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列车长 发表于 2017-2-11 8:31:04

  • 女列车长

    我第一次坐火车去德州,是连生的姐姐陪同我的。我还跟连生一起坐过一次火车。小时候我在德州和青岛之间往返,没有几次。和连生一起坐的火车可能是1979年我去德州探亲后返回青岛的那一次,但我不是太确信。我也有记不清往事的时候。

    坐上火车,我和连生两个人很兴奋。我想我们不会犯困,或许会一直精神饱满地坐到目的地。我们也研究了如果犯困应该怎样休息的策略,比如趴在桌子上或斜靠在椅背上等等。不能陪同我们的家长托付女列车长多照顾我们一下。她在车厢里往返的时候会经常过来照应我们一下。

    坐上火车的时候应该是傍晚,到目的地应该是清晨四五点钟,旅途有八九个小时的样子。我和连生虽然以为我们会不困,并且也想好了休息的策略,但到了夜深的时候,我们都困乏得不行,在小桌上趴着睡觉也不舒服。我们两个换了各种姿势睡觉,最后都出溜到桌子下面了。连生比我大三四岁,那时在我眼里是挺大的人,但实际上我们都还是孩子,我十一岁,他十四五岁。

    列车长这时就把我们领到她的工作室,让我们到那里睡觉。不大的一个工作室,一张铺得很平整的床。我和连生就在这里睡下。她坐在一张小桌旁,时不时在一个本子上记录着什么。不出去的时候,她的大盖帽就挂在墙壁上。房间干净整洁,散发着淡淡的属于年轻女性的香气。她是一个年轻的女性,二三十岁吧。我觉得她是好看的。她的身形是笔直的,制服穿在她身上是笔挺的,衬托出她的责任心、正直和善良。她把休息的床铺让给我们。她自己时不时要出去查看车厢里的情况。我觉得她是美丽的,深邃的。我心里对她是感激和崇敬。

    到站的时候,她把我们叫醒下车。下车的时候很匆忙,我们走下火车高高的台阶,被来接我们的亲戚接走的时候,竟然没有回头对她说句感谢的话。连生和我都遗憾没有向她道谢。我们那时都还是笨嘴拙舌的孩子。希望她不会以为我们是不知感恩的人。

    像她这样美好的女性,好像只有在那个年代才有。我当然没有再见过她。我想她应当会一直美丽下去。我不知道她是不是能够记得我们,但我一直记得她,她的美丽、她的关爱和高尚。我们当时没能表达感激之情,但到现在还记得她的关爱。我是这样,我想连生一定也是这样。


相关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
发表评论
  • 登录 | 注册
  • 留 言:
  • 表 情:
  • 验证码:
  • 悄悄话
  • 为了保护发言权,建议您[注册]一个账号,或者[激活]您原有账号的博客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