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一叶 > 日志 > 我的日志 > 越过山去

越过山去 发表于 2017-8-16 9:12:38

  • 《越过山去》是大出哲写给妻子寿美子哲的爱之书,它又是一本关于寿美子哲人生最后阶段与病魔鏖战的记录之书,著者大出先生是一位博学的长者,他早年研读建筑,后转读神学,再深入攻读西方中世教会哲学。                            

    大出先生在上世纪40年代与妻相遇,其时已数日未进食的大出正委顿在学校植物园的长椅上无力行走,大他一岁的善良的寿美子因为担心过来问候,两人由此结缘。他们的初次见面无丝毫浪漫可言,但却深植于大出内心。在书中《有星星的夜》章节有这样的记述:“萝卜一根一星期/锤形面包三个一天/单是依靠喝水饱腹/脚全肿了”,对面书页上的插画画着一个穿着打了重重补丁的学生制服的瘦弱高挑的青年,他的手中拿着一周的伙食一一根萝卜,他的斜对面是一个身着和服的娇俏可爱的年轻日本女子侧影,她的右手指向男生略显水肿的腿脚,这个安静淳和的女子一定是被男生的窘仄吓到了,接下来,寿美子和母亲开始给他送上食品。情愫便由着朴素的食物牵系而来,那是苦涩的日子,那是平淡的日子,那又是经历了作者数十年记忆晕染,以最简洁、淡泊的文字与摹画记述的,汇聚成泛溢着生命璀璨之光的珠串班的晶莹记忆。                                                  

    “雨即使下着越过山去/泥泞的路上用力地走/风暴的夜越过山去/树木倾倒踏过飘雪的夜越过山去/手摸着足探着路/夜里即使寒凉彻骨越过山去/山的那一边呀会有星星"寿美子(小稚)在婚后第五年因多发性风湿关节剧痛,这病痛一直伴随着她,到了一九八二年,她因为“两上肢肌能显著障碍并两下肢机能全废”,开始卧床、轮椅生活,日常基本依靠先生照料。这是一段混杂着无力和软弱的苦难的日子,但是,在《越过山去》一书中这深重的悲苦被平和、深情乃至优美的文字和插画掩示了,而死亡这个让人避讳的话题,被“山的那一边”这个诗一般的意向取代。重病中的小稚承受着难言的痛楚,大出作为妻的精神支柱,和她“同在一个战阵”,因为全心全意地彼此顾惜,他们为彼此奉献了自己,奉献了爱与责任,在这个处处都是软弱、处处都是疼痛的世界里,大出为了珍爱的妻随时随地都能发现有趣的精致,确切地说,他是将所有的坎坷,所有的不完美毫无怨言地接受下来,并从中寻找着闪光点。

     婚后,大出先生对妻寿美子一直是宠爱有加的,妻尊称他为“爸爸”,而他则称妻为“小稚”,该是取了柔弱如雏鸟的含义,亦是奉为掌上明珠的意思吧。翻看书页前面小稚的照片,恬静柔和的她虽然因病坐在轮椅上,却是发自内心地笑着,那笑意是漾着满足和幸福感的。这笑意来源于爱人的滋养,在他们的生活中没有风花雪月,却有着在无法言说的哀痛里最洁净、最美丽的抚摸。他们深知幸福与不幸都是人们自己赋予创造的,所以两个人在与病患抗争的过程中,以彼此最真挚的心意相互影响,相互依靠着前行,在这满布荆棘的人生之路上前行。

    《越过山去》被称作来自日本的“平如美棠”,也因此,这是一本习得爱的书,一页一页缓慢地翻看那些简明却充满人生温度的文字,目光为倾注了浓浓爱意的描绘所牵绊。小稚默默地告别了这个世界,“越过山去越过山去/很多的山很多的山/越过山去”路上,她一定是没有愁苦着脸的,因为大出先生的陪伴,她深深地懂得爱与被爱。

  • 标签:已发稿 江海晚报 2017、7、13 分类 评论:0 | 查看次数:58
  • 上一篇:苍苔
  • 下一篇:已经是最后一篇
相关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
发表评论
  • 登录 | 注册
  • 留 言:
  • 表 情:
  • 验证码:
  • 悄悄话
  • 为了保护发言权,建议您[注册]一个账号,或者[激活]您原有账号的博客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