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一叶 > 日志 > 随笔 > 读《1958:陈情书》

读《1958:陈情书》 发表于 2016-10-30 10:03:15

  • 吉利说,你总想着改变命运,自己的,别人的,你都想改。光中哈哈一笑:“自己的都改不了,如何改得了别人的?”吉利又说,我的命运不就是你们改的吗?这是姚鄂梅的新作《1958:陈情书》中两个人物的对话,光中该算是小说中一个重要的人物,正如吉利所说,他是不甘于受命运摆布的人,即使在当时那个时时处处以集体利益为重的年代,他仍然费尽心力地想要改变自己的命运,不管是大炼钢时期,还是修水库时,他都为了实现既定目标动用了自己的最大智慧,尽管他处心积虑,这个集本分与狡黠于一身的农民最终也无法超脱于自身的命运。

    这段对话发生时,吉利还只是一个十二岁的私生女,她有着超出自身年龄太多的成熟与冷静,当她意识到养父光中想要按照自己的方式左右她的命运时,她用自己的方式进行了抗争,她偷偷离开了覆船山,从光中破败的家出走了,她去找了她的姑姑卫红,在她看来,这个曾经在覆船山当过知青的比她大不了几岁的女孩才是她真正的亲人,在那个时代,对于一个尚未成年的孩子来说有着这样的决断和果敢实在是个特例,但这个所谓特例最终也颠覆在自己手里,是悲惨到极致的,这个外表光鲜求上进的女子在她做得有声有色的药厂实验室里突发癫狂,是偶然的吗?当然不,是宿命之手扼住了她的咽喉,玻璃箱中吃了药末因呕吐致死的小白鼠们又焉知不是被她无意中害死的养父的一双儿女明珠和小板呢,如今,她如一条搁浅的鱼,有一段时间她是轻浮的,失去了既定的目标,此刻她该是回归了吧,她意识到自己将要去往另一个世界追随姐弟俩了吗,也许吧!而那两个无辜的孩子离去时是懵懂的,他们更像是一截无端断裂的树枝,他们甚至没有唤起一阵风声,两个尚稚嫩而轻忽的生命。  

    1958:陈情书》的头号主人公慧德,是有着人物原型的,她来源于作者小时候从祖母那里听来的一小块故事残片:覆船山上曾经有个尼姑庵,让人给拆了,当时有个小尼姑,才十几岁,人家非要她还俗、结婚,她一样一样都依了,过了几年,却在尼姑庵旧址边上吊自杀了……在小说中,慧德和光中是幼年时的玩伴,光中也是她在人世间唯一信任的人,尽管成人后的光中其实不值得她这样信赖,但她却并未沿着世俗的人事与情理探究,她虽身在凡嚣尘世,心却始终追随已往升的师傅,不,应该是心向佛祖,而她对光中的感情早凌驾于友情之上。至于吉利,是她收养的一个弃儿,她不知道这独特的缘也始于光中,始于光中的运筹帷幄。对于这个幼小的生命,她是有着别样的怜爱的,因为这个幼小的给予她精神寄托的生命初来人世,和她原本有着相同的宿命。但是,这样的因缘又能如何呢?算得是好的吗,这是无从回答的问题。在那样激进又冷漠的日子里,一切都是渺茫向前的,关于记忆,关于价值,关于生存,关于一切的一切,都只能在暗夜里给佛祖写信。

    光中一直在为改变自己的命运奋斗,吉利也是,但在她看来,自己是在为找回本该属于她的幸福而努力,她的努力太过用力,甚至不择手段,但是他们最终都没有到达彼岸。反倒是慧德在被迫还俗、结婚、在侮人的环境中避世,然后离乡背井地过着苦行一般的日子中得到解脱,最终得以回归。这是一条充满荆棘之路,同时这又是一条修行之路。无论是肉体精神,亦无论悲欢离乱,她都走过来了。这也是作者姚鄂梅写作此书的目的,该是一种对人生的告慰吧!

  • 标签: 分类 评论:0 | 查看次数:21
  • 上一篇:我只是一个获释者
  • 下一篇:潜意识的蔓延
相关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
发表评论
  • 登录 | 注册
  • 留 言:
  • 表 情:
  • 验证码:
  • 悄悄话
  • 为了保护发言权,建议您[注册]一个账号,或者[激活]您原有账号的博客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