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一叶 > 日志 > 随笔 > 向无意义之地前行

向无意义之地前行 发表于 2016-8-31 14:01:30

  • http://epaper.ntrb.com.cn/new/jhwb/html/2016-10/11/content_487382.htm

    http://dz.xdkb.net/html/2016-10/23/content_445213.htm

    195218日,巴塔耶写信给让·布律诺,“刚刚过去的几天,我最终给《内在体验》写了序言,目的是用反叛精神的可能性反对服从精神的可能性。”巴塔耶认为世界建立在一种划分、一种分离之上,由此出发,人们的思想误入迷途,这误入歧途并非第一次,好在它无所排斥、无所谴责,而这样的误入歧途让进入者躁动又质疑,这是一种转向安息的不可能性的状态。

    《内在体验》是巴塔耶“无神学大全”三部曲中的第一部。开篇即是对教条奴役(与神秘主义)的批判,这批判来源于他曾经皈依的天主教,与绝大多数信徒相悖的是,他非但没有越来越虔诚,反而深陷信仰的危机。也由此,他进入与之相对的自造空间一一内在体验,这是一种混沌而奇特的体验,至少是冥思情感的状态,这种转变摆脱了对任何忏悔的依附,甚至摆脱了一个本源,它的外在体现则是狂喜、焦灼、犹虑、质疑、无边、未知……从本质上看,它更接近于自然的、兽性的激发,这样的激发让巴塔耶首先重新审视宗教信仰,“我看到了上帝”,继而“我”的所见发生变化,不再是难以想象的未知者,他尤其注释了神学家能在某些时候跳出既定的框架,在他那里,这框架是无用的,而对于体验来说,更成了一个被排斥的假设。他要阐释的是尼采的哲学思路“上帝死了”,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他一直游弋于海德格尔、黑格尔、尼采的学术之河,酒神思想和暗夜于他有着奇异的蛊惑力。

    另一方面,他深知他所宣扬的内在体验不是每个人都能够踏上的旅程,一旦某个人踏上了,就意味着他要否定那些对可能性施加限制的权威和现存价值,而体验自身就肯定性地成为价值和权威,他一再强调,内在体验就是迷狂;迷狂,似乎就是交流,是和他所说的蜷缩相对立。这样的迷狂直接导致“一切立志运作的内在中止”,精神裸露出来。在这种语境下,关于拯救的道德,最具敌意的是他家定了一个真理和一群看不见这个真理、活在过错当中的人。在否定了信仰、理性和现存价值观后,内在体验凸显出来,这个可能性的极限通向“非知的黑夜”。“非知”即从总体上否定知识和理性,抹除主客体的界限,延伸不再可能的可能性,非知又不可避免地通向迷狂,二者之间存在必然的交流。在这非知的意识里,一个人最终察看人的历史,如同一个循环往复的传输带,“一个人接着一个人,长此以往,整体上就像一场逃逸;起初是面对生活,这是罪;然后是面对罪,这就是漫漫的黑夜,它被愚妄的笑声所贯穿,唯有至深的苦恼相伴。"至于可能性的极限,他是放在哲学和文学世界中去探寻的,他以为黑格尔触摸到了极限,但最终黑格尔抵达了满足,并转身离开极限。在陀思妥耶夫斯基那里,极限是如冬日洪水一样泛滥的撕裂。在巴塔耶看来,极限是疯狂的悲剧,是孩童为了玩耍并恐惧而且需要的东西,它形同死亡。                                            

    《内在体验》一书出版于二战期间,是作者治疗肺病期间智力劳作的产物,他的主要哲学概念一一耗费、逾越、祝祭、神圣情色,他有关生命、死亡与内在体验的沉思,在这本书中得到充分而深刻的展示。书中的文字如同作者的思考一样极具冲击力,它们以诗句、短章、警句、格言等错踪的形式出现,它们是一种诡异甚至绝望的记述,他的体验主观而又迷狂,他的表达激烈而又敏感,他的思想激进而又断裂,他被自己的体验卷入到一股不可知力造就的巨大漩涡中。在巴塔耶看来,这个世界就像一个有待解决的谜题被给予人。在这记述的迷宫当中,他随心所欲地迷失自己,让自己沉迷,但在这沉迷中,他能清晰地辨别,为理智的步伐安排一条精确的通道。          

    如果要用最简短的话来形象地描述内在体验,“遗忘一切。深深地坠入生存的黑夜。无知的无限哀求,淹没于苦恼。从深渊上滑过,并进入彻底的黑暗,体验它的恐怖。颤栗吧,绝望吧,置身于孤独的寒意,置身于人的永恒沉默。”该是最恰当的吧!

相关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
发表评论
  • 登录 | 注册
  • 留 言:
  • 表 情:
  • 验证码:
  • 悄悄话
  • 为了保护发言权,建议您[注册]一个账号,或者[激活]您原有账号的博客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