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外企 发表于 2018-2-11 21:26:22

  • 我与外企

      我大学毕业开始工作的那一年,正是社会上流行下海创业的时候。外语专业的毕业生不再像以前那样一律都去政府部门就业,很多人自己选择去了外企。我在北京没有门路,不认识几个人,只能老老实实地服从分配去了政府机关。而去了外企的人则拿着高工资、衣着时尚,出入高档场所,明显地高出我们一头。我很羡慕他们。有机会能去外企,是我那时候人生的一个小目标。

      和我一起分来单位的一个女同事,常常羡慕敬佩地说起她的一个在外企工作的同学,说她赚的钱多,而且非常能干,家里换电灯泡、修门窗这样的事情常常自己一个人就干了。听了这个同事的话,我心里就描绘出一个容貌秀丽、精明干练的年轻女性。我开始喜欢这样的的女性,不仅漂亮、开朗,而且性格要有一定的力度,要有能力。我喜欢这样让我崇拜的女性。这是我那时放在心里没有说出来的择偶标准。我的性情是柔的,我希望我未来的女友在性情上和我有些互补,她既是坚强的,又对我有包容。我在她的影响下也会变得能干、坚强。也许读者会觉得我想得太完美了,像痴人说梦,但我觉得很多人都曾或多或少地做过人生的白日梦吧。

      我也见到过一些外企的年轻女性。我做外事接待工作,经常去五星级的外资酒店,见得最多的是酒店的销售部的管理人员。她们都衣着笔挺、整洁,举止优雅干练。在酒店的电梯里,也见过身材高挑、长发披肩的绝色美女。从衣着上看得出她不是酒店的工作人员,而是租赁酒店房间作为办公室的外企的员工。

      我虽然经常去这样的大酒店,也经常住在里面,但我感到自己的地位是低的,我是一个刚参加工作的政府机关工作人员,工资低,地位低,在机关里工作也看不到好的前途。我盼望着也能下海、也能像我羡慕的那些外企员工一样有风光亮丽的人生。

      因为有这样的想法,所以我在机关工作了一年,就毅然扔掉铁饭碗辞职了。我注销了我的北京户口,回了家乡青岛。我想在这里的外企工作,我会比在北京幸福得多。

      回到青岛才发现,这里的像样的外企并不很多,想找到一家大规模的外企并不容易。我回来后参加的第一次招聘会上,只看到了一家还能算是外企的香港独资企业,我便去了那里应聘,没几天就被通知去上班了。

      这家外企跟我理想中的外企完全不一样。它在那时还是荒郊野外的高科园,坐班车要跑一个小时的路。它是给美国一个大型家电公司供应电钻的,实际上就是一个装配车间。零部件都是从他们称为外协厂的别的厂家采购的,车间里有几十个女工把这些零部件装配起来做出电钻。这些女工都是当地的村民,家离公司很近,中午下了班都可以回家吃饭的,和我期待在外企里看到的白领完全不一样。公司的管理人员和工程师,以前也都是国有企业工厂的员工。跟我以前所在的机关的人员也很不一样。不过这些都还好说。我最不喜欢的是经常来这里拜访的一些外协厂的人员身上的气味。他们都是乡镇企业的人,俗称“老巴子”,一年大概洗不了几次澡,总是散发出难闻的气味。我不喜欢这个总是充斥着老巴子气味的外企。

      我在这个非常土气的外企待了只有几个月,就离开了,来到了我现在还在任职的这家律师事务所。这虽然是一家完全中资的单位,但它毕竟还有外国和外资的客户。在这里工作,我还能见到真正的老外,还能见到高大上的外企的白领员工。我和我进入外企的梦想接近了一些。

      我们那个时候毕业的人,都面临着职业生涯的多种选择。社会也在极速变化,有很多新的工作机会出现,很多人也是不停地跳槽。我也去一些高大上的外企应聘。有一家丹麦的大型海运公司,招聘方式很奇怪,在考试时要求每个应聘人员都填写一份性格测试问卷。他们要找性格活泼外向的员工。为了能被选上,我在答卷时就试图把自己伪装成一股性格外向的人,我给出的答案是我认为一个性格外向的人会做出的选择。但考试以后,我没有听到这个公司的任何消息。到现在我都不知道他们是不是从分析我的答卷中看出了我的不诚实。其实我很怀疑这家公司根本就没有想招聘员工,只是利用招聘的幌子来给自己做广告。(二十年后,这家公司现在成为了我的一个客户,但从我跟这家公司的采购经理的接触来看,我感觉这个公司的风气是不太好的,他们待人冷淡、傲慢,缺少善意,只重金钱。过去的二十年没有让这家公司的秉性变得好一些。)

      我还去过一家叫做海陆的海运公司应聘。考试的时候,我见到了公司里监考的一个年轻漂亮的女性。她就是我理想中的外企白领的形象,漂亮、自信、大方、开朗、文雅……。我很希望以后能够和她作同事,甚至和她成为恋人。这家公司的考试题有点像GRE的考试,有很多英语的数学题,实际上考的是英语和逻辑。我考的非常好,没有一点错误。公司的一个新加坡的经理把我叫过去,说我考得很棒,“there is nothing to criticize,他从来没想到大陆的中国人能有这么高的英语水平。但他看我从没有做货代销售的经验,觉得我的性格也难胜任这样的工作,很惋惜地放弃了我。我想我如果应聘他们公司的后台操作员,那种不用外出揽货、只在办公室操作的岗位,肯定会被录用的,但那种岗位会让我有些屈才。而且,我发现这个新加坡经理的助理,一个短头发的中国女人,是很不愿意我到这个公司里来的。我去公司应聘过、后来也帮助客户公司招聘过。我发现应聘成功的人员往往不是最优秀的人员。公司的管理人员不希望公司里进来能力比他们强的人,这样的人会危及他们在公司的既有地位。

      后来有朋友给我介绍了另外一家海运公司(青岛这个港口城市里海运公司特别多)。这家公司的经理很欣赏我的英语能力,也没有对我考试(他的水平也考不了我)。他希望我去他们公司,做拼箱业务,这是一个需要比较高的英语水平的岗位。但他说这项工作需要在晚上加班的,很辛苦。我考虑了一下,觉得我承受不了这么辛苦的工作,我还需要享受我青春时代的生活,谢绝了他的邀请。

      我后来几次应聘,也都因为各种原因没有成功,就像谈恋爱一样,不是我拒绝别人,就是别人拒绝我。我一直在这个律师事务所里,有一些外国和外企的客户,赚了律师费和所里分成。我没有去成外企,也没有下海自己做生意。但我为外企服务,靠自己的能力吃饭。在律师事务所里我没有工资,只靠我的律师费收入的提成生活,每年还要向律师事务所交二万元的管理费。我是自己给自己发工资,也算是一种下海了。

      现在,每次我去我的一个世界五百强客户的公司拜访,都感觉他们的办公环境高端大气,都有些遗憾自己没能去那样的公司工作,但转念想想,我自己的能力比那些公司里的人要强(他们要向我请教),收入可能也比他们高(他们的公司有钱,但员工并不很有钱),心理也就平衡了一些。我的老板不是外国人,我的老板是我自己。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1016223
  • 文章总数: 315 篇
  • 评论总数: 510 个
  • 今日访问量: 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