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老徐头 > 日志 > 我当兵的日子 > 露天电影(下)——在长岛当兵的日子(十六)

露天电影(下)——在长岛当兵的日子(十六) 发表于 2016-5-4 20:23:44

  • 露天电影(下)——在长岛当兵的日子(十六)

    在部队上放露天电影与在室内放的电影,影片没有区别,都是放给所属部队指战员看,营以下的单位没有礼堂,只能看露天电影。在团机关有个俱乐部,可以看室内电影,但出于照顾到周边村民,也都在篮球场上放露天电影,偶然在团直俱乐部室内放一次电影,大多是因为天气原因露天不能放,恶劣天气持续时间又长,又受电影片子周转时间约束,不得不在室内放映。有时也在俱乐部放映“内部”电影,内容大多是有关军事内容的资料片,放给有级别的军官看,白天工作时间用黑红窗帘遮住光线,看那些在那个年代十分保密的电影,这样的“内部”电影放映的并不多。

    露天电影一年四季都在操场上放,遇到非常恶劣的天气会顺延,但一般的有点风风雨雨寒天冻地的日子,也得放下去,耽误时间多了,一个片子的周期就过了,就损失了一次战士一周看一次电影的机会,一般不会这样做。

    记得有一年冬天到二营放电影,二营的放映场地在营区外的操场上,北风呼啸,风中夹杂着沙砾般的小雪,三九天严寒地冻,电影胶片在放映机输片齿轮间发出啪啪的响声,被冻脆的胶片时常会在运行中断裂,放映员被冻僵的手指要随时准备接片子,让放映停顿的时间越短越好。战士们个个冻得缩成一团,贫乏的文化生活还是被看过若干次的电影吸引,整个露天操场除了呼啸的北风,除了故事片中的对白和电影胶片发出的哒哒声,整个露天场地静悄悄的。但一遇到断片的时候,场地上随即响起一片吧唧吧唧双脚剁地的声音,被冻僵的双脚不停地敲打着脚下的场地,有些身子被冻麻木的战士索性站了起来,原地做起了小跑步的动作,让僵硬的身子活络起来。放映员因为工作的关系,冬季发一双大头高腰雪地棉鞋,一件厚羊毛的皮大衣,即使这样,我也冻得浑身发抖,把装着马饲料的麻袋搬到了脚下,把一双脚深深地埋在了玉米秸子中,以缓解冻得完全失去知觉的双脚。

    夏天的暴雨是露天电影的最大困扰,但似乎因下雨影响放映的次数并不多。因为电影胶片怕水,遇到一般的小雨,只要不影响胶片,都是坚持把电影放完,淋湿了的电影机,回去擦擦上上油,不会有大影响。但电影胶卷沾了水麻烦就大了,必须在第一时间晾干,要有一个足够大的房间,一本片子约300米长(一部电影10本左右),要想抻开3000米长的胶片晾干,最好有礼堂级的场地,还要能通风,所以电影胶片受不受影响,就是露天放电影的主要条件。有一次在一营放映,一营的操场就在营区里,从营房拉一根电源线到放映机也就不到二十米的距离。电影放到一半,天空突降大雨,而且越来越大,雨伞已经不能支撑暴雨冲刷电影设备,我们立即决定停止放映,大伙收拾机器,抢摘银幕,我在忙着收电源线,正在我拔出电影机电源线的时候,一个响雷在头顶炸响,只见我两手间一个火球窜向电源插座,我下意识地蹲坐在地上,露天广场迅间一片漆黑,也只能摸黑收拾机器。那晚上我没睡在一营,我不习惯睡在别人的铺上,我徒步赶回了机关电影组,漆黑的夜,虽然雨停了,但田间小路很泥泞,我手持一把56式手枪,打开大机头别在腰间,几乎是一路小跑的窜回了宿舍。

    露天放电影虽是件很辛苦的活,但比起基层的战士还是舒适很多,放映员在露天电影场地上遇到的战士、遇到的村民和附近村庄的孩子们,他们表现给你的是一脸的喜悦、期待,他们渴望放映员来到他们的营地,他们喜欢露天电影。我所以喜欢露天电影,尤其是喜欢夏季露天电影,仿佛还把自己置身于儿时看露天电影的愉悦之中。


相关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
发表评论
  • 登录 | 注册
  • 留 言:
  • 表 情:
  • 验证码:
  • 悄悄话
  • 为了保护发言权,建议您[注册]一个账号,或者[激活]您原有账号的博客功能!
最近访客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3376129
  • 文章总数: 814 篇
  • 评论总数: 19990 个
  • 今日访问量: 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