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一叶 > 日志 > 随笔 > 读《歌以言志》

读《歌以言志》 发表于 2017-3-3 9:36:49

  • http://epaper.dailyqd.com/html/2017-03/08/content_165084.htm

    《歌以言志》是《文汇报》“笔会"副刊文字辑录而成的一部小书。"笔会"初创于1946年,至今已七十有一年了,拟人地说,是古稀之年,亦是从心之年,能够从心所欲了,为文之人从心所欲该是一种怎样的境界呢,想来就是封面上的文字所叙,“坐磐石之上,弹五弦之琴……歌以言志。”主编周毅在后记中写道,此文集引入了“他者的眼光”,细思起来,这是一种颇耐人寻味的引入,因为要淡化副刊"笔会之要义,且“不能强调‘心灵史记’的编年痕迹,不是纪念集,也是功劳簿。”要成此书,却是有着全新的选稿角度了,经过一再地研磨,最后,在主编周毅看来,这本小书具有着一种“人”的透明。这透明是累积了一众作者的丰富人生阅历,他们不拘于写人、写动物、写景致、写感悟,字里行间都浸润了他们的卓越学养和纯挚情操,这“透明”在今时今日,让有幸能与此书结缘的读者潜行于众歌者以纯粹的精神拟就的意境,概可体味境由心造的要义了。

    《歌以言志》的首篇是杨绛的《忆孩时五则》,其一是回忆母亲的文字。她并未将这回忆的文字单列成篇,寻因该是和母亲的接触较少,且在幼小的意识里,母亲是偏爱大弟弟的。随着时间的流逝,历经世事沧桑的作家抑制不住地想念母亲,唯有文字能够舒解她的思念之苦,她一次次回忆,并将从岁月里翻捡出的点滴记录下来,这样的文字反倒让她能够更客观清晰地表达自己对母亲的感情,聪慧的母亲自己缝纫,并且爱读小说,每每阅读后尚能发表颇有见地的评论。她还要记账,忙碌的她有时会为某笔开销费了踌躇,父亲便夺过笔来,标记为“糊涂账",这看似平常的书写便将父母的恩爱和谐自然地融于文字中了,也许它并不热烈,却足够隽永,足够绵长,这正是典型的、传统的、中国风的人性美,这也是彼此最亲近的人间的真挚情感。

    印象深的另一篇文章是北京晚报编辑孙小宁的《从一个人身上辨认出契诃夫》,这是作者看了人艺话剧《万尼亚舅舅》后阐发的感想,“他们真入戏了,连我一向熟悉的濮存昕,都变成了不折不扣的愁容骑士。不短不长的头发,怎么看都乱糟糟,以至于正式演出前,我从他手上接过票,赶紧就离开,好像不忍面对这个被生活打败的万尼亚舅舅。”戏剧中人物人生的凉薄、淡漠,演员的倾情、投入,观者的入境与体悟都在这简短的文字当中了。透过这文字,仿佛亲眼目睹了孙小宁手中攥着票,从剧场出来,微低头转过街角,有微风轻轻撩起她的发梢,北京的黄昏氤氲着旧意,她仍旧沉浸在话剧的结尾,契诃夫的引文“我们要活下去,我们要度过一连串漫长的黑夜,我们将会听到天使的歌唱,我们将看到镶满宝石的天空,我们会看到所有这些人间的罪恶,所有我们的痛苦,都会淹没在充满全世界的慈爱之中,我们的生活会变得安宁、温柔,变得像轻吻一样的甜蜜。”中,这原本是她钟情于热爱的作家的最本真的状态。钟情于孙小宁的文字有些时日了,她总能让自己无丝毫隔阂地融于阅读的书籍、观看的剧目或者行走的路途当中,并且凭借文字完满地书写,这样极具个性的融入与抒发是最易引发共鸣的。

    《歌以言志》是本不厚的小书,其中的每一篇文字却自有打动人心之处,或悲悯、或深情、或平和、或俊逸,让与之结缘的读者能够透过文字的底色,得见深情的人生。与这些清灵的歌,这些真挚的歌者相遇,确是值得庆幸。

相关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
发表评论
  • 登录 | 注册
  • 留 言:
  • 表 情:
  • 验证码:
  • 悄悄话
  • 为了保护发言权,建议您[注册]一个账号,或者[激活]您原有账号的博客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