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老徐头 > 日志 > 我当兵的日子 > 在长岛当兵的日子(二)《我在高炮二连的一次战斗经历》

在长岛当兵的日子(二)《我在高炮二连的一次战斗经历》 发表于 2016-1-11 19:49:56

  • 经过了一个多月的新兵连的培训,1961年的9月底分配到了高炮二连当了一名三七高射炮的一炮手。高炮二连座落在南城村村北的一座小山包上,光秃秃的山上稀稀拉拉的种了几十棵一人来高的松树,树间空地便是拳头大的石头夹杂着红土,略显枯黄的杂草星星点点的占据着山上仅有的空地,显眼的花色石头有棱有角的裸露在草层外面,一眼望去,石头、枯草、小松树散落在山坡上,丝毫遮挡不住人们的视线,站在炮阵地旁,民房、街道、小船尽收眼底。作为一个高炮阵地,既没有人工隐蔽物,也没有天然遮挡物,真算是得天独厚,决非人工所及。

    炮阵地在山上,营房则在山下,不知这是国际高炮阵地布局的统一设计,还是高炮阵地战略的需要,一个山上一个山下,每天的训练科目便是跑上跑下。营房离山顶的距离大约有六七十米,但是山高坡陡,每天的训练“跑警报”是一项辛苦的任务,(跑警报即不分白天黑夜,从连部拉响警报器开始,战士们持枪迅速的从营房跑向山顶,到达各自的炮位进入战斗状态,测试炮手的备战速度。)一般情况下从山底跑到山上各自的炮位,个个已经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八个炮手按不同的分工,还要立刻解炮衣,备炮弹,进入炮位,迅速进入战斗状态。我是一炮手,一炮手是负责高炮左右方向转动的,算是两个瞄准手之一。当一个合格的高炮手,不但要学会高炮的技术要领,还要有一付好耳朵,要学会听报音(敌机的声音),听到敌机的声音时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分辨出是什么型号的敌机,在天空的哪个方向,测算出炮手的操作方案,当然那时还没有计算器,全凭上级指挥部的指挥和各级指战员的“战斗”经验了。

    在高二连虽然时间不长,有几件事给我留下难忘的印象。一是因为形式的需要,短短的一个半月,跑过无数次战斗警报,参加过夜间战斗备战;二是作为一名战士夜间单独一个人在山顶上站过岗,经历了从男孩到男人从老百姓到解放军战士的成长过程;三是参加了打坑道的任务,点过炮,排过哑炮,躲过石头雨。

    1961年正值我国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国家贫穷落后加上美国的经济封锁,国家正处在非常困难的时期。台湾的蒋介石军队借机大举的窜犯祖国大陆,我当兵的时期也正是蒋介石军队骚扰和窜犯大陆的高发时期,蒋军利用偷袭我军哨所,空投敌特人员,派军用侦察机夜间进入大陆内地进行空中侦察。高炮兵自然就担负了打击敌夜空侦察机的主要任务。

    当年的九月底,也就是国庆节的前一天,我被分配到了高炮二连,当天便被领到了山顶的炮阵地上,新班长向大家介绍了高炮的基本要领,安排我担任一高炮一炮手。进入高炮二连的第一个国庆节,不但没有休息,从一个新兵立马进入战备状态。第一次感受到一个保家卫国的战士,在举国欢庆的时候,在全国人民休息的时候要保家卫国的艰巨任务。这一年与以往不同的是,台湾的蒋介石部队,利用各种途径大举窜犯祖国大陆,新战士除了每天必须的跑警报,差不多全天都待在山顶上,守在炮阵地上。

    大约十月六、七号,刚过了国庆节没几天,晚饭前接到连部的通知,晚饭后不许外出活动,接上级通报,有一架台湾的美制P2V飞机已从台湾起飞,方向大概是从海上经渤海上空深入大陆内地进行侦察,可能要经过我阵地上空,要求连队战士进入一级战备,睡觉要惊醒一些,一些新兵干脆就和衣而睡。晚上12点左右一阵急促的警报夹杂着短而急促的哨子声,把战士们从梦中惊醒,只听见呼呼啦啦的穿衣和刷刷拉拉的穿鞋声(高炮兵的鞋带是事先编好的,临穿时不用系鞋带),动作快的已经携枪向着山顶跑去,急促杂乱的跑步声伴随着呼哧呼哧的喘息声,班长们轻轻的“快点快点”的招呼着新兵们,几分钟后就已经各就各位。

    各炮位都隐蔽在一个土围子状的掩体内,围子呈圆形,炮塔的周围留出八炮手递弹药的位置,围子的一侧有一个简易的半地下掩体,能供给全班战士休息和备战的休息室,以备连续备战时用。连长站在六门高炮的中心一个制高点上,大声的传达着报务员接报的敌机情报,“方位八号,飞速1000,距离4500”。连长的指挥声响彻整个阵地,已经可以听到敌机的报音(飞机的声音),这是我第一次在当兵这么短的时间内就遭遇敌人的飞机,第一次面临要和真正的敌人开仗的场景,可以清晰的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不知道害怕,异常的兴奋,异常的激动,心想能打下一架敌机该多好。连长的声音还在耳边震颤,方位。。。飞速。。。距离400035003000。。。。敌机离我们越来越近,敌机的声音也越来越大,3000米以下的高度已经是可以打击敌机的有效距离,报音已经很响,可是连长没有下达射击命令。因为当天的夜非常的黑,又是阴天,伸手不见五指,虽能听到报音,却看不到飞机,敌机也是无灯飞行,一旦开炮打不下敌机却暴露了自己,就正中敌人的下怀。不一会,就听到远处密集的高炮射击声,咣、咣、咣。。。。。。漆黑的夜,既看不到敌机,也看不到高炮炮弹高空爆炸的亮点,天太黑了。炮火过后,报音越来越远,最终连长下达了解除警报的命令。

    第二天连长在全连的总结大会上点评时,传达了军区通报的命令,里面岛的高炮部队盲目射击,不但暴露了目标,还差一点击中了我军追击敌机的战斗机,高炮连长受了处分。

    我在高炮二连一共只待了一个半月的时间,时间不长,但这种“战斗”参加了好几次,虽然一次也没有进入实战,但也算在初入伍的年轻时期一段难忘的战斗经历。(待续)

     

    (后续:1962年,即有了被我海军航空兵打下蒋匪军P2V的战果,也是发生在渤海上空,击落在山东栖霞一带。高二连的老营房还在,不过已经成了打工的租住户了,我曾经问过住户居民,他们也不清楚这些房子以前干过什么,现在属于部队还是地方。)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4199424
  • 文章总数: 831 篇
  • 评论总数: 20010 个
  • 今日访问量: 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