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一叶 > 日志 > 随笔 > 医院故事:一家一本难念的经

医院故事:一家一本难念的经 发表于 2016-7-1 14:26:34

  • 消化科的病房在医院里算是比较适意的地方,毕竟病人们都不算是重症患者,大家不会整天摆出愁苦的脸,陪床的家属们也都在很短的时间内和善地来交流起来,有些时候,那闲散的样子倒像是难得一见的老友偷闲聚在一处聊天解闷,但实际上,道出来的仍掺杂了淡淡的苦味。

    “人老了不能自理了吧,就双走,哎,这老天爷不睁眼啊!"中间床八十岁有些耳背的老太太坐在床上,背微微佝偻着,两条略显青白的腿躬起,双腿间的床上铺着一层方便袋,一个小号玻璃盖盒里有小半盒烧得过火的软塌塌的泛白的包菜,上面是一只弯了优美曲线的去了皮的大虾,旁边一个更小的微波盒里是半盒糯糯的伏着三颗乐陵小枣的小米稀粥。现在,那只红色的肉质紧实的虾被拨到了一边,光泽黯淡了不少,包菜倒是被挖下了一个小坑,粥也喝过一些,枣一个没动。隔壁床的家属大声安慰道,“您老还有些福没享呢!"“哪有什么福,光剩受罪了。"边说着,老太太把吃剩的饭菜都挪到了一旁的床头柜上,铺的袋子叠叠塞进了挂在床边的粉色垃圾袋里,待收拾完,她平躺下来,先是用两手从胸下往胃部和下腹部一路摩挲着,然后是左右方向的按摩,稍事休息后,她又拍着肚子周围,这次的动作看样子挺使劲,啪啪的。“吃一点饭,就堵住了。"她的表情是无奈的,隐隐地透出一丝痛苦的颜色,这次说话是不需要别人接下文的。她停手里的动作,从脚下拉上被盖好,很快便入睡了。老太太这些日子都是吃不了几口饭就犯困,一犯困饭也顾不得吃了,直接睡觉。睡起来,就趿拉着拖鞋到病房外的走廊溜达几圈,并不和任何人交流,缓慢地,目光迟滞地前行。一天的时间在老人看来是漫长的,需要数着时间且数度回忆往事才能过去。尤其到了后半夜,因为肠胃涨气翻来覆去睡不着,她只能起来来回走动,老太太很自觉,从病房蹑手蹑脚地走出来,在空无一人的走廊里踱来踱去。她一边尽自己微薄的力量抵御着病痛,一边操着早已成家立业的孩子的心,其实这两方面都起不了多大作用,可她就是忍不住,尤其是后者,谁让她是母亲呢,更何况到了这个年纪,她的精力已经非常有限,她是恨着自己的有限的,所以她忍不住地跟并不熟悉的病友絮叨,“真活够了,不想活了。一点忙帮不上,光给孩子们添乱。"这样的絮叨让人想起祥林嫂,好在大家都处在困厄的处境中,并未厌烦,反而能够理解她的无能为力。

    老太太是胆小的,那天傍晚大雨,病友们在打完吊瓶后陆陆续续离开。不愿给孩子添麻烦的她实在没辙,给大儿子打了电话,叫他过来陪床。

  • 标签: 分类 评论:3 | 查看次数:192
  • 上一篇:光环褪去
  • 下一篇:女人:撩开神秘的面纱
相关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
发表评论
  • 登录 | 注册
  • 留 言:
  • 表 情:
  • 验证码:
  • 悄悄话
  • 为了保护发言权,建议您[注册]一个账号,或者[激活]您原有账号的博客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