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车记 发表于 2017-4-12 15:27:39

  • 看到网友写的《学车记》,感觉现在学车并不比我当年学车的情况好多少。

    我是2003年报名学车的,交了三四千块钱。训练场在平度惜福镇,去那里要到南京路一个地方坐班车去。班车里人很多,很挤,而且是男的女的要坐不同的车。原因是以前男女共坐一个车的时候经常发生性骚扰事件。分开坐就没有这个问题了。九十年代末期就学车的一位同事告诉我,我们这个条件就算不错的了。他学车的时候是被拉猪那样的敞篷汽车拉到训练场的。

    早晨我要7:15就赶到南京路,晚了赶不上班车就只能自己打车过去了,每次车费一百多块钱。我只有第一天赶上了班车,后来去的那几次都是打车去的。

    第一天上课,见到了师傅。他是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偏瘦,头发还很多,厚厚地盖在脑袋上。他先把我们十几个学员召集到一辆面包车上,给我们“上课”。

    我也是头一次见到这么脏的面包车,上面有大量的瓜子片、烟头、废报纸和尘土。我觉得要积累这么多垃圾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师傅真把我们这些人当成他的学徒了,对我们好一通教育,好像我们今后要学到谋生的手艺就靠他了,我们要尊敬他,要对他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讲完了这些以后,他便布置了下一项任务,就是打扫卫生。我们找来扫帚、簸箕和墩布,花了一两个小时,终于把这辆车打扫到基本能坐人的洁净程度了。有个被师傅刚刚委任为班长的学员领着我们去买学车用具(竹竿、板凳等等),还要给师傅买烟。我本来以为学车用具是驾校准备好的,没想到这些都是消耗品,而且消耗得那么快,所有的学员都要出钱来买。

    第二次上课,才开始学驾驶,是原地不动练习换挡。学员里有在部队开过坦克车的,他大力地换挡,像在开坦克一样。我在这之前跟着陪练公司上过路,我会柔和地换挡,得到师傅的表扬。

    在驾校学车,主要是学习倒车。一上午的时间,每个人上车两次,每次十分钟。去一次就要在那里待上大半天,然后坐班车回南京路。那时我比较忙,没有那么多时间去学车,所以我缺了好几次课。等我再去的时候,师傅看到我大为火光,好像我连续旷工了一样,问我为什么不去。我说我出差了。他说那你别来学车了。他说当年俞*声跟他学车都对他毕恭毕敬,我算什么东西。我出差,北京上海全中国跑遍了,别传染非典给他们(那时正闹着非典)。那以后他便不让我上车了,也不让我参加考试。不缺课的学员都通过了考试,他们兴高采烈地请师傅吃饭,给师傅买烟。我则悻悻然地打车回市里了。

    我后来通过陪练公司,得到了一个“补考”的机会。这些参加补考的人,驾驶经验都不多,我就算是练得多的了。有一个女人,刹车总是踩得很猛,她一个刹车,全车人都往前冲,其中一个女学员眉弓撞到一个铁盒子上,破了皮。幸好没有伤到眼睛。我心想这样的人还拿什么驾照开什么车啊,上了路就是一个马路杀手。我参加移库考试。我连移库是什么都不知道。胡乱开了一下,压弯了一个竹竿。路考我是没问题的,开了没多远考试官就给通过了。

    我拿到驾照已经十几年了,我驾驶谨慎,技术也没有问题。我觉得开车是很简单的事情,搞不懂当年的驾校和教练为什么要把它搞得那么复杂。现在物质技术条件比那时好多了,但好像学车也没有变得容易多少。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1096183
  • 文章总数: 315 篇
  • 评论总数: 510 个
  • 今日访问量: 28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