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一叶 > 日志 > 随笔 > 长安:打马而过

长安:打马而过 发表于 2016-8-5 12:19:14

  •  http://yzdsb.hebnews.cn/html/2016-09/04/content_124358.htm

    一向对有着久远历史的城执迷,比如西安。如果想要倾情,最好连它的名字也还原成透着斑斑锈渍的长安。这样,不管一座城如何破败或者荒腔走板这都可以堂而皇之地整个穿越回曾经鼎盛的年代。我呢,虽然没有合适的角色可以扮演,也自乐颠颠地穿街走巷,径自将脚踏进那臆想的古旧剧本里去。

    古城墙

    清冷的早晨,整座城仿佛还在睡梦中,我便欣欣然做了早起的人。空气里除了凛冽,还有一丝随心却又牵强的旧意。在西安古城墙的随意两个垛口间驻足,回看刚刚走过的为雪色淹没了本色的砖地,这异常坚固给人予强大支撑的城墙,此刻落寞清寂,几排凌乱的足迹突兀着,杂沓着,不远处的灰色天空下,成片的倒模出来的高低错落的楼群中,有着长脖子的塔吊不服管地抻出头来,它们不觉得自己碍眼,反而像极了初入青春期的少年,执拗地较劲,和周遭达不成和解,却是有意为之,并莫名地沾沾自喜。城池是早就期待的,却为眼前的场景轻描淡写地屏蔽。如果执着寻求古意,灰霾的天空下,盘旋于远处的辨不清个体模样的黑压压的鸟群,多少满足了私心。它们是从繁盛的唐朝飞来的吧!它们定是目睹了盛世里有着丰容的女子即使在乍暖还寒的初春款仍旧着了轻薄如蝉翼的羽衣缓步于宫闱庭院之间的吧;它们是熟悉隋唐时那座东西长九里,南北宽五里的准长方形古城的吧;它们可曾目睹尚未得志的武媚在感业寺内清修,青葱年华的她在落寞的古寺内有着怎样的内心躁动;它们可曾知晓武曌怎样处心积虑地将都城由长安迁往洛阳,从此长安成陌路;它们可曾目睹驻防长安的佑国军节度使韩建为了抵御战乱,放弃了原长安城的外廓城和宫城,仅保留了皇城,只一瞬,便踏进达利制造的流溢的时间里去,这是马背负的时间呢,还是为人心背负的时间,在我迷蒙的瞳里,它竟又是永恒,让人无法抗拒、无法辩驳的永恒。今日,古城为方便人们行走已有十八座其实蕴含着古中国人们善意美丽的期许。每座城门楼有三重:闸楼、箭楼、正楼。这重檐累累、回廊环绕的建筑是有着它的重大的历史使命的,战争从来都是惨烈的,血腥的气味早消匿在旷世的风中。古城坚毅,伴着身披甲胄的勇士们在轮转的尘世里纷繁更迭,森冷的宫殿里的权贵们习惯于在觥筹交错中谈论战事,他们迷蒙着眼在琥珀色的酒的光影遥想刀剑破空的飒飒风声。这无言的城墙如今它伴着身旁的钟鼓楼,径自停驻于时空的某个不为今人所知的节点,也算得是自在随缘吧。

    碑林

    碑林是个清静的去处。长安城无论是在古中国还是今天始终是个繁华喧闹的所在,碑林因此更加卓然独立。午后,雪正渐渐消融,青石板路上洇有深深浅浅的水迹,花池中的浅草覆了一层薄薄的雪,清苍之上点点白,很是惹人怜爱。进得院内,游人稀少,偶能听得檐下融雪滴落的声音,轻灵灵地,像有精灵攸忽飘过。这座坐落于碑林区三学街十五号,源头可追溯到唐代立于帝都长安务本坊国子监内的《石台孝经》、《开成石经》,创始人北宋名臣吕大忠于北宋元祐二年(1087年)创建的精神圣地不仅是中国古代文化典籍刻石的集中地之一,也是历代著名书法艺术珍品的荟萃之地。

    碑林是在古碑林的基础上,由西安孔庙古建筑群扩建而成。照壁、牌坊、泮池、棂星门、华表、戟门、碑亭、二庑等明清建筑一应俱全,碑林因循孔庙固有的建筑格局,组成了一个绿树掩映、古朴典雅又静谧清远的庭院。在庭院中踱步,首先吸引了视线的是棂星门,暗灰色砖墙上一字排开着三扇门,这是清朝的形制,在元朝时,是为两扇,每扇门的门额都镌刻有文字,中门额书“文庙”,亦即孔庙,东门额刻“德配天地”,西门额刻“道冠古今”。两边门额的题字出自明朝陈凤梧的《孔子赞》,由山东巡抚曾铣于明嘉靖二十三年(公元1544年)手书在山东曲阜孔庙棂星门的门额上。其后,各地孔庙纷纷效仿。至于棂星,则是二十八星宿之一,是神话中主管取土的神。在古代,天子祭天先祭棂星,门名棂星,寓意祭孔子如祭天。

    信步走入,为数不多的游客在随一位身穿黑色长风衣的男讲解员游览。那位男士的嗓音颇富磁性,这些默然的石经、碑刻在他的口中又被赋予了生之璀璨,被他的声线和故事吸引,索性跟着一行人前行。收藏于碑林第二室的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是一块很奇特的石碑。此碑唐建中二年( 781年)由吐火罗人景净撰,吕秀岩(吕洞宾)书并题额。石碑高 279厘米,宽99厘米。明天启三年(1623年)出土。碑文记载了唐时景教在唐太宗贞观年间已在长安流传,其中有景教经典《尊经》的中文注解,并引儒道佛和中国史书典故阐释景教教义。在碑文中能见到讲述人类堕落的故事,弥赛亚的降生和救世主的事迹,这竟是基督教首度在中国的现身。又加碑额上部由吉祥云环绕的十字架下部的典型的中国莲花花瓣,的确可解为景教开的是中土之“花”,结的是基督教之“果”。

    王羲之是我最为仰慕的书法家,来碑林自是不能错过他的至上之作。国宝级文物《唐集王羲之圣教序碑》是唐太宗提倡,由弘福寺和尚怀仁集王羲之墨迹而成。碑林还藏有王羲之《乐毅论》《十七贴》《冯摩兰亭》《褚摩兰亭》等。

    昭陵六骏

    唐太宗李世民是在马背上打下的江山。这位马上皇帝对自己的坐骑有着特殊的情感,为了纪念它们的功勋,跟随他出生入死的六骑名驹被雕刻上石,陈列于醴泉县昭陵北面祭坛东西两侧。六骏分别为“特勒骠”、“青骓”、“什伐赤”、“飒露紫”、“拳毛騧(guā)”、“白蹄乌”。唐太宗曾亲自为为他浴血奋战的爱驹写下《六马图赞》:

    拳毛騧:黄马黑喙,平刘黑闼时乘。前中六箭,背二箭。赞曰:月精按辔,天驷横行。弧矢载戢,氛埃廓清。

    什伐赤:纯赤色,平世充建德时乘。前中四箭,背中一箭。赞曰:瀍涧未静,斧钺伸威。朱汗骋足,青旌凯归。

    白蹄乌:纯黑色,四蹄俱白,平薛仁杲时所乘。赞曰:倚天长剑,追风骏足。耸辔平陇,回鞍定蜀。

    特勒骠:黄白色,喙微黑色,平宋金刚时所乘。赞曰:应策腾空,承声半汉。入险摧敌,乘危济难。

    飒露紫:紫燕骝,平东都时所乘。前中一箭。赞曰:紫燕超跃,骨腾神骏气詟山川,威凌八阵。

    青骓:苍白杂色,平窦建德时所乘。前中五箭。赞曰:足轻电影,神发天机。策兹飞练,定我戎衣。

    透过这篇简短却感情炽烈的文字,能感受到一代君王李世民对他的坐骑的怜爱,人与动物之间竟然能生出如此深挚的情感,着实让人感喟。可是,时过境迁,谁会想到这千古名驹的石刻竟成了外国人和文物贩子眼中的饕餮。1913年“飒露紫”、“拳毛騧”二骏被一干贼人所盗,被当地村民发现阻止,仓皇的盗贼将“二骏”推下山崖,石刻残片被陕西政府没收后为当时的陕西督军陆建章所有,此时,正当袁世凯就任大总统之初,并在筹备“袁家花园”,二公子袁克文于是传话给陆建章,“老爷子想找几块有意思的石头装点一下。”石刻残片被贴上封条,运往北平,可是,它们并没有进入袁家花园,转手卖给了文物贩子,“飒露紫”、“拳毛騧”由此辗转海外,至今仍存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博物馆。

    西安是座让人浮想联翩的城市,细品起来又恍惚错愕。于是想到,很多时候,内心与双脚抵达的其实不是一个地方,甚至不是同一个方向。那又如何,我们不过是自这苍茫世间打马而过。

相关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
发表评论
  • 登录 | 注册
  • 留 言:
  • 表 情:
  • 验证码:
  • 悄悄话
  • 为了保护发言权,建议您[注册]一个账号,或者[激活]您原有账号的博客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