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老徐头 > 日志 > 我当兵的日子 > 在长岛当兵的日子(续 )《在部队上过年》

在长岛当兵的日子(续 )《在部队上过年》 发表于 2016-2-4 23:36:45

  • 在长岛当兵的日子(续 )《在部队上过年》

    当兵后的第一个春节是在团直机关过的,那是一九六二年春节,也是调到政治处电影组后,又在要塞招待所经过一个半月电影训练班的学习,回到电影组后过的第一个春节。也是在部队里过的第一个年。

    在这一年之前,从没有离开家过过年。当兵之前是个学生,一直没有离开过家,每年过年顺理成章的就在家里过年了,对在家里过年,印象最深刻的是一年中最盼望的能吃上最好的饭菜,能吃上几天白面馒头,能吃上有肉的菜。其实回想起来,小时候的过年,也吃不到大鱼大肉,也达不到敞开肚子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因为家中只有父亲一人挣钱,姊妹又多,母亲是个十分过日子的人,即使过年,她也是精打细算,我记得过年的肉就是买一个大猪头加一副猪下货,这些肉全家人需均匀的吃到正月十五。

    在部队里过年,和在家里过年有很大的不同,因为部队是保卫国家的力量,越在逢年过节的时候,就越要提高警惕保卫祖国。我在入伍后过的第一个重大节日是一九六一年国庆节,当时刚刚分配到高二连当一名高炮手。一九六一年是蒋介石国民党窜犯大陆,国家安全受到威胁和骚扰的时期,越是节日越要进入战备状态,各级指战员坚守在岗,不允许请假不准外出,随时准备打击来犯之敌。节日期间,没有文艺活动,那个年代也没有电视,连队也没有收音机,也不搞娱乐活动,一心专注地战备。部队唯一的过节形式就是会餐。节日的伙食是丰盛的,杀猪宰羊大鱼大肉,但不允许喝酒,更不能狂欢。

    在团直电影组过年就大不相同了,平日里每周安排的各营区放电影的日程,到春节期间全部停止了,这也是战备的需要。电影组的人员和连队战士相反,全部放假休息。当然这个放假也不是允许你可以离开营房,放假不是放羊,仅仅是不工作而已。

    在团直过春节记忆深刻的有两件事,一是会餐,二是站岗。会餐也是军人生活的大事,毕竟那个年代还处在国家困难时期,国民的生活很艰苦,不管在城市还是在农村有很多人吃不饱肚子,军人虽然能吃饱肚子,但也是粮食供应,粗细搭配,副食品也不是很充分,士兵们也是盼着过年过节大会餐。近些年有时看到网上登载现在部队战士的伙食,顿顿像是餐馆里套餐,丰富多彩。那些年部队战士伙房就是大锅菜,即使到了春节也就是加几个大锅菜而已,菜里的肉变成大块的,但这已经很满足了,那种大块的肉填到嘴里爵下去,多余的油会顺着紧绷的口缝流出来,可谓满嘴流油,也就是在那时候,我第一吃到那种黑亮的松花蛋,我无知的把它叫做怪蛋。

    在团直过年会餐可以喝酒,酒是会喝酒的战友买的,记得是一种很便宜的葡萄酒,后来知道其实是一种兑了红颜色的白酒,喝起来有点甜,但后劲很大。我在家时,家中没有喝酒的,我从小就没有尝过酒的味道,不知道酒是酸的还是辣的,就是第一次在部队过年的会餐中喝醉了,还知道了酒桌上有劝酒的风俗。经战友们劝酒,不知道醉酒是什么滋味的我,只用几口就把一玻璃杯红酒喝下,开始觉得甜甜的辣辣的,几分钟后便倒在床上,一觉昏睡到早上六点,等醒了酒,发现口中含的一块硬糖,还粘粘的粘在牙花子上。

    第二件事是站岗,平日电影组是不站岗的,不但不用站岗,放电影的第二天早上还不用早起床,也不用出早操。但过年的时候就不行,管理股知道电影组过年期间休息,所以就安排电影组的战士过年期间站岗,岗哨是临时设置的,每人值一个班,二个小时。春节期间天还较冷,半夜里穿着棉大衣,背着步枪,在漆黑的夜里站两个小时,也觉得有些难熬。其实我们也很清楚,这些地方本来是没有岗哨的,也不需要岗哨,但到了春节时,就临时设一个岗哨,安排春节休息的战士站岗。在电影组共过了三个春节,每个春节都安排每天黑夜站一班岗,想想这也是对机关战士的一种锻炼,到这个时间就始终记得自己还是一名战士。


相关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
发表评论
  • 登录 | 注册
  • 留 言:
  • 表 情:
  • 验证码:
  • 悄悄话
  • 为了保护发言权,建议您[注册]一个账号,或者[激活]您原有账号的博客功能!
最近访客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4141239
  • 文章总数: 831 篇
  • 评论总数: 20010 个
  • 今日访问量: 8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