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老徐头 > 日志 > 我的日志 > 海岸路杂谈(续四)海岸路与四方火车站

海岸路杂谈(续四)海岸路与四方火车站 发表于 2017-9-20 20:13:03

  • 海岸路杂谈(续四)海岸路与四方火车站
           说起海岸路就离不开四方火车站,没有胶济铁路没有四方站就没有海岸路,他们像一对孪生兄弟,谁也离不开谁。
           德占青岛后的1899年开建胶济铁路,四方站同时建设,由于四方站就是在海滩上建起来的,车站前的马路即靠大海一侧,建站初期涨潮是海落潮是路,一直到上个世纪六十年代还是这样,遇到高潮期刮大风海岸路被淹,人们不得不走四方站铁路线,若不怎么叫海岸路。
           四方站是胶济铁路青岛站始发第三个车站,离青岛站仅有六公里之遥,但因为四方机车车辆厂建在此,四方站也就毗邻而居。从四方站南桥洞到四方站北桥洞,各有一个扳道房,算是进出站的大门口,出了扳道房就算出车站了,两个扳道房之间大约也就是里数路,这就是四方站。
           四方站建站初期应该还算清闲,四方机厂的铁路运输可以不经四方站,从码头直接到工厂,陆路运输在杭州路,也不经海岸路,再说那时四方也没有其他大型工商业,四方站的业务也就自然不多。
           四方站一股道北头,和站房并行的百米远处,有一座德式小楼,是四方站货运室,从海岸路到货运室要经过一条水泥台阶,这个货运室建于那个年代无从考究,从1918年日本人拍的照片和地图来看此建筑已经存在,这个货运室和四方站运转室之间,有一段百米长的距离是个长条形货场,大概在德占时期货物不多的那段时间在此卸货,这儿地处铁路线高处,比海岸路高出了近两米,位置又在货运室和运转室之间,适合存放货物也便于看管。

           1916年后,陆续在四方站周边建了国棉一、二、三厂,发电厂,这些工厂都和四方站通了专用线,四方站的业务也就繁忙起来。四方站站房(运转室)南侧,临海岸路的一股线(国棉一厂专用线),马路一侧是一面护坡,这儿成了四方站的一个货场,四方站货运室至北扳道房之间一股道(国棉二厂、发电厂专用线)护坡也当了煤货场。记得煤货场正对着西公司铁路宿舍,货场卸煤时大煤块顺着煤堆滚到马路上,有些圆滑点的就越过马路滚到宿舍门口。
           到了1956年,铁路材料厂划归到四方机场,铁路材料厂的专用线拨给了四方站,四方站就开启了北货场,这个货场有围墙有门卫,也有露天货位,装卸的货物可以通过兴隆一路大门通向市区。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四方站的货运出现一个高潮,这与四方当年的工业发展有很大的关系。那个时候我还是个半大孩子,四方站是上学必经之路,明明有海岸路不走,偏偏走车站上站台,车站的铁路职工多是熟面孔,对西公司的孩子也就网开一面,遇到个不熟的问起来,也就把车站工作的张三李四搬出来,张扬而去。
           那个时候四方站经常卸废铁,其中不乏朝鲜战场收回来的枪炮破飞机,抗日战场收缴的日军战刀(炼钢铁),记得赶海撩白鳝鱼,需要做撩钩,就从货场上搜寻合适的日本军刀,回家在大锅底下一面烧火做饭,一面烧军刀,等军刀烧红了,在铁轨臻子上敲打,直到打成大个的鱼钩状撩钩。货场上还卸过打碎的纸币(造纸用),碎纸币像黄豆粒大小,圆圆的,不知是错币还是什么原因,看着怪可惜的。除了好玩的,靠着车站也可以靠出大力挣些收入,到车站卸过煤车(50吨/车)四个十几岁的孩子卸一车,学着装卸工的样子,掀起挡板,先让高处的煤自己往下淌,再爬到车厢上面用锨往下除,自我感觉像模像样的。也帮货主挪过货位,铁路卸货的货位是有时间限制,不能在规定时间内把卸的货从货位上拉走就要罚款,货主就出资委托货运主任找人搬运到就近的空地即“挪货位”。靠海吃海靠山吃山,靠近铁路的孩子也在生活困难时期挣点外块补贴家用。

           从图片上看,德占时期四方站客运室和运转室是同一间平房,房前就是客运站台。到了上个世纪二十年代,四方的工业不断扩大,大量近郊的农民到四方工厂寻找工作,四方站的客运量迅速扩大, 1923年,四方站将原运转室拆除,向南侧迁移了几十米,建了新的运转室(二层),把客运室建在楼下一层,打通了海岸路与三股线站台地下通道,客人需要经海岸路客运室走地下通道进站台,这个通道一直使用到2006年。
          四方站启用一百年后的2006年,突然忙活起来,因青岛市举办2008年北京奥运会海上运动项目比赛,青岛火车站需要扩建大修,临时把青岛火车始发终点站挪到四方站,小小四方站哪儿能承受得了这么大的运载能力,海岸路也发挥到了极致,几次大雨把个海岸路铁路桥洞堵得死死的,一个曾经的三等小站怎能充当几百万人口的出入口。这都成为过去式了,海岸路四方站也确实在那时火了一把,四方站于2008年后,逐渐偃旗息鼓,至今已经完成它的历史使命。
          最后说说自家事吧,家父及长兄也在四方站工作过,不过他们不属于四方站的人,是属于电务段的,驻点在四方站信号工区,信号工区设在四方站南头四方机厂南大门外,两趟平方一个小院,小时后晚上给父亲送饭,顺便在工区的澡堂子里洗洗澡,也算见识了日本人的家庭澡堂子,一口大锅坐在锅台上,上头装了一个半截的大木桶,锅中放了一个木篦子,旁边一个台阶状座位,坐在木桶台阶上,脚踩在篦子上,脚下一股股热流顺着身子往上涌,直到泡的浑身酥软,被父亲的大粗手搓的浑身通红,心想下次再也不来这儿洗澡了。
           后记:1:四方站现在没有德国建筑,几次改扩建,德国建筑基本消失殆尽,2006年前假若有,也就是那间货运室,这个也在那次改扩建中拆掉了。
           2:四方站北桥洞不能通汽车,当年在有嘉禾路西段的时候,国棉二厂的汽车不能通过铁路桥洞去嘉禾路,二厂的汽车只能从海岸路南头的铁路桥洞通往市区。四方站北头铁路桥洞当年也仅能通过拉货的马车,地排车和行人,好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货运基本靠人力车兽力车。四方站北桥洞经过多年填埋,现在仅剩不到半米的空间。
          下期聊聊在海岸路儿时的故事。(未完待续)

相关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
发表评论
  • 登录 | 注册
  • 留 言:
  • 表 情:
  • 验证码:
  • 悄悄话
  • 为了保护发言权,建议您[注册]一个账号,或者[激活]您原有账号的博客功能!
最近访客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4111347
  • 文章总数: 831 篇
  • 评论总数: 20010 个
  • 今日访问量: 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