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一叶 > 日志 > 随笔 > 剪影:中山路

剪影:中山路 发表于 2018-1-25 9:27:47

  • 周日,送姑夫回青海,一行人三辆车去了青岛火车站。折返的时候,特意从中山路穿行。人行道上行人不算少,但鲜见本地人,他们基本上都是背了双肩旅行包的游客,在秋日的暖阳下,人们走走停停,偶尔拐进街边的商铺中去,也没有长时间的停驻,只是粗略地浏览了售卖的商品,便走出来继续享受着温煦阳光的赐予。

    已经跨越了三个世纪的中山路是青岛最早的街道之一。1897年德国占领青岛,便开始着手修建这条路。它的最南端起于青岛市曾经的地标——栈桥的北侧桥头与太平路的交汇处,最北端止于已被辟为“德国风情街”的大窑沟,街道全长不过1500米。从南到北,中山路与太平路、广西路、湖南路、湖北路、曲阜路、德县路、四方路、海泊路、天津路、即墨路等十余条道路融汇贯通。这条不长的街道从修建之初是被人为地分为两段的。修建于18981899 年的南段从栈桥到德县路,因为是德国及欧美侨民的居住地,很趾高气昂地被称为“欧人区”,街道的名字自然要符合他的气质,叫做腓特烈街。这个名字得自于1757 年统一普鲁士的腓特烈大帝(KaiserFriedrich)的名字。由此可见,德国人也是对这条街饱含期待的。中山路的北段修建于1901 年,自德县路至大窑沟(曾经的大鲍岛),是当地人的居住区,街道的命名很接地气,叫做山东街,更有一个俗称“大马路”,但不难想见的是,因为切近的地势,被浓烈的欧风濡染着,这大马路也还是颇有欧风德韵。1914年,一战开始,德国军队大部撤回本土,日本由觊觎到得势,不过几个月时间,便占领了胶澳租借地。中山路南段从此被改作“静冈町”,路北段称为“山东町”。

    待到1922年中国收回青岛主权,这座美丽而多舛的城市改辟为商埠。青岛回复自由身后,使受到压抑的民族精神得以伸张。民族经济振兴起来,纺织、烟草、火柴、面粉等工业发展势头极快,繁荣程度堪比上海、天津,青岛港航贸易在北方占据重要地位,金融业也得到迅速发展。在这飞速发展的时期,两条道路被统一起来,称为“山东路”。1929 年,南京国民政府接管青岛,将山东路改为中山路。

    1930年代,中山路先后建立了数家银行,中山路和曲阜路口的中国银行,紧邻的是国民党时期的中央银行(相当于今天的中国人民银行),向北行走至中山路60号是上海银行青岛分行,再向北至中山路肥城路口是大陆银行,再加上属于这个商圈内的、位于肥城路和河南路交叉口的金城银行,再沿河南路南行,便是中国实业银行。当年的中山路因此成为名副其实的金融街。

    正如王栋先生所写,“中山路或许是许多青岛人最为熟悉的一条街道。曾几何时,这条路已经成为青岛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它与这座城市的关系,就好像北京与王府井、上海与南京路、纽约与曼哈顿、巴黎与香榭丽舍大街那样紧密相连。”在这条美丽的有着欧陆风情的街道上,不仅有有着高大雄伟山墙和塔楼的德国海军俱乐部,不仅有竖立于中山路与肥城路路口的装饰着尖顶塔楼的,由马丁·克罗格(Martin Krogh)19011902 年建造的福利洋行,以及街对面于1901 1902 年的海恩大楼,也有本土的百年老店“盛锡福”鞋帽店、“亨德利”钟表店、”顺兴楼”饭店、"春和楼"饭店、“福生德”茶庄、“”宏仁堂"大药房。不独如此,这里还汇集了许多娱乐场所,青岛市第一家由中国人自己开办的山东大戏院(后来的中国电影院)、中和戏院、红星电影院等。

    “身穿谦祥益,头顶盛锡福,手戴亨得利,看戏上中和,吃饭春和楼,看病宏仁堂”是老辈青岛人的慢慢回忆,在我的中山路记忆里出现频次较高的有新华书店、外文书店、工艺美术商店以及最能展现市井生活的劈柴院。新华书店、外文书店、工艺美术商店早已成为褪色的记忆,只劈柴院还在。

    劈柴院是一处由中山路、北京路、河北路和天津路合围起来的错综院落。由刘少文的《青岛百吟》中的一段注释:“劈柴院近中山路,最繁闹之区。院内皆劈柴架屋,故名。贵人不屑一顾,然房租轻而价廉,穷措大得往来其中焉。”可知,这地名得来却是师出有名。这些劈柴架屋的房租非常价廉,倒也引来一众商家经营,想来还因为地理位置的优越性吧,劈柴院的生意倒也红火。1902年,该是水到渠成吧,这里修建了江宁路,自此,江宁路成就了一个颇为成熟的,汇集了众多行业的热闹商圈。在1940年代,江宁路整条街和周边的二十多个院落汇集了商业、餐饮、娱乐行业,它是当时的青岛人能想到的不多的去处中非常有吸引力的一处,吃吃饭、喝喝茶、看看戏、听听相声、看看杂耍,生活的惬意就都在这里品味了,感受了。早在1932年,年仅18岁的马三立就来到来青岛闯江湖,在这里与刘宝瑞搭档,演出了“对对字”、“大上寿"等段子,很受欢迎。劈柴院的热闹可谓声名远播,许多南来北往的商贩来到青岛,也习惯于住在这里,为的就是感受一下此地特有的烟火气。

    如今的劈柴院基本是一条小吃街,上世纪八十年代,我这个只能跟随母亲享受探亲假回青岛的少年馋虫,对这种专门用猪肋条肉做的肉烂汤浓,色泽深红,肥而不腻的菜品可以说是格外青睐。坛子肉算得是鲁菜中的名菜,据传最早创制此菜的是济南的凤集楼饭店。清代袁枚曾在著作《随园食单》中写道,“磁坛装肉,(砻糠中慢煨,方法与前同,总须封口。”凤集楼的坛子肉是无缘品尝的,但劈柴院的张家坛子肉很是满足了我的口腹之欲。后来,回了青岛定居,反倒没有时间光顾了。

    将近晚秋,一栋有着尖角塔楼的红色建筑上有浓绿泛红的爬墙虎在日光中闪着莹亮的光,在车子驶过一个小路口时,有黄色的银杏叶依附着老旧的电线从视线中倏忽而过,这便是老街中山路最真实的剪影了吧!

     

  • 标签:青岛画报 已发稿 分类 评论:2 | 查看次数:53
  • 上一篇:母亲的中秋飨宴
  • 下一篇:清荷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1889945
  • 文章总数: 671 篇
  • 评论总数: 3084 个
  • 今日访问量: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