,约近100亩)供一般职员居住。据四方机厂老工人于景科回忆说:“德国人占领时的南公司1号院和5号院是工棚房,住的都是四方机厂的中国工人。3号院是红砖、红瓦房,墙很厚,住的是德国人。”后来,进一步了解到,老人说的3号院是德占时期的德国员属宿舍,包括二个宿舍区:一个是现在的杭州路56号楼至7号楼位置,当年是一幢大约50(东西)× 45(南北)的长方形四合院,有30多户,由四方机厂的德国员工居住;另一个是现在的杭州路51号楼至3号楼位置,当年是一幢大约50(南北)×25米(东西)的长方形四合院,有20多户,由胶济铁路德国员工居住,新中国成立后划为青岛铁路分局,也叫南公司铁路宿舍。南公司建院初期,德国人已经在海泊河建设了供水设备,所以南公司住户用的是自来水。形成了110多年前四方最时尚的集居村。

    19148月,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同年823日,日本正式对德宣战,117德国投降,1116日本军开进青岛,四方机厂被日本占领。至19183月,四方机厂已有工人近一千人,日本职员30多人,德国人留下的宿舍不够住了,便在3号院,即现在的四机宾馆、现在的杭州路5号铁路宿舍、现在的四方区红十字老年护理院位置拆除部分工棚房,建了62层楼房供日本厂长和高级职员居住(这些楼房是不是现在的铁路宿舍?);同时在现在的杭州路58号楼位置和现在的杭州路55号楼位置建了10几户平房供日本一般职员居住。中国工人仍然住在德国人留下的工棚里。另外,在现在的杭州路52号楼位置建一幢红瓦、尖顶的2层楼澡堂,供日本职员使用。南公司集居规模第一次扩大。基本形成从铁中(66中)以北,四方区红十字老年护理院以南,杭州路以东,青岛烹饪职业学校以西的占地范围。

    192315,北洋政府胶济铁路管理局机务处接收四方机厂(按:胶济铁路),赎金为银元6035362.94元。南公司也收归国有。这个时期四方机厂的生产规模有了一定发展,从山东各地招募许多铁匠、木匠、油漆匠……工人数量最多时近二千人。为了解决工人居住,在5号院西杭州路东建造40间住房,并沿杭州路盖起围墙。南公司集居规模第二次扩大。

    1938117,日本再次侵占四方机厂。为配合侵华战争的需要,拼命加大生产,中国工人、日本员属骤增,中国工人达三千多人,日本职员三百多人。为满足日本职员的需要,在南公司5号院以北新建房212栋平房,即7号院的前身;另将1号院工棚房改建成“新生寮”(寮,日语,宿舍的意思),在其东侧建12层楼房称“明禾寮”供日本技术员以上单身居住。另,一日本人在现在的南公司广场位置建12层私宅。南公司集居规模第三次扩大。

    抗日战争胜利后,南京国民政府于19451028日接受四方机厂。这一时期,由于内战使工厂生产处于半瘫痪状态,南公司宿舍只有维修没有新建和扩大。

    194962青岛解放,四方机厂回到人民怀抱。伴随工厂的发展,南公司集居规模也得到扩大。大体可分三个阶段逐步发展。

    第一阶段,大规模成片建造平房。1951年在7号院建造平房(俗称:棺材房)25排,小排3户、大排4户,5个公共厕所。在南公司东侧建造职工俱乐部(礼堂)一幢。另建蔬菜肉食店,保健站,家委会。将日本人建的私宅改办成幼儿园。1953年在南公司东北侧,即现在的南公司供热站南,建造平房6排,每排3户(俗称:小门外)。

    第二阶段,“见缝插针”建造简易楼。上个世纪60年代末在1号院建造1栋(东西两开)简易楼、7号院建造3栋简易楼。1973年在现在的杭州路7号建造2栋简易楼。这些简易楼为通道式外走廊大单元一层12户至14户,每层设有公用水龙和厕所。上个世纪90年代初在一号院建造一栋单元楼房(时称“干部楼”)。另在5号院“见缝插针”建造三排平房,每排3户。

    第三阶段,改造旧住宅楼。198372栋简易楼进行扩建,每户增加了厨房和厕所。1991年将“明禾寮”拆除建造一栋单元楼,俗称“明禾寮新楼”。

    在建设南公司的同时, 德国人在四方火车站以北,胶济铁路以东,四方机厂西北筹建处(西公司)建造32层楼房,其中2栋别墅式的小二楼,各有近十亩围着带铁栅栏的院落,供两位德国厂长居住,人称厂长院。一栋方形的双层小楼住着德国高级技术人员,指挥四方机厂的规划、设备及技术工程工作。

    西公司的规模略小于南公司,当年除了在四方机厂西北角、胶济铁路以东建了两栋厂长院,一栋西公司办公楼外,同时在铁路以西,紧邻海边处建设了两个员工宿舍大院,就是现在的海岸路16号和18号。由于地理位置的原因,厂长院和西公司办公楼处在铁路以东是个高处,人称上院,铁路以西的员工宿舍也叫下院。这就是最初的西公司。

    和南公司不同的是,西公司只建筑了两个职工宿舍大院,一个是四方机厂员工居住,一个是铁路员工居住。相同的是,四方机厂职工宿舍(18号)更像是工棚,正方形大院,房屋呈现出偏厦式的建筑,当初住的是工厂的中方技术员工。

    而铁路宿舍(海岸路16号)建设的更像是南公司3号院,从不规则的外墙来看,是完全按照当时海岸线的边沿建设的。为了防止海潮,地基相对较高,每户都有或多或少的台阶将房舍堆得高高在上,台阶和窗台都是用筑铁路的石灰石筑成,石阶和窗台的石料,都没有细加工,显得粗糙切厚重。砖墙约40多厘米,陡峭的尖屋山,门窗上圆下方呈条形,大门是很厚的木板拼接而成,显得简陋没有装饰,清水墙上镶嵌了许多红砖突起的条纹装饰,尽显欧式风格,这其中还建筑了两间男女公用浴室,更像是供给德国人居住的宿舍。

    在德国人兴建四方机厂的同时,在四方机厂的周边,有四座德国兵营,驻有警察部队。其中一座设在西公司,和四方机厂、厂长院近在咫尺。一次世界大战德国人被日本人打败后,这个兵营也改做了四方机厂的员工家属宿舍,成了西公司上院的一部分。

    1957年,四方机厂和铁路分家(四方机厂脱离济南铁路局划归铁道部工厂局),西公司的四方机厂员工家属全部搬迁到了人民路新建宿舍,兴隆路和嘉禾路中间的青岛铁路材料厂划给了四方机厂,嘉禾路西段也圈入其中。西公司胶济铁路以东的地片,包括两个厂长院,一个单身楼(西公司筹建处),一个家属宿舍(旧兵营),统统圈入四方机厂厂区内,紧邻四方机厂西北角的西公司上院从此从人们的视野中消失。若干年后,四方机厂扩大厂房,这些老德式建筑被新厂房替代。

    海岸路18号院的9户,这里是早期中共青岛市支部活动的场合, 邓恩铭、王尽美、李慰农、刘少奇等—大批中国共产党早期领导人身负历史赋予的使命,先后来到青岛住在这里,播撒共产主义火种,宣传马列主义。中共青岛市委于2001年将此处改建为中共青岛市地方支部旧址展览馆,最近,16号院也因展览馆需要,扩建成了青岛市党史纪念馆。

    这大概就是我所知道的南公司西公司的陈年往事,这两个地方都已经今非昔比了,南公司的德国老房子早就没有了踪影,居民住进了现代化的社区,但南公司的名字还在被人们利用,西公司的两个德国老式铁路宿舍大院却神奇般的保留下来,但西公司的名字却已经淡出了人们的记忆。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4283715
  • 文章总数: 831 篇
  • 评论总数: 20010 个
  • 今日访问量: 2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