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一叶 > 日志 > 随笔 > 读《血缘的历史:1996年前的张晓刚》

读《血缘的历史:1996年前的张晓刚》 发表于 2016-7-26 11:36:26

  • http://epaper.qingdaonews.com/html/qdrb/20161207/qdrb1050216.html

    http://epaper.ntrb.com.cn/new/jhwb/html/2016-07/26/content_77391.htm

    《血缘的历史:1996年前的张晓刚》是吕澎的新作,在此之前,他长期致力于艺术史类写作,从早期的《欧洲现代绘画美学》、《现代绘画:新的形象语言》到《美术的故事》、《中国现当代美术史文献》等。2009年,他参与了《失忆与记忆:张晓刚书信集(1981——1996)》的编辑工作,在他看来,对艺术家的研究,收集并整理书信写作和相关文献档案是最基本的工作。这也为本书的著述奠定了扎实的基础。这是一本资料相当丰富的人物传记,打开书页,读者首先能够感受到上个世纪混沌的时代背景,接下来,来自家庭的影响、起伏跌宕的个人命运、以及艺术家孜孜不倦的创作思考得到了全景化的展现。

    一九七七年恢复高考,张晓刚凭借跟随父亲的同事林聆老师打下的扎实的艺术功底考入四川美木学院油画系,这对于他来说是侥幸的。毕竟,当初父亲的初衷并不是让他将来从事艺术,但在那个文化被忽视乃至被漠视的荒芜的年代,他却因此给自己找到了精神寄托,这是多么让人庆幸的事啊。

    接下来,二十岁的他跟比他大十岁的已是成都、重庆等地的绘画高手的何多苓、罗中立等成了同班同学,在班里高手如云的情况下,他在云南的素描基础实在有些捉襟见肘,以至大一时他的成绩在班里基本都是倒数,当时他甚至萌生了退学的念头。他在给叶永青的信中写道,“完蛋了,我们班同学画得太好了,……好到什么程度?我觉得比我们临摹的公共艺术人物形象书上面的那些画得还好。" 到了1980 年代,全社会长时间的循规蹈距在泊来的西方思潮下缓慢崩解,这剧烈的冲击让川美油画系的第一届学生们在对西方艺术充满好奇的同时,又对潮涌而来的意识形态跃跃欲试,生发出强烈的冒险精神。这些在当代看来及其前卫的精神熏陶一方面让他们迫不及待想要和西方哲学和艺术思潮接轨,另一方面因为当代的主流思想虽然已经脱出窠臼,却仍然犹疑着迟滞不前,在这种状态下,这些如饥似渴的艺术系学生们在学院里接受着异常严格的绘画专业训练,彼时,美院的老师们是推崇苏派油画的,俄罗斯巡回画派的严谨构图,沉稳的色调以及可琢磨的文学性不只在学院,在当时中国整个艺术圈都红透半边天。在他们的潜意识里,却渴望在自己的创作中有突破,创新。正是在这样的学习和社会环境下,后来红透了当代艺术圈的艺术家们,譬如张晓刚、何多苓、罗中立、周春芽、,毛旭辉,叶永青,程丛林,高晓华一步步成长起来。但是,因为他并不是亦步亦趋地跟着老师的思路和步伐,到毕业时,并未能如愿留校继续自我意识极高的艺术创作,让他没想到的是,大学毕业的他又将迎来一段相对漫长的苦闷期。

    1982年,回到昆明为寻求一份适合的工作心力交瘁的张晓刚终于成为昆明歌舞团的一名美工,此时唯一不变的是他仍然执迷于自己的阅读和思考。当时,他买书的标准是只要见到“现代”字样,便收入囊中,他不大的宿舍房间里堆满了现代诗集,录音机放着现代音乐,墙上贴满现代图片,他在自己习惯性地制造的局有标志性的狭小空间里暂时屏蔽了孤独迷茫。但直到1984年,他仍然感受到让人窒息的压迫神经的力量,这力量来源于不够理想的工作,家庭和亲情的淡漠,以及在专业发展上看不到光明的真正的展览机会。这一阶段,他已经经由阅读、疾病、迷思完成了在自由创作上的第一次蜕变。尽管在昆明的那段时间,他和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在阅读、绘画之外沉沦过,但那不过是每个青年人渴望探寻内在,与世俗社会抗争并自我救赎的过程。

    哈罗德·布鲁姆在分析现代诗歌时,划分了三个类型,云、鸥鸟和怀疑者,华兹华斯是云一样的诗人,他善于内省,管住自己的主体性而不是外部世界;雪莱是鸥鸟类的十人,他们更富于幻想气质,不关注大海,只关注自身的愿望,在吕澎看来,张晓刚类似运河鸥鸟的结合体,他将自我的愿望和主体性混合起来。          

    当记忆与潜意识交汇,构成的视觉现实便经由尘埃中的物件显现,但它们又被赋予了解构性与象征意义。张晓刚以及同时代的艺术家们从早期对西方的文化艺术,具象化为对巴黎“黄金时代"的崇拜引入自己的生活、创作中到在积累了深厚的文化素养后,经过一而再,再而三深刻乃至痛苦的锤炼后,如凤凰涅槃般成为成熟的,具有唯一性的艺术家。通过对《血缘的历史》的阅读,读者可以感知立体的,有血有肉的张晓刚的作品和人生,而更深层次的,如张晓刚所说,“这不是在写我,而是在写一个时代。"

  • 标签: 分类 评论:0 | 查看次数:32
  • 上一篇:蔓草纹
  • 下一篇:长安:打马而过
相关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
发表评论
  • 登录 | 注册
  • 留 言:
  • 表 情:
  • 验证码:
  • 悄悄话
  • 为了保护发言权,建议您[注册]一个账号,或者[激活]您原有账号的博客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