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一叶 > 日志 > 随笔 > 蔓草纹

蔓草纹 发表于 2016-7-18 10:40:50

  • http://jb.sznews.com/html/2016-07/16/content_3572552.htm

    蔓草纹

    唐草即蔓草纹,比较常见的说法是阿拉伯式花纹。在世人眼中,阿拉伯俨然是一个特立然而神秘,不可说却又充满诱惑的国度,这样的认识正来源于他们的文化与艺术,来源于古老的闪米特族神话、传说、故事和阿拉伯诗歌、散文、谚语、习俗、礼仪等。

    涩泽龙彦在《唐草物语》的后记中写道,“波德莱尔在《火箭》中曾写道,‘所有纹样中,阿拉伯花纹是最具概念性的。’”这样的概念性于涩泽龙彦有着别样的意味,他将这意味最大化地融合于自己的生活与文学创作中,他所创造的文学世界因此有着奇诡而独特的色泽。这色泽有着双重来源,一则它是以日本文学的积淀为底色,另则他充分吸收了西方文学与思想中的暗黑因素,将它们与宗教,民俗,文艺杂糅了,演化为他作品的精粹。先来看看日本文学有什么样的特点吧。在古代和近代,日本文学的形制短小,结构单纯。它们以连歌,俳谐,俳句的形式存在并源远流长,迄今不衰。并且由于日语音节,语调单纯,不似中国的格律诗合辙压韵,大多时候它们与散文混同,成为散文诗。又因为创作者的感情和心理因素所致,在今天看来,日本文学性格纤细、含蓄。长久以来,日本的文艺观是以"真”、“哀"、“艳”、“寂"为基础的。从“真事"始,至平安时期的“物哀”,镰仓、室町时期的“幽玄”。日本的神話更是首先去触及生与死这对最玄奥的哲学命题或者说世态关系,再在发展过程中因势引入折衷的方法予以化解,这样的记述在《古事记》中是容易觅见的。                              

    涩泽龙彦是上世纪日本文学界公认的民俗研究的领军人物,同事他又是向日本读者介绍萨德、巴塔耶等西方异色作家的先驱。这个五十九岁即离世而去的人,有着敏锐的知觉和独特的视角。书中的十二篇故事“无一不是出自书本或是掌故",“但其中有几篇是出自意想不到的灵感",这样的灵感,让作家聊以慰藉。虽然故事都有出处,作者的写作却绝非功利或肤浅的评议,也非自鸣得意的偏颇改写。倒是以那原就存于文字间的人物、事件为由头,据了史实生发出自己的故事来。这样的摹写让读者自在随意地跟随作者遁入文字造就的空间中去,并且这摹写并不是一些规模宏大的场景或者悬念迭起的事件,却叫人无意识的陷入,欲罢不能。

    无论是日本本国那六篇故事中的人物,譬如《飞翔的大纳言》中的主人公藤原成通,他原本是坂口安吾的短篇小说《紫大纳言》中一个不为人注意的词,可是在书中,读者会邂逅一位自幼痴迷蹴鞠的美少年,蹴鞠本不过是适于青年人的朴素游戏,在成通这里却为之痴狂,他甚至心心念念要“飞起来,想和鞠合为一体飞到空中。”这样的构想一方面直指主题,另一方面将飞翔的大纳言这个并不为人注意的细节从近于湮没的历史中翻检出来并赋予理想化的幻想,这样的故事就不仅是生动有趣,而是引人深思了。

    这也是受他影响巨大的三岛由纪夫对他有如下评价的诱因吧,“涩泽龙彦在他那被各种奇异的珍贵书籍淹没的书斋里进行着关于杀人和颓废美术的论述。他的指示渊博,身不可可测,让人无从揣度。他也因看好总有情和疼爱妻子而著称。如果这个人不在了,那么日本将变成怎样一个无趣的国家啊。”

    书籍内收入的另外六篇国外的轶事或者说遗事,就更有趣且有着独特的韵味了。《海市蜃楼》和《避雷针小贩》都是从考据史料开始,《史记·秦始皇本纪》中,齐人徐福上书皇帝,国人熟悉的求仙问药、长生不老的桥段上演“海中有三座神山,名曰蓬莱、方丈、瀛洲,应有仙人居之。”后者则是自1783年萨德侯爵从文森城堡监狱寄给夫人的信件开始,“你在信上所属的文森塔的灾难是怎么回事?……72日,在一坐踏上装设了避雷针。他找来了落雷,但正如这种情况下常常会发生的。”这样的据实讲述和涩泽龙彦偏诡异暗黑的探寻让人在世事难料的叙事环境里感受绮丽的阅读体验,这便是蔓草纹的魅力所在吧!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1884131
  • 文章总数: 671 篇
  • 评论总数: 3084 个
  • 今日访问量: 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