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一叶 > 日志 > 随笔 > 母亲的中秋飨宴

母亲的中秋飨宴 发表于 2017-12-27 8:53:20

  •                                        

    因为闰六月,今年的中秋来得格外迟些,已经是十月初,原本懊热的加长版夏天被突来的寒流煞了尾,这突兀的季节变换却是得人心的。这两日,天总是阴沉了脸,偶尔露头的太阳也没了威力,有痴迷星座的朋友颇为惋惜地说,“和大火星说再见了。”对他的感慨我是不摸头绪的,而我对节气更有兴致些。算来已是时近寒露,清早和晚间纵是无风,凉意也已浓重,日中的气温则在十七八度,舒爽至极。不多的路人仍是随着自己的心意,美美地穿了三季的衣裳各自行走。时下的人们,热衷于对各种节日追根溯源,中秋这个始于初唐,盛于宋朝,在传统习俗里颇为隆重的节日,有着多样、美好的名字:月夕、秋节、八月节、八月会、追月节、玩月节、拜月节、女儿节。我是依了女儿节的习俗,上午便回了母亲家,话还是家常,有一句没一句的,许是这些日子回去得勤,倒也没有什么要紧话说,午饭照例是母亲做,菜品不多,倒也精致,更主要的是她总能凭借娴熟的厨艺唤起经年的记忆,这意外的收获其实比美味更受用。                                              

     母亲的菜谱里是少有那些馆子里的名堂菜的。她的美味烹制更像是时下流行的隐于高楼深巷里的私房菜馆,有着自己独特的菜品,并不为派系门类所干预,却自有独特的魅力在。虽然已经回到青岛近三十年,但因为从年少时期就在大西北黄土高原上生活,饮食习惯早为西北的粗犷风土所濡染。比如我们家一天两顿不离辣,比如用当地特有的植物香料做花色面食,比如隔三差五用高压锅压上一大锅手抓羊肉。再加上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正赶上许多内地省份支援边疆的热潮,母亲便跟着来自五湖四海的街坊邻居学会了各地的特色美食,印象极深的,是到了现在,母亲还在乐此不疲地做的四川泡菜,红橙色劈成四瓣的胡萝卜,去了蒂剖成半月形的卷心菜,只在夏天才能腌制的长豆角,还有百吃不厌的大白菜,它们挤着挨着在泡菜坛里呆了一周后,酸辣诱人的泡菜就成了。而出自南方的,被当作夏日秘制饮品,妈妈无比骄傲地拿来招待自大通县来做客的二舅和姑姑一家的红茶菌,终因为没有保留好菌种,

    每到节日,母亲都会亮出两手隐藏在记忆深处的绝活,恰逢中秋,当然不能例外,她老人家用近日自己炒制的辣酱拌了生菜,这辣酱的炒制是数年来每到秋天她老人家必做的功课。听着就让人生出无限遐思的美人指头(尖椒)、手工剁的肉糜、上好的香菇碎、形似弯月、红中透金的金钩海米,和本身就鲜香美味的黄豆酱、蒜蓉一起炒制,那充溢了海鲜的鲜与香菇、肉糜的香,又混杂了浓烈辣味的气息从厨房的门缝里晕出来,原本不很顺畅的鼻腔一下子通畅了,接着便是几个脆生生的喷嚏响起来,连自己都被这敏感度逗笑了。母亲在厨房里反倒调侃道,“这辣椒还真是够味啊!”“可不是吗!”她那边将排油烟机打到了高档,分贝偏高的“轰轰”声便把我们的家常压了下去。那嫩生生、水汪汪的的绿中透黄的菜叶被深酒红色有着的辣酱洇得柔媚极了,新鲜酸辣到爽利的味道是在馆子里吃不到的。

    开海后的海货市场可是让青岛当地人过足了瘾。鱼、虾、蟹子、海螺及各种小海鲜,要啥有啥不说,还都鲜嫩肥美至极。因为饮食习惯的原因,其他海鲜只偶见于母亲的餐桌,鱼尤其是海捕的小黄花却是熟客。眼睛铮亮、流线型泛着银光的、筷子长短的黄花鱼用鸡蛋糊裹了细密的一层,入锅,油并不多,在慢火里耐心地炸至金黄,一条条齐刷刷地盛在盘里,菜就成了。别说,这样的烹制太过随意,单这火候和尽显鱼的原本鲜味才是好吃的人要拿捏的分寸。犯了馋虫的我忍不住掐了酥鲜的鱼尾放进嘴里,酱牛肉是用高压锅压出来的,母亲是极俭省的人,该是她年少时养成的习惯,这高压锅已经跟随她快三十个年头了,可是只要家里做酱货,还都是它上阵。牛肉烹制的火候拿捏恰到好处,腱子旁边的筋尤其入味且耐嚼。饭桌上最稀罕的要数比八寸圆盘还大一圈的母亲亲手烙的大月饼。这饼从外边看来并不特别,拿起切好的一角,首先会为一股异香吸引,再看一层层炫目的黄绿色交错,说来,母亲做的月饼已经不能算原汁原味了,在青海,人们使用当年产的粮食磨出新面粉和面做月饼的,这本没有什么特别,但当初,青海主要种青稞,这粮食问题就突显出来,而月饼的配料就很是讲究了,全是纯植物且有药用价值的香料,红花、苦豆、红曲、姜黄,还有当地产的菜籽油。今天,母亲使用了花生油替代,而且红曲是缺席了的,但丝毫不影响大家大快朵颐。

    因为母亲,因为母亲的飨宴,这个团聚的日子又一次平淡而温馨地度过。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1959812
  • 文章总数: 671 篇
  • 评论总数: 3084 个
  • 今日访问量: 2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