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一叶 > 日志 > 随笔 > 影子与岩石

影子与岩石 发表于 2016-9-22 15:05:13

  •        

    纪德说,“每个人的灵魂里都有魔鬼。"这句话用于描摹残雪的小说《最后的情人》的人物尤其适合,书中的各色男女时时刻刻为住在自己灵魂里的魔鬼滋扰着,以至于他们不得不在作家为他们专门设置的时间、空间和异度空间里孜孜不倦地探寻,但这如长征的探寻并未给予他们理想的出口,而是通往他们家族的过往,更让人无助的是这过往根本就是毁灭。  

    在给读者的话中,残雪写道,“我的工作就是暧昧的交合,对于那些酷爱精神事物,要探讨生命之谜的读者来说,我的小说的陌生感将会吸引他们,因为这种陌生感指向的,正好是他们最最熟悉,天天与他们相伴的东西。"这最熟悉的,与他们朝夕相伴的是一些什么样的意象呢,对于首先出场的人物乔,是他终日痴迷其中的各种书籍,书中的故事牵着他飘渺的目光和混乱的意识疾走,那些匪夷所思的故事没有让他退缩,反倒激发了他的兴致,他要创造一个自己的故事世界,想来在其中,他能得到王者的尊严和纵欲吧,当然这纵欲也是精神性的,事实上,这个在自己算得显要的工作岗位上游刃有余被看作公司顶梁柱的中年男人,确实有经商天分,但他的心思根本不在工作,而在构建自己的世界上,他明显力不从心,原本极度依赖他的老板是看穿了他的,他竟然让乔这个最得力的干将离开公司,尽管乔没有听命,失落感却如潮涌,他原本丰满充实的生活开始萎缩、褪色,被逼无奈的他开始寻求乔的妻,孤独的患有失眠症的马丽亚,也如他一般构筑着自己的世界,这个世界就是他们建在她家旧址上的家,婚后,马丽亚成了全职主妇,她将自己困守在固有的生活中,这个用度奢华的主妇经常能清楚地听见早已过世的先人们的谈话,她在家中不知疲倦地织着挂毯,并努力地实验,因此她的家中有一座神秘的玫瑰花园和两只浑身带电的猫,即使这样,她的精神仍然得不到满足,她仿佛是创世纪里的人物。文森特是乔的老板,他拥有一家业务不断扩张的服装公司,有一个稍嫌俗艳的妻子丽莎,但他又痴迷于追寻一位身着黑衣、不断消失的东方女人。他的妻,来自于赌城的丽莎则忙于寻找她的故乡,忙于一段发生在暗夜里的长征。                

    小说中的人物是一对一对的,乔和马丽亚,文森特和丽莎,里根和埃达,他们或是夫妻或是情人,如藤与树般相伴相生,这样的相伴相生只停留在欲望的层面,随着时间和空间的转换,欲望退潮,精神的荒芜蔓延开来,人们只能出发,去往未知的空间。人们开始追索,开始探寻,开始实验,开始寻找属于自己的空间和时间。他么找到了吗?没有答案,只有成群的马蜂、到处乱窜的白鼠、滑腻冰冷的校舍游走其间。小说中的男人大部分是我们所处时代中的所谓成功人士,商人,农场主以及公司高层等,但他们的生活并不安逸,如同浮萍一般,飘在当下的生活中,摇摇摆摆,心神不定,他们不断地寻求出口,想要摆脱困境,尽己所能地探寻与追索,但这些执着与坚持,没能换回应有的成果。与其说他们在不断求索,不如说他们在精神的窠臼里循环往复,固步不前。里根,橡胶农场的老板,他指责乔,说他们公司生产的服装太过繁琐,导致了橡胶工人的溺水事故,而这位同埃达有绯闻的农场主,实际上和他的情人埃达其实是游荡在人间的魂灵。

    从翻开书页就未把《最后的情人》当作一本解读爱情的小说来读,书中的人物貌似就走近了爱的困境,其实是精神世界的乡愁或者说源于心灵的安放越来越困扰他们,最终也难说他们是否得到解脱。残雪就这本书的书名《最后的情人》做了简短说明,“书中有好几个情人,这些人既美又深沉。那么,最后的情人是谁呢?”她提出了这个问题,她想让读者去猜,在他看来,这个问题是值得一猜的,我觉得,这最后的情人并不是小说中的任何一个人,而是他们每一个人找寻的心灵慰藉。

  • 标签: 分类 评论:0 | 查看次数:7
  • 上一篇:无悔人生
  • 下一篇:我只是一个获释者
相关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
发表评论
  • 登录 | 注册
  • 留 言:
  • 表 情:
  • 验证码:
  • 悄悄话
  • 为了保护发言权,建议您[注册]一个账号,或者[激活]您原有账号的博客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