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老徐头 > 日志 > 我当兵的日子 > 长岛当兵的日子(十一)《裸体渔工》

长岛当兵的日子(十一)《裸体渔工》 发表于 2016-2-29 10:07:43

  • 长岛当兵的日子(十一)《裸体渔工》

    从一个学生到一个军人,部队像是一座大熔炉,生活、作风、记律都得到了锻炼。从一个城市来到一个海岛,换了一个陌生的环境,接触了朴实的渔民,也长了见识。

    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从南长岛西山脚下的军港到连城村的海边,弯弯的一行鹅卵石海滩,像一缕残月,形成了天然的港湾。海滨路沿着海岸划了一条半圆的弧线,背对着北山,拥抱大海。内长山要塞区司令部紧贴着海滨路,路西就是海湾。长岛海滩的坡度很小,海水离岸边也就近在咫尺。沿海村子的渔船停靠在距村子最近的海边,有连城的,狄沟的,鹊嘴的。

    初上岛的日子,常常会看到一些大帆船在要塞司令部处卸货物,这儿应该不是泊船的码头,这些船也不是长岛的运输船,选在这儿卸货,主要是船上的货要卸在要塞机关大院,停在这儿卸货离机关大院最近,当时的要塞大院又没有围墙,上岸后越过马路即是。这种大帆船以前没见过,在青岛见的多是海边的钓鱼船,海水浴场游客划的舢板和近海捕鱼的小船。在这儿见到的大帆船是专门拉货的,比常见的渔船要大许多,船就停泊在要塞机关对面的海边。几条大帆船你靠着我我靠着你,紧紧地连在一起,一条缆绳把一个锈蚀的铁锚牵挂在岸边的石子中。船上装满了建筑用的沙子,石块、水泥等建筑材料,因为船大,靠不了近岸,整个船身沉浸在海水里随涌晃动。

    从船的一侧搭一块不宽的翘板,伸向岸边,因为不够长,翘板的一头在船上,一头耷拉在海里,卸货的渔工不得不趟一段水路,海水没过他们的膝盖,涌上大腿,上百斤重的抬筐也一半浸到水里,他们把抬筐中的货物抬到岸上,再越过马路,抬进要塞机关大院。回来的路上,用手摸一把脸上的汗水,疾步返回船舱中,把已经装好筐的货物再扛到肩上。我不自觉地停下脚步,看他们有秩序的上上下下,急匆匆,如同一个个蚂蚁,把越冬的食物搬进洞中。当时已经是十一月份,长岛的天气已进入初冬,渔工们穿着夹空棉袄,用一根草绳把棉袄紧紧地煞在身上,这时你才看清他们下身没穿遮体的裤头,赤裸着光溜溜的下半个身子,大概由于常年工作在船上,海水特腐蚀衣服,也因那个年代渔工生活窘迫,索性就节省了那条遮体的裤头。渔工常年被日晒的身子像涂了油彩的黑人,黝黑的皮肤上闪现出一片片一闪一闪的细小盐粒,像淡晒的鲅鱼,又黑又亮。扛着货物上下翘板时,随着翘板的颤悠,那个夹在两腿之间的尤物,有规律的在渔工的大腿根部晃来晃去。那个男人特有的肉蛋蛋,在常年的海风日光下和身子混成一体,颜色并无两样,只不过它会随着身体有规律的颤动,也有规律的摆动罢了。我一时感觉惊讶,如同来到另一个世界,不习惯那个常年不见阳光的阴具毫无遮拦的摇摆在人们眼前。但渔工们并不在意晃动的部件有什么不适,也不在意会不会有人在看他。他们关心的是尽快的在退潮之前把货物卸完,免得把船误在岸上走不了。

    我下意识的环顾了一下四周,除了新当兵的,没人关心渔工们穿没穿裤头,过往的女人也像早已习惯了这种半裸体工作的场面,毕竟生活在与海打交道的海岛,自然促成了习惯。等你想通了他们为何会光着半个身子卸货,想通了他们为着生活多么的不易,自然也就习以为常不以为怪,然后就会肃然起敬了。


相关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
发表评论
  • 登录 | 注册
  • 留 言:
  • 表 情:
  • 验证码:
  • 悄悄话
  • 为了保护发言权,建议您[注册]一个账号,或者[激活]您原有账号的博客功能!
最近访客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4141812
  • 文章总数: 831 篇
  • 评论总数: 20010 个
  • 今日访问量: 14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