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出身 发表于 2016-5-3 16:57:31

  • 小的时候,我们经常要填写一些表格,其中的一项就是出身。那个时候,最好的出身是贫农和贫下中农。那个时候是越穷越光荣。以贫穷为光荣的时代,在中国历史上和世界历史上,都是绝无仅有的。那时我希望我的祖辈是头上包着毛巾、拿着锄头锄地的赤贫的农民,他们会给我带来光荣。

    然而,我却没有这么好的出身。不仅是我,我的同学们也没有。他们顶多是工人出身。而我的妈妈让我填写的出身是“职员”。职员听起来不是什么好出身,虽然不像资本家那么坏,但好像是为资本家办事的。这种出身不像工人和贫农那么光荣,不过也不像地主和资本家出身那样见不得人,属于中等偏下的出身。

    中国改革开放以后,我才渐渐知道了一些我祖辈当年的经济状况。我的长辈不太跟我讲过去的事情。我是从他们偶尔就这个话题说的只言片语以及我在网上查到的资料,才了解了一点大体的情况。以富有为耻辱的时代早已过去,我的长辈讲解放前的事情应当没有顾虑了,但他们却讲不了很多。他们那时都还小,最大的刚刚成年没几年,最小的才十五六岁。对于家里的商业活动,只有我最大的伯父才了解一些,但他早已过世多年。所以,我的长辈们现在能给我讲的只是一点他们记忆里的表面的现象。但我了解到的情况足以使我相信,我的祖辈当年是相当相当有钱的。我可以像阿Q那样说:“我的祖上曾经阔过”,并且跟阿Q不一样的是,我这样说,一点也没有吹牛的成分。

    我的祖父叫李维才,他的很多生意都是和他的兄弟李维贤一起做的。从我网上搜到的资料来看,李维贤的名字提到的比较多,可能当年我祖父的兄弟出头露面多一些吧。据我的姑姑回忆,祖父和他兄弟从小就在店铺里当伙计、打算盘,学做生意,在实际做生意的店铺里接受了最实用的商业培训。他们的父亲,也就是我的曾祖父,是一个很能干、很严厉但也很公正的人。因为他的公正,人们也都服气他的严厉。我们家在1920年代就部分地脱离了农业活动,开始从事商业和金融活动了。家里开的银号叫“德盛昶”,在老家潍坊和济南都有机构,属于济南三大银号之一。1928年,在济南收购了一家面粉厂,改名“宝丰”,经营得很好,成为济南最重要的面粉厂之一。他们在济南经营着一家澡堂,叫做“新生池”,也是生意兴隆,钱赚的盆满钵满。1937年,为了躲避乡下的匪祸,他们举家迁往青岛。在青岛的张店路、龙华路、江苏路都购买了房产,在湛山买了一片地建了果园。在青岛,家里还开办了一家铁厂,叫做“民兴铁厂”。这个名字用的是我大伯和我父亲名字里的最后一个字。我的祖辈是真正的民族资本家,除了自己经营的产业以外,他们还在青岛的电力公司和别的一些公司持有股份。那时家里安装了电话,打个电话就能做成一笔生意,极大地提高了他们的工作效率。那个年代,电话在中国是非常非常稀罕的东西。他们招待生意伙伴,会请生意伙伴来家里吸鸦片烟。京剧名家梅兰芳到青岛来演出,他们也会请生意伙伴去看戏。

    有那么多的生意需要打理,可以想见我的祖父和他兄弟是异常忙碌的,工作异常勤奋的。他们有很多的钱,但生活并不奢华,还是注意勤俭持家。他们不断地追求财富,是为了家族的经济安全,希望世世代代富下去,离贫穷越远越好。

    上世纪三十年代,是奶奶人生中最幸福的时期。她的严厉而公正的公公很欣赏他的才能,让她管理家族事务。祖父我没见过,但我想象他是一个勤奋踏实而且温和的人。他和奶奶夫妻互敬互爱。奶奶那时感觉人生是非常美好的。

    但幸福的时期总是很短暂。抗日战争和内战,对家族的生意和生活都有影响。1949年内战结束后,情况对他们来说变得更糟。他们多年打拼赚到的巨大的财富,他们在过去舍不得自己享用的财富,在解放后就开始给他们带来很多的痛苦。ZF认为他们的财富是剥削贫苦大众赚取的不义之财,ZF软硬兼施、强取豪夺把他们的财产悉数夺走。我的家族多年打拼赚到的财富转瞬消失殆尽。他们的辛苦都白费了,他们失去了财富,社会地位也一落千丈。他们过去是成功的商人,现在确实遭人唾弃的剥削者。他们过去的勤奋努力被认为是犯罪行为,他们被看作是罪人,在新社会里需要低着头做人。他们一直遵纪守法,本分做人,但这时却好像干了不光彩的事情,被钉在耻辱柱上。我的祖父接受不了这样的人生变故,1953年他就抑郁而终。奶奶在56岁的时候就开始守寡,遇到了人生最大的打击。我的祖父去世得早,这使他也躲过了后来对资本家更严厉的迫害,包括后来的文化大革命。我祖父连解放初期对民族资本家的改造都捱不过去,后来的更厉害的运动更是他受不了的。在这种意义上,早逝对他来讲反而是一种福分。

    如果说资本主义制度是一种不好的制度的话,这种制度当年在中国实行,却并不是我们家族的错。有错的是制定这种制度的人。我们家族只是在当时的法律框架内做法律允许做的生意。他们的财富不是偷来的、抢来的或骗来的,不是用违法的手段获取的。然而,新中国成立后,他们却要为被废黜的资本主义制度承担责任,好像那制度是他们建立的一样。二三十年后,连ZF自己都觉得当年的做法是不对的,开始“落实政策”,向这些资本家的家族返还一些当年被抢走的财产。但是,实际返还的财产只是当年抢走的很小很小的一部分,只能算一种象征性的返还。当年被迫害而遭受的痛苦,也没有得到精神的补偿。

    我的祖辈辛勤工作几十年,追求财富、创造财富,是为了自己和后代过上富足的、经济上安全的生活,但实际上他们获得的财富最终却给他们的人生划上了痛苦的句号,这是他们当初万万想不到的。在特殊的历史时期,财富只会带给人痛苦,即便是合法赚取的财富。

  • 标签:出身 资本家 财富 命运 分类 评论:0 | 查看次数:54
  • 上一篇:笑话与笑
  • 下一篇:一件小事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987658
  • 文章总数: 315 篇
  • 评论总数: 510 个
  • 今日访问量: 10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