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青岛李钧的博客 > 日志 > 我的日志 > 鲁迅的经济生活

鲁迅的经济生活 发表于 2016-12-20 9:19:14

  •   鲁迅生于书香门第,童年时家境还算不错,有一个大宅子叫做百草园,有保姆阿长,有雇工闰土的爸爸。但到了少年,就“从小康坠入困顿”,祖父入狱,监斩侯(相当于今天的死刑缓期执行),父亲生病,鲁迅开始往返于当铺和药铺之间,开始体会到经济的困苦和世态炎凉。鲁迅那时面临的经济状况和我们小时候不同。我们小时候,虽然穷,虽然不能经常吃到鱼肉,但那时完全不为经济发愁,没有饿肚子,也不担心饿肚子。吃不饱饭据说是旧社会的事情。新社会让人人都能吃饱穿暖。

      从少年开始,有很长的时间,鲁迅是穷困的。去南京求学,母亲只有几枚银元相赠。在南京上的学,也都是那种不要学费而且管吃住的学校,像路矿学堂之类的。将来打算要从事的职业,也是在当时的乡人看来是堕落的职业。后来考取了官费去日本留学,也是自己赚的奖学金,没有家里的资助。

      前两天看了一篇据说是梁宏达写的关于鲁迅的文章,说鲁迅当年在日本过得优哉游哉,有佣人(就是乙羽信子)伺候,还经常出入风月场所,跟艺伎打得火热。其实,鲁迅在日本过得很清苦,五个男生挤在一个被称为“伍舍”的小屋子里,空气憋闷。鲁迅在这里勤奋地学习日语和德语,翻译外国文学书籍,彻夜不眠,烟头塞满了烟灰缸。他让他的弟弟周作人也帮他翻译,周作人偷懒,鲁迅着急还和弟弟动起手来。那佣人乙羽信子,其实是房东家的佣人,鲁迅他们这样的穷留学生是雇不起佣人的。

      鲁迅在日本也是买不起书的,常常去书店蹭书看。后来鲁迅看到章士钊的文章写他在日本买过很多书,曾讽刺章士钊的富有。

      鲁迅在日本没有赚到很多钱,仅仅是能够生存罢了,没有余钱寄给母亲。母亲希望鲁迅回国工作,为家庭的经济做些贡献,鲁迅才不得不离开日本回到他认为没有希望的祖国。

      回国后的鲁迅在本省当过收入微薄的小学教员,后来受到同乡的前清进士蔡元培的帮助,进入了教育部,又随着教育部迁到了北京。在北京,也是因为蔡元培的赏识,鲁迅得以在北大和北师大教书,赚取外快。蔡元培是帮助鲁迅(还包括鲁迅的两个弟弟)从困顿步入小康的大恩人。

      鲁迅能够在北京买大房子,把全家人都搬过来,仅仅靠鲁迅和周作人在北京的收入是不够的,主要还是鲁迅家里卖掉了在绍兴老家的房子。很多家当不能搬走的,也多半被乡里乡亲拿走了。

      买了大房子,全家人聚族而居,鲁迅实现了自己的一个理想,就是亲人们永不分开。然而这理想却被乙羽信子破灭了。乙羽信子掌管家族的财务,但她铺张浪费,爱讲排场。一生病就请日本医生。鲁迅发了工资坐人力车拿回家的时候,经常就看到日本医生坐小汽车刚刚离开。鲁迅感觉自己坐人力车送来的不会比小汽车送走的快。

      因为乙羽信子,鲁迅和周作人失和。梁宏达相信乙羽信子的话,即鲁迅偷看她洗澡,而且还说乙羽信子本来是鲁迅的情人,后来鲁迅让给了周作人。这些话都是没有证据的,当时没有,几十年后的今天更没有。那只是梁宏达愿意相信的话。我相信鲁迅的话。我也没有证据,只是我愿意相信罢了。这就像宗教信仰一样。有人愿意相信上帝的存在,他不需要有证据。好多没有证据的事情就是这样,要看你愿意相信什么。

      鲁迅被乙羽信子赶出了家门,这是让鲁迅刻骨铭心的痛苦。但让鲁迅在北京彻底待不下去的,却不是乙羽信子,而是北师大学潮和他与女学生的恋爱,还因为教育部的薪水发不下来了。北京彻底待不下去了,鲁迅和许广平私奔去了南方。

      在厦门和广州,鲁迅也没赚到大钱,只能羡慕和嫉妒“做教授而吃大菜”的梁实秋。离开物价昂贵的广州时,鲁迅没有什么积蓄,只有顾颉刚寄来的一封“听候开审”的信函。

      鲁迅和许广平定居上海时,已没有到大学教书的工作机会了。绍兴那个地方是出师爷的,绍兴的知识分子一般都教书,除了教书不会干别的。没有书可教了,鲁迅便在家里翻译书,同时给报刊杂志写稿子。另外,蔡元培还把他拉入了中央研究院,每年给他三百大洋的报酬。这样,鲁迅的收入竟然不比在北京教书的时候少,在上海期间是他一生中收入最高的几年。后来鲁迅到北京去探亲的时候,北京的大学还有请他去教书的,鲁迅则不愿意再当师爷了,说自己“闲云野鹤”惯了,不习惯北京沉闷的气氛了。不过在上海鲁迅并没有像梁宏达之流说的那样,过着奢侈的生活。鲁迅一直是“自奉甚俭”, 很多钱用来去买书,吃穿都很节俭,常年一袭长衫。他去大饭店见美国记者史沫特莱,还被门房认作是下人,不许他从正门进入。母亲劝他去农村买田地,他不买。他的钱也有许多用来资助青年知识分子。唯一比较奢侈的爱好,就是看电影。小汽车并不经常坐,而常常是出钱让晚归的青年人坐汽车回家。鲁迅在上海深居简出,因为接近左翼人士,他的人身安全也经常受到威胁。除了书籍和文物,他没有留下多少遗产。他去世后,家庭又马上“从小康坠入困顿”,他的葬礼还是宋庆龄给操办的,而蔡元培又再次送上大洋。

      鲁迅日记中很多是支出和收入的账目。从少年起就面临经济困境的他,所以一生当中对于家庭经济还是很重视的。他让周作人不要去学希腊语,而要去想办法赚钱,因为希腊语换不来柴米钱。他为了被拖欠的版税,也差点打了官司。经济生活是鲁迅生活中很重要的一部分。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1096182
  • 文章总数: 315 篇
  • 评论总数: 510 个
  • 今日访问量: 28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