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老徐头 > 日志 > 我当兵的日子 > 长岛当兵的日子(八)《长山岛的海蜊子》

长岛当兵的日子(八)《长山岛的海蜊子》 发表于 2016-1-30 11:03:36

  •        

    长岛县属于内长山列岛,也叫庙岛列岛。32岛屿66个明礁组成,由最南面的南长山至最北面的北隍城,其中有居民岛屿10个,其余的岛子大多都有驻军。我当兵时驻在南长山岛山前村。

    当时的长山岛没有工业,极少的海带养殖业,海水清澈,海产品格外的多。长山岛近海的海参鲍鱼,在全国是屈指可数,尤其是海参,是当地的一大特产,富有极高的营养价值。海参多,多到什么程度不大好说,我可以这样说,海边乱石旁的海参仔就像我们到小水库涝的那些喂金鱼的的鱼虫子,红红的抱成团一片连着一片。大一点的像花生米,小的就和小米粒一样了。因为当地人没有赶小海的习惯,再说海参苗子也不能吃,任凭小海参自由生长,长到一定的程度就会离开岸边到离岸百十米远的深海里生长。当兵时见过山前村的村民划着小船离岸一二百米,身上栓一根绳子,水面上牵一个葫芦,潜到一人多深的水里捞海参,一两个小时能捞到二三十斤大个的海参。

    前边我已说过:“长山岛有三件宝,海蜊子皮、马莲草。。。。。。”。海蜊子皮确实是一道风景,几乎路到哪里,哪里路两侧就有海蛎子皮,海蛎子皮经长年累月风化已变成了白色,夜晚走在山前村南临海的马路上,只见两侧的海蜊子皮发出两道兰荧荧的麟光,两条粗大且长的“荧光棒”,映的马路像飞机场的跑道明晃晃的。

    长山岛的海蜊子,远远不像我在青岛见过的海蜊子,我见过的海蛎子都是长在岸边的礁石上,个头不大,盘踞在石头上很结实。想吃海蛎子,就需提一个小罐,用一个带木柄的小尖镐,敲打礁石上的海蛎子壳,把蛎子肉挖出来放入小罐中,若想把海蛎子连壳打下来,似乎很难,因为海蛎子的底壳完全长在了礁石上。

    青岛的海蛎子虽然不大,但几乎长满了所有的礁石,孩子们赶海或洗海澡的时候,经常不小心踩在海蛎子上,脚上割满口子鲜血淋淋。小时候就懂得,海蛎子是个不敢惹的东西。

    长山岛的海蛎子完全出乎我的想象,海蛎子个头大且是圆圆的无角无楞,完全像一个椭圆形的滑溜蛋,大的像鸭蛋,小的也有鸡蛋般大小,当地人叫它滚蜊子。长山岛的海滩基本是石子滩,有礁石的地方也不长海洋生物,大概因为海岛风大浪急,礁石上也长不上海蛎子。这种滚蛎子原本生长在深海的地方,但因为长山岛常年多风,风急浪大,海蛎子被海浪从礁石上打落下来,随着海浪和风潮在海底滚来滚去,日积月累,就滚成了圆圆的鸡蛋状。长山岛的“滚蛎子”不但是圆的,而且数量还多,多到什么程度呢,前边已经提到了马路旁海蜊子皮的状况,在长山岛只要有路的地方,路的两旁就是两条海蛎子皮的垃圾带,也是岛民们常年吃海蛎子的见证,多不多,可见一斑。

    要拣拾滚蜊子,就要到秋冬天刮大风的季节,海浪很大又是落大潮的时候,海蛎子随风浪刮到岸上,又没能跟着海水返回海中,被石子滩的的石子阻挡,落在岸边。我见过一个村民推着小推车,两边各放一个长方形的大偏篓,顺着海边用搂草的耙搂,像搂草一样搂海蜊子,大约一公里长的海滩走一趟,两偏篓海蜊子便满载而归,少说也有百十斤。因为当地人大多运不出卖不了,那个年代海蛎子也不值钱,岛民拥军意识又强,便不声不响的送到军营炊事班,倒在食堂门口回身就走,当然军人也不能白白的吃老百姓送来的东西,总会事后找上门去“表示表示”。
     

    碰到大风天,就会勾起我儿时赶海的旧情,因为从小在青岛的海边长大,对赶小海留恋难舍。有一次是个秋季的星期天,刮了一宿的大风引起我去海边看看的欲望,天不亮我就提一个小铁桶,从我们团部前的海滩朝东走,向东一拉溜的石子滩足有一二里地,刚刚停了风的海上还泛着白浪哗哗作响。还不亮的天空已露出鱼肚白,隐隐约约东向不远处,一个老者推着一个独轮车走走停停,不时地用耙搂在海岸上搂,我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浪花退下去的海岸,一个个胖嘟嘟圆乎乎的海蛎子映入我的眼帘。我不时地弯下腰直起身,疾步走着,不足半个小时小铁桶已经满了。捡拾海蛎子期间,还拣到一个个四五两重的海参,像一团团牛粪一样,瘫软在海滩上,在阳光下散发出巧克力的颜色。好奇的我把海参拿回去不知怎样处理,便放在窗台上晾晒,到中午却变成一滩海水淌走了。

    滚砺子白白净净没有棱角,干净的像用刷子刷过一样,圆圆乎乎像个蛋蛋,提回去根本不用洗,当时营房已经生了取暖的炉子,把捡来的海蛎子放在炉子上,等着盛海蛎子的铁桶有小气泡从桶底缓缓的冒上来,失去耐心的我们从靠近火炉的桶底捞出刚刚热乎的海蛎子,用螺丝刀艰难的撬开八成熟的蛎子壳,胖乎乎的海蛎子肉躺在白白的汤汁中,把嘴唇靠在海蛎子皮边上,用螺丝刀剥离粘在海蛎子皮上的海蛎子肉,一扬脖子,连肉加汤倒进口中,一个海蛎子肉满满一大口,伴随着略带海腥的汤汁,甭提有多么鲜了。至今提起这事还流口水。

    后来听人说,长岛遇到滚砺子的机会也不多见,这可能是我巧遇了。但听我们电影组长说,他们以前常常到海边拣滚砺子,遇到的机会并不少。


相关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
发表评论
  • 登录 | 注册
  • 留 言:
  • 表 情:
  • 验证码:
  • 悄悄话
  • 为了保护发言权,建议您[注册]一个账号,或者[激活]您原有账号的博客功能!
最近访客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4141235
  • 文章总数: 831 篇
  • 评论总数: 20010 个
  • 今日访问量: 8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