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青岛李钧的博客 > 日志 > 我的日志 > “包更程”的法官

“包更程”的法官 发表于 2018-2-4 15:09:44

  • “包更程”的法官

      这差不多是二十年前的事情了。我说的这些情况,希望现在已经都没有了。

      那时我在青岛的某个区法院代理了一个诉讼案件,打赢了官司。两个被告当中的一个个人履行了判决,另外一个被告,是个单位,拒不履行判决,我去法院申请强制履行。

      一进法院,左边一个小房间,是立案室。里面坐着一个五六十岁的长者和一个年轻女孩。长者在心无旁骛地照着字帖练习毛笔字。看得出来,他酷爱书法,字也写得相当不错。年轻女孩负责接待立案的人,不懂的地方请教长者,长者就从书法艺术的享受中暂时分神一下,指点小姑娘几句。

      负责执行的法官很忙,经常在外面跑,见到我态度也不好,说要我自己去找到被执行人的财产存放的地方。大冬天的,我便去被执行人单位门前蹲守,看到了被执行人的车辆,便给执行法官打电话。执行法官说,我们正在外面办别的案件,没有时间去你那边。

      好几个月过去了,一直执行不了,我便去找执行庭的领导。领导说你这种案件属于长期得不到执行的积案了,必有它难以执行的地方,不是一时半时能解决的。

      我觉得需要去法院找个熟人,帮着敦促一下。有朋友还真介绍了这个法院的一个法官给我认识。这法官在这个法院工作不假,但不是审理案件的法官,而是法院办公室负责后勤的,我姑且称他为“后勤法官”吧,一个四十来岁的男人,讲着一口山东老家的土话,显得诚实、朴实。我请客吃饭的时候,他一个劲地喝白酒,对于餐桌上的菜肴却不感兴趣,几乎不动筷子。从那时我才了解到,喝酒喝到一定境界的人,是可以只喝酒不吃菜的。

      后来,我去后勤法官的办公室找他,到了下午三四点钟,他说他要出去接孩子,让我留在办公室等他一会儿。十几分钟后,他回来了,带回来他的孩子,一个八九岁的男孩。后勤法官说已经帮我去催促执行法官执行我的案子了,然后就开始说另外一个事情了。他说我们干律师的并不赚钱,代理一个案件,要投入很多精力,耗费很多时间,却挣不了几个钱。一个案子平常就是几千块钱的代理费,最多也不过一两万,真的不怎么赚钱。我问他那干什么挣钱?“包更程啊!”,他说,”包上个更程就不是三万、五万了。”他好像一直在等我问这个问题,然后热切地告诉我答案。他的家乡话把“工程”说成了“更程”。他起劲地跟我说介绍这个能赚大钱的机会。听他的话,好像他在这个法院里的工作很轻松,他几乎可以全身心地投入到他“包更程”的事业中,就像立案处的那位长者几乎可以全身心地投入书法艺术一样。我看他的穿着打扮和用的东西,都很廉价,不像是个赚了大钱的人的装扮。我想这可能是因为他刚刚开始干这项事业的缘故吧。他说他现在准备包的一个“更程”是青岛一个寺庙的藏经楼的整修。他让我帮他联系苏州的古建筑公司,事成之后我也有赚头。

      我通过亲戚还真联系到了苏州的古建筑公司,他们说他们也正要来青岛呢。我见到了苏州公司的人以后,发现他们也是来谈这个项目的,已经有别人找到他们了。我问后勤法官怎么回事,这算不算是我介绍来的施工单位,他说这当然不算了。

      我的执行案子一点进展也没有,问后勤法官,他也不愿意跟我多谈,只是一个劲地谈他“包更程”的事情。他说他近期天天和这个寺庙的著名的住持一起吃饭,这个住持虽然是出家人,不吃肉,但喜欢吃海鲜。他们顿顿吃海鲜,一顿饭要花三千多块钱。

      有一天,后勤法官主动给我打电话,说最近请住持吃饭,花了不少钱,手头有点紧,想问我借三四千块钱。我说我考虑一下吧。

      我这个人虽然并不精明,但他这点伎俩我还是能看得出来的。我还是有点洞察力的,这至少让我有生以来从未被人骗过钱财。他太看低我的智商了。他这点伎俩想骗我,没门,No door! 他这个包工程赚大钱、三万五万都看不上的主儿,却穷得要向我借三四千块钱,这也太荒唐了吧。他向我“借钱”这个事,让我一下看清了他的本质目的。我根本不需要考虑,也没有再打电话告诉他我“考虑”的结果,他也没有再打电话来追问。我和他从此再无来往。

      后来,我看到寺庙的藏经楼真的整修好了,但我不知道这个“更程”是不是这个“后勤法官”包下来的。

相关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
发表评论
  • 登录 | 注册
  • 留 言:
  • 表 情:
  • 验证码:
  • 悄悄话
  • 为了保护发言权,建议您[注册]一个账号,或者[激活]您原有账号的博客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