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一叶 > 日志 > 随笔 > 大学路的美好时光

大学路的美好时光 发表于 2017-9-21 14:38:23

  • 大学路的美好时光

    今年的夏来得有些猝不及防,才进六月,已经撒着欢地来了。入伏之后,夏更加肆意。午后无风,太阳不遗余力地照耀,该是靠海近的缘故吧,若有若无的雾笼着,空气和呼吸通通变得濡热咸湿,视线在高耸的渐失人情味的建筑物间氤氲游离。行走在路上的为数不多的人们失却了平日里的从容和优雅,尽管涂了厚厚的防晒,戴了夸张的墨镜还打了伞,承日光的恩泽,那洇着浮躁的红色依旧在裸露出的皮肤上无声息地蔓延。想要逃逸。                                      

    于是,大学路成全了我,一个能够即时前往的出口。午后,裹着懊热的雾汽出逃,逃往这条隐在老城区的路。远远地,就被高大的法国梧桐浓绿荫翳吸引了,这些粗壮挺拔的树木该是种青岛城有着同样的年龄吧,它们与岁月时序信息相通,丰饶有致。它们可曾知道这条街甚或这座城的情绪吗?知道与否,又能怎样,能够作为见证者已经是幸运的了,至于表白或者倾诉,许多时候都是多余的吧。有蝉声从树叶间透出来,倒也不甚聒噪。雾汽散了,街道静谧。因为有了法桐的遮蔽,日光不再毒辣,那些散落的光影如碎金般,在树叶间流泻,在红墙上游弋,在雕花的黑铁栏棂间穿梭。人们便欣喜地追逐着这些光影在这条小街上行走,真的是一步一景呢,于是过客们乐此不疲地在红墙边,在树影里,在只有年代电影才会偶尔出现的黑铁门前留下美美的影迹。                      

    因为与海毗邻,与山相依,因为灵气和肌理并存,每一个与她邂逅的人都会在第一时间喜欢上她,为什么呢?这是可以臆想的场景,红墙稍显古旧,路边的庭院里无论早晚都有一些可以拿时间来消磨的人,并不是浪费,只是宁愿在这里感受这座城市的美妙,海的声音是隔绝的,但因为知道它就在不远处,人们乐得在这里慢慢地跺着步,和着这雅致的风景,如若可以,更将自己牵引到风景中去,那便是意外的收获了。有公交车匀速从路上驶过,司机师傅是不轻易鸣笛的,他们怕扰了这里的清静,也许有人正沉入一个世纪前的梦里去。林白在《过程》这样写道:“七月,悲喜交加,麦浪翻滚连同草地,直到天涯。八月,就是八月,八月我守口如瓶,八月里我是瓶中的水,你是青天的云。” 在青岛的人们不论久居,还是过客,是没有时间,更没有心情悲喜交加的吧,他们更倾向于做一条在胶州湾自在游弋的鱼吧!                                                    

    大学路是青岛最早的街道,最初的她叫作奥斯帕斯街,虽不拗口,也并未得到青岛村原住民们的认同,人们给她起了真正接地气的名字,东关街。那是在德国侵占青岛后,十九世纪最后的时节吧,一切都还循着旧日的轨迹,枯败沧桑。18931113日以“巨野教案”为诱因,远东舰队司令迪特里希率五艘军舰抵达胶州湾,次日他们从栈桥登陆,章高元被迫率驻防部队撤出。当时的青岛还是一个渔村,运筹帷幄的德国人已经下定决心要将青岛建成一座现代化的城市。他们在上青岛,沿着青岛河铺设了这第一条马路。并且在黄县路口修了一座石桥,这条路因而向北延伸,这里便是青岛最初的市镇,自此,原本沉寂的渔村甦醒了。与大学路相伴相生的是龙口路、鱼山路、黄县路、华山路、掖县路,他们位于青岛河的两岸,虽然相隔咫尺,却仍旧保持着当初的样子,大学路仿如树木的主干般,将这些莫逆连结起来。于是,随着世事更迭,道路最南端的总兵衙门,成了海军兵营,然后是东文书院,继之成为二中的校舍。如果建筑物有思想,它该会有心结吧,打不开的心结,既然无从说起,索性沉默,能够和路边的树木,和时而澎湃、时而萧索的海一道,成为风景本就是幸福。人民会堂、东方饭店、道路东侧的青岛红万字会后来有很长一段时间是作为青岛市博物馆向世人开放的,就这样迁延百年,和我们相遇在这纷纭的世间。                                                                                

    翻读梁实秋先生的散文《旧》,“我爱一切旧的东西一老朋友,旧时代,旧习惯。古书,陈酿”,“旧的事物之所以可爱,往往是因为它有内容,能唤起人的回忆。”深谙闲暇处才是生活的梁实秋先生,1930年代自烦嚣的沪上来到这座绿树红瓦的滨海小城,他开启了一段适宜性情、富有情趣的生活。当时,梁先生的住处便在大学路的近邻鱼山路,任教于青岛大学的外文系。青岛的道路多起伏,他便执一根手杖,踽踽行走于崎岖小路,这样的生活场景自然成就一幅诗意图画。想来,他的思想和作派与这座城,这条路是相投契的。                                                    至于大学路名字的由来,是1924年北洋政府收回青岛以后,利用德国人辟作兵营的建筑开办了私立青岛大学,大学路由此得名,迄今为止,她仍旧是青岛惟一一条以学府命名的道路。中国海洋大学也是几经变迁,1930年山东大学从济南迁来与其合并成立国立山东大学;抗战时期,因局势牵连,山东大学内迁四川;抗战胜利后又重回归地,在青岛复校。1958年山大迁回省会济南后,1959年在其原址上建立了山东海洋学院,1985年更名为青岛海洋大学,2002年再次更名为中国海洋大学。    校园的西围墙外错落地排列着中西合璧的庭院小楼,草木掩映,幽静安谧。曾几何时,在这些简洁雅致的小院中,各色的咖啡吧开了出来,在粗砺的石墙上刷了醒目色彩的咖啡空间,书架上堆了青岛历史和故事的胶澳咖啡。他们有着最直白的诉求,要真正融入大学路美好的时光中去。                                                                                    

  • 标签: 分类 评论:6 | 查看次数:57
  • 上一篇:越过山去
  • 下一篇:在八大关行走
相关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
发表评论
  • 登录 | 注册
  • 留 言:
  • 表 情:
  • 验证码:
  • 悄悄话
  • 为了保护发言权,建议您[注册]一个账号,或者[激活]您原有账号的博客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