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青岛李钧的博客 > 日志 > 我的日志 > 图书馆里的爱情

图书馆里的爱情 发表于 2016-6-20 20:07:03

  • X学院,我是属于“泡图书馆”的那一类人,图书馆开馆的大部分时间,我都在图书馆里。这也并非因为我勤奋,主要还是因为无聊。我没有女朋友,又不喜欢把时间花在更没有意思的事情上。我的青春岁月不愿白白浪费掉,去图书馆也许能学到一点东西。另外,图书馆里有很多文学期刊,我在那里可以看到中国当代一些优秀作家的文字,看到他们优美的感情和思想,对于孤独的我来说,是一种很大慰藉。

    图书馆的环境是不错的,干净、整洁,经常散发着刚刚喷洒过的空气净化剂的味道。阅览室的管理员,除了几个小姑娘,就是一个老太太。老太太很和善,性格开朗,外向,而那几个小姑娘,却也都是不错的人。她们看起来都很开心,对人态度也很好。

    我最早注意到的一个女孩叫刘欣。她并不是那种每个人都认为漂亮的那种,但她很“喜相”。她开朗、活泼。她的脸上长着一些青春痘,这是很多女人想方设法要去掉的东西,但在我看来,长青春痘的女人更加有女人味。图书馆里几个男孩子整天围着她说笑,逗得她经常笑,让我觉得她是不是有些风流。不过,跟男孩子调笑归调笑,她对待读者的态度还是很好的。

    另外一个女孩叫管静,她是一个很瘦的女孩,看上去有些营养不良,身体不是很健康,但她的人品是好的,对人很真诚,也是一个让人喜欢的女孩。

    还有一个女孩,则是一个十足的美人。她个头中等,身材丰满,脸上有着健康的红晕,活泼美丽,充满朝气。每个男孩都会注意到她的美丽,不过她好像不在阅览室工作,很少能够看到她。

    X学院的正式学生相比,阅览室里的这些女孩虽然跟我们年龄相仿,但好像人们总觉得她们是为我们服务的,是做简单工作的,好像比我们低一等一样。我不知道这些女孩是不是大学的图书馆专业毕业的,还是只是一些中专毕业的学生。我觉得即使她们学历低一些,她们也是很不错的人,并不比我们低一等。

    就这样,我在图书馆里看了好几年的书。有一天快到中午的时候,图书管理员照常过来,把新的报纸夹到累积的报纸中。如果某个报纸正在被读者阅读,管理员就只能等到读者读完以后,再把新报纸夹进去。那天,一个女同学(她是一个新来的学生,好像也是很活跃的那种)读完了一份报纸,准备离开,却又在东张西望,好像在寻找她的同伴。这时候刘欣小声对她说,“同学,把报纸给我”。连说了两三遍,连周边的几个读者都听见了,但那个东张西望的同学仍没有听见,或者没有意识到是有人对她讲话,而是径直把报纸放到了报纸架上。我看到了刘欣懊恼的表情。这时,一个想法在我的脑子里涌现。我记下了那份报纸被放置的位置,我把我手里已经更新了的报纸放到架子上,然后又把刘欣要求的那份报纸拿下来,递给了刘欣。我做了一件很细心、也很骑士的事情,我看到刘欣开心和感激的笑容。我也感到了莫大的幸福和兴奋。

    中午在食堂吃饭的时候,我仍然在为我做的这件漂亮的事情高兴。我想刘欣其实是一个很可爱的女孩,我很高兴有机会向她献殷勤。也许从此以后,我和她能发展感情,成为恋人。我非常高兴。我在北京的好几年的岁月里,开心的日子好像能够用两只手的手指头数过来,但这一天肯定是其中的一个日子。

    晚上的时候,我在图书馆看书,刘欣走过来,好像问我什么事情,我没有听清,说了两句互相没怎么听懂的话,她就离开了。我后来想,她应当是向我表示感谢。我的态度可能让她觉得我只是不经意做了一件小事,内心里并没有怎么看重她。不过,我没有失望,我想我以后还会有很多机会和她接触。

    然而,从那以后,虽然我仍然经常去图书馆,但很少见到刘欣了。只是有一次我在旧书阅览室里看书,刘欣走过来打开更多的灯,又转身离开了。我想她那个时候要么是调到别的部门了,要么是要准备结婚了。她那样一个招人喜欢的女孩,不会等到太晚结婚的。

    在后来的岁月里,我去图书馆阅览室,就总是只能看到那个和蔼可亲的老太太和文静秀气的管静了。

    不管怎么说,我还是很高兴我做过这样一件让我满意的事情,并且有过我在北京为数不多的一个高兴的日子。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1096171
  • 文章总数: 315 篇
  • 评论总数: 510 个
  • 今日访问量: 2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