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老徐头 > 日志 > 我当兵的日子 > 在南长岛当兵的日子(四)《南城村旁的哪座寺庙》

在南长岛当兵的日子(四)《南城村旁的哪座寺庙》 发表于 2016-1-12 16:00:23

  • 在南长岛当兵的日子(四)《南城村旁的哪座寺庙》

     

    在新兵连和高炮二连当兵时,去岛上最大商业街寺后大街(现为乐园大街)或去要塞区军人服务区洗澡、理发、照个相,或者去要塞军人俱乐部打乒乓球,来回都要路过南城村东南的哪座庙。庙宇不大,从外面看庙宇的装饰和油漆还算清新,给人感觉寺庙保护的还相当好。当年观察这座庙,不知是海神庙还是娘娘庙,孤零零的杵在哪里,进出只有华山一条路,也挺神秘的。

    当兵第一个月,新兵连是在二营度过的。新兵连期间参加了一个军内的公判大会,是解放军军事法院在二营操场举办的公判大会,公判了二营一个战士站岗走火,致死了南城村一个小孩的大会,时间是19619月份。

    这个走火的岗哨就发生在南城村东南的那座庙前。前面提到,南城村东南有座庙,哪座庙其实是二营的一个弹药库,至于这个弹药库是一座老庙改建的,还是原先就是个弹药库,没有调查过。假若原先就是座庙,这庙那一年建的,是座什么庙,是不是为了保佑出海的渔民安全归来而建的妈祖庙,不得而知。寺庙坐北朝南四邻不靠,黑瓦灰墙,红褐色的对开大门,也很肃穆,门前或两侧没有挂幡的旗杆。稀奇的是寺庙悬空而建,三面是人造的峭壁,离地面约十几米高,峭壁是长岛特有的石块精工砌成,只有门前一条能开上汽车的漫坡大路通向庙门,还真是个理想的弹药库。弹药库的路两侧有草皮覆盖,白天会有孩子牵着一两只山羊在坡路上吃草,岗哨就设在庙的门口。从地面顺斜坡到弹药库的门口,也有五六十米的距离,寺庙不与公路相通。当地人都知道这儿是个弹药库,一般人不会走上弹药库的马路,当然小孩子除外,大多时间对孩子在斜坡上玩耍还是网开一面。由于弹药库地处环境特殊,在这儿的岗哨大多也像个摆设,除非有人不听劝告,肆意接近岗哨的位置。

    这个战士入伍已经一年,说新不新,说老不老,他有个爱好——吹口琴。上岗的时间,周围没人,拿出口琴吹着玩。这天南城村有个七八岁的孩子来这儿玩,听见岗哨士兵吹口琴,就想过去看看是个什么东西,于是亦步亦趋的朝着这个当兵的凑了过去。战士也知道,小孩子也不能太靠近弹药库,更不能靠近岗哨,就喝令小孩停止向他靠近。这小孩那里听得进去,非要上前看看他吹的是啥玩意,无论战士怎么呵斥,小孩就是不听。这战士急了,端起了手中的枪,连吆喝带诈呼的:“你再靠前,我开枪了”。孩子也有个固执劲,根本就没把岗哨的话当回事,哨兵越吆喝,他就越靠前,战士急了,一是怕首长或战友们看见,怎么一个孩子跑到岗哨上去了,二是怕泄露了在岗哨上吹口琴的事,就边吆喝边拉枪栓,本想吓唬吓唬这个孩子,不经意间枪响了,孩子应声倒下,躺在了血泊中。

    战士的武器在平时是不装子弹的,怕的就是无意间走火。执行任务时也是在实弹前面压一发教练单,也是避免走火。但是忘记教练弹后面就是实单,一经拉一次枪栓,教练弹弹出的迅间,实弹就会进入枪膛,这个战士就是一时的迷糊,只想到拉枪栓造成很大的响声,吓唬一下靠近岗哨的孩子,没想到自动上了堂的子弹造成了重大伤亡事故。

    被摘了军衔帽花的战士,在一个小岛上劳动改造了一年,种菜、养猪、干杂物。服刑一年后回了老家。

    也是从那时起知道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严禁将枪口对准他人,即使知道枪里没有子弹,也不准枪口对着人,更不能拿枪吓唬人。当兵持枪就要养成严谨的习惯。


相关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
发表评论
  • 登录 | 注册
  • 留 言:
  • 表 情:
  • 验证码:
  • 悄悄话
  • 为了保护发言权,建议您[注册]一个账号,或者[激活]您原有账号的博客功能!
最近访客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4141811
  • 文章总数: 831 篇
  • 评论总数: 20010 个
  • 今日访问量: 14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