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山川 > 日志 > 我的日志 > 岁月沧桑—延安路

岁月沧桑—延安路 发表于 2017-8-4 6:32:17

  •  

     青岛延安路从开始修建,就坎坎坷坷。上世纪二十年代,青岛收复建市,扩建改造了登州路,登州路是当时市区比较长的一条路,但却不直溜,像一条弯曲的纽带,多处拐弯,行路诸多不便。

     1937年,当局决定修建一条平直的马路,当时的青岛市长沈鸿烈,是湖北天门人,于是把这条路定名为““天门路"

    然而,路刚开始破图动工,就爆发了抗日战争,日本侵略者19381月占领了青岛,修路停止了。后来,日本人为便于城市治理,改善交通条件,1939年又继续修路。日军奴役市民、中学生搞"义务"劳动修路,名曰"勤劳奉仕"所谓勤劳奉仕就是强制人们,不计报酬地奉献、效劳。这也是当时日本帝国主义在东北奴役人民的一种手段。延安路初始的修建浸透了岛城百姓的血汗。马路建成后日本人命名为兴亚大道  

    1945年抗战胜利,国民党政府接收青岛,把名字又改了回来,叫天门路。解放后改名为延安路
       
    延安路长1000多米,东接宁夏路,西通大连路,期间有多处路口与其它道路相连,如由西往东有:广饶路、通山路、延安一路、延安二路,它们北通登州路,南面分别与延安一路,明霞路,太平山相接,再往西是东山路、桑梓路、台东一路,它们分别与聚仙路,上清路、威海路,延安一路相连,交通可谓四通八达、纵横贯通。

       
    延安路由西往东衍生出三条支路,即延安一、二、三路。
       
    以前,中山公园里面有一条樱花路,是由汇泉通往东镇的一条马路,后来,中山公园修建了围墙,并开始售门票,这条马路不能走了,于是在公园与万国公墓(德占时期建的公墓)之间修了一条马路,叫延安一路。万国公墓在文革"期间全都填平了,1984年,市政府在这里建了"百花苑"1995年,又聘请国内著名雕塑大师,在园内为20名已故青岛籍或客居青岛,有成就的文化名人塑立雕像,又名文化名人雕塑园,也称青岛名人园。

          延安一路中部是山东体育局属下的青岛体育训练基地。以前,基地里体育训练,外人可以进去观看,记得文革前夕,和小伙伴们进去看拳击训练,第一次看到拳击实战,拳击手滑步,出拳或被击中的样子,忍俊不禁,笑出声来,教练员生气地朝我们喊:"小孩别笑!",那是初次认识拳击运动,后来竟然也喜欢上了这项运动。

     以前,训练基地下面有一片山坳,是田径训练场,原计划模仿南京五台山体育场,依山顺势建看台,修建一座体育场,但一直没成型,后来,体育场移到了明霞路,台东区政府投资建成了台东体育场。延安一路上还有青岛京剧院、青岛旅游学校等单位,后来市北区政府又建了葡萄酒博物馆,增加了许多葡萄酒商店,如今,延安一路也称红酒一条街。延安一路南接文登路,北连登州路(青岛啤酒厂门前)。

           再往东,南通榉林山有一条偏僻小道叫中庸路,日占时期,日本人曾在那里建了一处火化场(那时日本人实行火葬),火化场在现今的延安二路小学操场位置。当时,发现有麻风或传染病患者,就拉到火化场火化,日本战败后,一些日本战俘曾一度关押在此。后来市区扩大,火化场拆除填平了。

          解放后,中庸路拓展延伸到了登州路,并改名为延安二路,延安二路临字号对面,是北航大院,这里最早是德国人建的毛尔提克兵营,解放后,北海舰队航空兵后勤部及一些家属居住在此。与现在三百惠(以前是青岛第三百货商店)马路斜对面的是北航汽车连,后来升格为汽车营,如今这里也早已成了居民区。

         延安路东端,解放前有条新民路和台湛路(台东镇、湛山)。解放后,在这两条路的基础上修建了延安三路。原台湛路上曾有一个青岛高尔夫球俱乐部,17孔标准高尔夫球场,延安三路建成后,高尔夫球场也就不复存在了。延安三路南通湛山大道,北连威海路和长春路。

    抗日战争时期,胶东附近的农民大量涌入青岛,市内人口激增,很多人都没有住的地方,于是人们在延安路(兴亚大道)两旁,搭建了一片片临时住房,这条路成了棚户区一条街,因为住房里没有下水道,经常污水遍地,破烂不堪,成为昔日岛城的一大污点。        那时,农村都有"集市"(像现在的农贸市场),五天一个"",或星期一、五或星期二、七,在青岛这条路边也出现了"",地点在延安路东头,每逢礼拜天开集,人们叫"礼拜集"。这个"礼拜集"越办越大,沿着今太清路直到湛山山麓。后来发展到不仅礼拜天有临时摊贩,平时也有了一些固定摊位,是用木板盖的简易房,和当时西镇的西广场很相似。"礼拜集"最兴盛的几年,从延安路东(现立交桥),一直延伸到延安二路,山坡上人流如织,路上挤满了赶集的百姓。礼拜集上商品繁多,有农贸产品、废旧物品、残次商品,也有二手货,还有几个图书摊位,这些摊主,从废品收购的图书中,挑选出有销路的书在这里出卖,他们按斤买进,再论本卖出。 解放后,礼拜集还一直延续着,而且还很热闹,有变戏法的,说大鼓书、跑马戏的……,直到上世纪60年代末,这个集市才被取消。
     
    七十年代以前,延安路上的住户不算多,东部南山市场周边大都是棚户区,西部广饶路周边也是如此,中部有北航的部队大院,对面有几栋四层楼宿舍,大都是一些企事业,区机关干部以及教师居住,住房条件虽然不能与现在套房相比,但较之棚户区,也算是很优越的了。如今,这里高楼耸立,成了十五大街古玩城

    岛城马路与其它城市不同,上下坡特别多,比较陡的大概有五、六条,如大连路、人民路北岭等。延安路西头也是陡坡之一。上世纪六十年代初,人力地板车是岛城重要的运输工具之一,一人拉上千斤的货物,十分吃力,上大坡时,拉车人相互帮衬,两个人或三个人拉一辆,前边拉后面推。这时就出现了许多拉坡的孩子,青岛人叫拉沿。我十几岁的时候,也到延安路西坡上拉过。绳子上帮着一个铁钩子,我从邻居一个大孩子手里借的,见到拉车人就问:大爷,拉着吧?,人家同意点点头,你就把铁钩挂在车把旁边的铁环上,拼命地拉,一会汗流满面,拉上沿,人家给了五分钱说:下次还用你!那是第一次挣钱,心里乐滋滋的。然而,晚上肩膀肿痛难忍,以后再也没去拉。

    那时,延安路是土路,大坡上经常发生事故,骑自行车下坡刹不住闸撞人,或翻到旁边大沟里去的屡见不鲜。后来出现了吧嗒车"(替代地板车),还有一种很小的,只能坐司机一个人,我们叫它小老鼠。有一次,一辆小老鼠从广饶路开出来,被一辆下坡的自行车撞上,那小老鼠连着翻了三个跟头,最后还是人们用自行车挡住了,司机从里面爬出来,骂骂咧咧,幸好没伤着,经过一阵道歉也就算了。那时的公交车上坡也很慢,轰轰的像爬行,一些调皮的孩子,在汽车爬坡时,爬到车厢屁股的车杠子上,或坐或站的在上面蹭车玩。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我在十五中学上初中,每天从家里步行两个来回去上学,同学大都来自延安路,延安一路、二路、登州路、北航大院等地,大家一起学习、活动,玩耍,论国事,谈理想,留下了许多难忘的记忆,延安路上弥留着众多少年求学的足迹。

    延安路三百惠商场两侧有两个小花园,东临延安二路的规模较大,形成时间较早,是当地居民休闲避暑的好去处,西靠明霞路的,以前则是一个大湾,再往上还有一个大湾,六十年代以前,明霞路和明霞支路之间是一条宽约几十米的沟,下面树木繁茂,溪水不断,花草遍地、鸟飞蝶舞,蝉鸣蛙叫,小时候经常过去玩耍,晚上还到树上去摸截留棍(蝉蛹)。后来大沟被填,盖起了一栋栋楼房,现在又面着临拆迁了。

    2001年,市北区投资在东临延安二路花园,修建花坛、中心广场,设健身路径,增添了体育健身器材,建成了综合性老年乐园,成为老年人的休闲娱乐场所。西靠明霞路处建成了儿童乐园,园内安装了适合儿童特点和童趣的体育器械,成为儿童娱乐的地方,但后来又翻建,现在除了公园前一座母亲手托和平鸽的雕塑,也找不到儿童乐园的痕迹 了。

    延安路,是一条难以忘怀之路。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我在十五中学上初中,每天从家里步行两个来回去上学,同学大都来自延安路,延安一路、二路、登州路、北航大院等地,大家一起学习、活动,玩耍,论国事,谈理想,留下了许多难忘的记忆,延安路上弥留着我们的青葱年代求学奋进的足迹。

    延安路,作为岛城市区主干道之一,上面架起了高架桥,2002年底正式通车,成为青岛东西快速路的主要路段。延安路,这条饱含岁月沧桑之路,如今静静地躺在高架桥下,倾听着桥上车轮的滚动,接纳着来来往往、川流不息的车辆,感受着时代的发展和历史的变迁……难忘,延安路。



  • 标签: 分类 评论:0 | 查看次数:33
  • 上一篇:说走就走的旅行(下)——骑行西藏
  • 下一篇:已经是最后一篇
相关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
发表评论
  • 登录 | 注册
  • 留 言:
  • 表 情:
  • 验证码:
  • 悄悄话
  • 为了保护发言权,建议您[注册]一个账号,或者[激活]您原有账号的博客功能!
最近访客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776177
  • 文章总数: 297 篇
  • 评论总数: 1084 个
  • 今日访问量: 8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