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老徐头 > 日志 > 我当兵的日子 > 在长岛当兵的日子(五)《团直电影组》

在长岛当兵的日子(五)《团直电影组》 发表于 2016-1-18 11:29:44

  •    在长岛当兵的日子(五)《团直电影组》

    196111月中旬,在我分配到高二连一个半月后的一天午饭后,排长把我叫到连部,连长简明扼要的告诉我,团部下了命令,调我到团直政治处电影组去,现在马上回班里,打好背包带好自己的用品,立即到团里报道。

    一脸茫然但异常的兴奋,一溜小跑的回到营房,三下两下的打好背包,迅速的整理好不多的用品,告别了我在高二连唯一的同学,向团部奔去。路上回味着连长在办公室意味深长的教导:“小徐啊,到了机关,可不能吊儿郎当啊。部队有句顺口溜,‘炮兵紧步兵松,吊儿郎当机关兵。’你可要保持我们高炮兵的优良作风啊。”我努力的控制着自己喜悦的情绪,脑子在不断的思索着,为什么团里会调我到电影组。排长的话打断了我的思绪,他说:“我们真舍不得你走,商量了几次团里还是不同意,非调不可”。我心里想:“你们可别舍不得我,晚上跑警报,白天打坑道,肯定没有电影放映员好,整天看电影谁不喜欢啊”。排长接着说:“因为团部电影组人员来看过你画的黑板报,电影组需要个画画的,就这样定下了你”。我随口答应着,心早已飞向远方。回到班里,急急忙忙的打好自己的背包,又回到连部,向连长,指导员恭敬的打了个敬礼,一路小跑的向团里奔去。
       

    深秋的中午虽然不是太热,但背着背包在阳光下还是有点出汗,走到二营五连的井旁的时候,碰到了新兵连的青岛兵徐宝鼎,他从新兵连分配到二营五连当了战士,这天他正在井沿上洗衣服,见到我背着背包走来,便问我:“你这是到那儿去”,我说:“我调到团直电影组去了”,他带着羡慕的眼神对我说:“你真走运,调机关里还是去放电影,幸运啊”。

    也就是前后脚,我刚刚踏进了电影组的宿舍,还没定下神来,徐宝鼎后脚就迈了进来,就在我走后,他们连队的连长通知他,赶快去团直政治处报到,我们两同一天调进了团直电影组。

    如此紧张地调我们两去电影组报到,主要是要塞区政治部要举办一个电影训练班,集中培养一批电影放映员,以便接替要退役的老兵。6111月下旬,要塞区电影训练班在要塞西山招待所开班。全班二十几个学员,来自要塞区三个守备区和下属的各个团的电影组,学习了一个半月,系统地学了放映电工、电影扩大器、发电机和电影放映机。教员就是要塞区俱乐部的专业电影技术人员,我们电影组的组长王玉赏也是教员之一,在训练班里第一次见到我们电影组长,他负责教发电机和电影放映机。

    学习班期间吃住在西山招待所,西山现在叫灯塔山,山的东侧山坡上,有四至五排石头墙的房子,上下层单身床,平时是专供进出岛走不了进不去的部队士兵或家属临时住宿用的。招待所对住宿的人几乎免费,只收少数的粮票,每人管饱。电影训练班是吃会议餐,按十人一桌,几菜几汤,就当时的条件和当兵前的生活经历,吃得好到有点想不到。

    在部队里当个电影放映员可以说是个舒适的工作,虽然是战士的编制,但不必天天跑操军训,不用叠像豆腐块一样的被子,不刻意追求军容风纪和扎那条夏天出汗的武装带,除了按时参加机关战士的政治学习,参加每年三九天的冬训,集体活动并不多。平时要完成电影放映和电影放映前的宣传任务,没有人会经常关注你。

    我们电影组当时有三个人,两个老兵和一个电影组组长,两个老兵都是五八年的兵,陆续在62年、64年退役,电影组长也是个青岛人,专业技术兵,那时还叫职业士官,军衔是个扳子钳子标志,不算部队正式军官。电影组负责三个放映点,团直,一营和二营,各放映点每周放映一次,其他时间保养机器,搜集和制作宣传好人好事的幻灯片,这也是当时部队利用放电影的时间宣传好人好事的形式。

    到一营和二营放电影多数是乘马车去,马车是当时团里的主要交通工具。当时团里有一个汽车班,共三辆苏式嘎斯汽车,其中两辆是用棚布长期蒙着,七八个司机就开这一辆车,就这一辆车也不是天天出车,能用马车就用马车,因为当时部队非常的穷,汽油都是有指标的,能节省就节省,所以当时就有军队里复员的司机到地方以后要重新考证的说法,因为部队的司机三年开不了几天车,多数时间是大伙围着一辆车今天拆明天装,就算叫个汽车兵罢了,此话扯的有点远了。

    每个营都有一个操场,操场有一个台子,台子上用竹竿支了个门字状的银幕架,到一个放映点,把银幕和放映机支起来,试一下机器便到其中一个连队食堂吃饭去,有的连队为了我们去特意调整了食谱,所以放映员的伙食每周至少可以改善两次。足见哪时部队的伙食也不算好,我们也把到放映点放电影当成改善伙食的机会。

    放映的机器是军队产移动式35毫米放映机,放映效果是当时移动机里最好的,至今这种机器在移动放映机型里也不落伍。影片有新的、有旧的、也有国外的,由于部队资金短缺,还是旧片居多,有几部影片一年四季能演好几遍,不用说我们,就连一些老战士都可以背出电影中的经典台词,因为当时部队的文化生活匮乏,不管新的旧的有电影看就很满意了,乐得大家每周都能看上一场。

    放映前的唱歌还是必不可少的,连队之间互相斗唱,你啦啦我,我啦啦你很是热闹,一些指挥者各自带着各自的地方方言,也会引起战士们一阵阵哄堂大笑。到最后还得我们的老唱片压阵,战士们会‘啪、啪、啪,啪、啪、啪’的拍手一起大喊:“喝面页、来一个,来一个、喝面页”,“喝面页”唱片是山东吕剧名家李建华的一段名唱,剧名我忘了,唱段大意是古时一相公外出赌钱,赌了一宿输了个精光,饿了一宿,想像着老婆早已准备好的饭菜,一路丧气的回家。老婆为了教训相公,躺在床上装病,就喊自己肚子痛,让相公给她做面页汤吃,相公从来没有做过饭,水多了加面,面多了加水,闹出了许多笑话。由于唱腔优美,故事情节幽默滑稽,又是山东人的地方戏,战士们非常喜欢,每场必听,高兴时还会引起大合唱。

    电影的开映时间是没有准点的,到天擦黑后,我们会和营里的值班员联络一下,只要是该来的部队都到齐了,就可以放电影了。(待续)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4205781
  • 文章总数: 831 篇
  • 评论总数: 20010 个
  • 今日访问量: 1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