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老徐头 > 日志 > 我当兵的日子 > 在长岛当兵的日子(一)《应征入伍》

在长岛当兵的日子(一)《应征入伍》 发表于 2016-1-5 12:02:46

  • 在长岛当兵的日子(一)《应征入伍》

    (前言:最近我把在长岛当兵的日子重新修订,这里有以前写过的博文,也有重新补充的短文,把这个时期难忘的记忆整理出来,留作纪念。)

    1961年正值我国遇到三年自然灾害,全国上下物资匮乏,农作物减产的困难时期,由于副食品缺乏,紧靠国家供应每人一份的口粮,民众陷入挨饿的时期。1961年的8月我从青岛市劳动局技工学校应征入伍,那年我17岁。也可以说我是在渴望吃饱肚子的愿望中报名应征入伍了。母亲也是在不情愿的情况下,为了减少家里一个吃饭的“大肚子”,抹着眼泪送走了我。

     

    当时青岛市市南区的新兵是在胶东路市党校集结的,有好多好多的新兵,有好多部队带兵的军官,我和我们学校的18个同学,作为一个集体,集中在一起也有好几天了,发了军服后,还每人放假一个晚上,穿着新军装回家一次,算是和家里道道别。那时已经通过带兵的军官了解到,在党校集中的所有新兵要到内长山要塞区部队当兵,但去哪个岛还说不准。集中学习期间,领队的军官向大家介绍了内长山要塞区地理位置的大体情况,新兵们知道了长山列岛也叫庙岛群岛,有大大小小二十多个岛子组成,岛上的生活比较艰苦,除了南北长岛,里边的岛子与大陆不通船。没有居民的小岛没有水,要靠部队补给船运水,遇到大风天就会缺水,战士们要像上甘岭的战士一样节约用水。也正因为如此,驻岛部队的战士有额外2块钱的补贴,每月津贴费8元钱。

       
       
    出发的前一天,全体新兵突然到大操场紧急集合,按所在单位(学校)人员个头的大小排列成两行,只见一个带队的中尉,走到每个队伍的前排,用手指着前排的两个人喊着“出列”,一会儿的功夫,就有三四十个新兵又组成了另一个新的队列,我和我们学校的朱宝胜被列出到新队伍,带队的说:“现在这支新兵队伍就跟着他,不要再回原单位队伍了”。据说那位中尉是长山要塞区篮球队的队长,要为要塞区体工队选几个体工队员,因为时间的关系,来不及了解新兵的体育特长,不问青红皂白先挑上一队大个子再说,就这样我们这个临时组建的新兵连,被带到了驻守在南长山岛的二十九团二营营区,那儿离要赛区最近。人的机遇也许就在那么一扒拉,我们学校的同学们都分到了里面岛子上,我却幸运的“扒拉”到了南长岛。
     
    那时送兵用的火车都是有棚的货车车厢,车厢两侧各有一扇沉重的大门和高高带窗楞的小窗户,据说那叫“马笼子”车,是日占时期日本人运战马和军需物资的专用车厢。列车从青岛站出发,慢腾腾的跑得并不快,又一站站的停靠,为其他列车让路。从青岛到烟台已经是晚上,只记得当天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队伍带进了烟台市区一条曲曲弯弯的小路,在灯光下只见两旁的房子是灰瓦灰墙,加上因下雨天又黑,分不清方向,记不得是烟台的什么地方,领队带我们进入一间平房,地上已经打好地铺,新兵们只能匆匆吃罢晚饭,席地而睡了。


       
    次日上午,我们这帮临时拼凑起来的队伍,从烟台乘坐长岛驻军运输艇开往南长山岛,从烟台到长岛,到底有多远,时间有多长都不清楚,只知道自己是第一次坐船(以前只在青岛的海边坐过小舢板),便和战友们坐到了船尾,欣赏起了大海的美景,谁知刚刚出了码头就感到身体不适,晕船了,便急匆匆的找到一个房间,这时船员的床铺已被晕船的新兵沾满了,我在一个长条桌上躺下,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等我被人推醒,船已到了长岛码头,时间是下午的一点多钟。


    当时的部队生活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好,也是极少的细粮,大多数是粗粮,有玉米面窝窝头,小米干饭,平均每天能吃上一顿白面,每人一份的主食是定量的。副食品也不是很丰富,但部队自己可以种菜,养猪,有自己部队的打鱼队,像我的饭量吃饱肚子还是没有问题,若是大肚汉,有时也得欠着点。

     
    那时毕竟年龄太小,还不懂得为国家尽义务来当兵,不懂得一个解放军战士应有的责任,向孩子一样的我,带着一身学生气,朦朦胧胧的加入了解放军的行列。


    新兵连是在二营炮连的一间大房子里度过的,经过了几天的纪律,条例的学习,我们即开始了正规的军营生活,每天除了必须的政治学习,便是翻来覆去的队列训练,立正、齐步走,向左转向右转,跑步走、一二三四,最要命的还是单兵教练,每一个人要在全队列面前作动作,出错率也就格外多些,尤其走正步的时候,好多人在班长一喊“正步走”后,一顺拐的走了起来,惹得战友们哈哈大笑起来。持枪,举枪,卧倒,匍匐前进,凡是作战部队的战士必备的训练科目,在新兵连里要求全部学会,等分到正规连队的时候就要是一个合格的战士。吃饭前每个班要在班长的带领下列队进入食堂,假如饭菜没有摆好,就要在食堂前列队唱歌,例如《打靶归来》《学习雷锋好榜样》《说打就打》,由于一天三唱,战士们对这些歌已经滚瓜烂熟。敬礼和内务也是必修课,但我的被子直到我退伍也从没叠好过,我发现我的被子棉花特别的松软,又加上后来我被调到团部电影组,机关里的内务管理也相对松懈,我的被子从来没有叠成豆腐块过。

    新兵们也是要发枪的,每人一只苏式带刺锥的步枪,枪既重又长,有些矮个子是抗不起来的。每人要学习用枪,学习擦枪和队列中的持枪动作,但是不发子弹,每人一颗教练单,平时压在枪膛里,以保护枪的击发器。晚上新兵们也要轮流站岗,站岗的位置就是营房的周围,因为我们用的是炮连的营房,操场上摆了一溜高大的迫击炮,站岗的目的就是保护迫击炮和营区的安全,天天轮流每人两小时。新兵站岗主要还是锻炼胆气,因为营区里还有老兵站岗,只不过新兵看不到他们罢了。站岗也是需要培训的,老兵们往往会教你一手,告诉你夜间站岗遇到有人时要抢先大喊一声:“干什们的”。一是告知对方这边有人站岗,二是为自己壮壮胆,我们连也为这事闹了一个笑话,一天一个胆小的新兵起夜小解,当晚站岗的人明明看见他是从新兵营房里出来而且彼此也都认识,只是为了为自己壮壮胆,朝着那位新兵大喝了一声“干什们的”,起夜的战士竟被吓破了胆,鼠窜回屋一宿也未再睡,直到早晨因憋不住,尿了床,号啕大哭的找了排长,惹得大家捧腹大笑,而那位站岗的新兵还埋怨他::“你怎么就没听出是我的声音呢。”

    新兵连的生活大约一个多月的时间,在基本掌握了作为一个战士的基本要领后,便分向各个连队,大家在一一道别之后,我被分配到了高炮二连,成了一名高炮兵。(待续)

     

    原新兵连驻地



    原新兵连的伙房,也就是食堂。现在还没有拆,感觉很亲切。


相关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
发表评论
  • 登录 | 注册
  • 留 言:
  • 表 情:
  • 验证码:
  • 悄悄话
  • 为了保护发言权,建议您[注册]一个账号,或者[激活]您原有账号的博客功能!
最近访客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4141825
  • 文章总数: 831 篇
  • 评论总数: 20010 个
  • 今日访问量: 14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