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一叶 > 日志 > 随笔 > 光环褪去

光环褪去 发表于 2016-6-22 10:07:38

  • http://epaper.ntrb.com.cn/new/jhwb/html/2016-06/21/content_69923.htm

    魏则西走了,身后是一个喧嚣到沸腾的世界,人们开始声讨百度只为赚取利润,不负责任地乱蹬广告,大家在网络媒体不断爆出莆田系医院的内幕和各种暗黑段子后,出了一身冷汗外,对医院和医生的信赖程度明显打了折扣。

    《私立医院》是蒋松行业小说三部曲中的第二部。作者出身于中医世家,曾担任过基层医院院长,后弃医从文。因为亲身经历,他对私立医院这一医疗改革的产物可谓门儿清,也因此他对这一行业的运作过程不置可否,而当下整个医疗行业的现状都堪忧。

    小说开篇引用了一段药王孙思邈在《大医精诚》中的一段文字,“凡大医治病,必当安神定志,无欲无求,先发大慈恻隐之心,誓愿普救含灵之苦……见彼苦恼,若已有之,深心凄怆。勿避险巇、昼夜寒暑、饥渴疲劳,一心赴救,无作功夫形迹之心。如此可为苍生大医,反此则是含灵巨贼……所以医人不得恃己所长,专心经略财物,但作救苦之心。”把这段话用四个字概括出来就是“医者仁心。”然而在小说中,这原该有的医德只体现在被卢院长打广告时树为权威专家,在工作中却时时处处被边缘化的已退休的原附一医院高干科主任,江边医学院知名教授卢教授身上,然而,因为卢教授的戏份太少,这体现就显得更加微不足道了。

    在小说中,德天医院是江边市一家专门治疗前列腺疾病的私立医院。医院是卢院长独自创办的,这个卢院长得算是江边市民营医院界的风云人物,官场关系搞得活络,是个很有些想法和作为的人物。因此,“我”求之不得地想要坐上职业院长这个位置,因为“我”的媒体人身份,加上出身中医世家,没有经历什么过五关斩六将,“我”就如愿以偿了。当主人公“我”走进德天医院,卢院长立马向“我”灌输广告先行利润第一的理念,这俨然与行医五十余年的父亲给我的言传身教格格不入。“我”印象最为深刻的是父母的争吵,母亲常常责备父亲,“看你一天忙到晚,走路比谁都快,可是一年到头怎么就见不到你攒几个钱啊!”父亲就会辩驳说,“做医生这一行,怎么能发家致富呢?生活过得下就行了,去赚那么多钱干什么?”

    更让“我”应接不暇的是卢院长补习血本地广告轰炸、医院科室对外承包、虚假秘方牟利、伪造病历骗保、化验单造假、所谓的市场营销不过是雇佣美女做医托等等兼职让“我”瞠目,这一切饿的一切都是为了一个目的,为医院创效益。这与传统中医代代相传的观念,“医疗,首先是救死扶伤。然后,才是获取适当的收入,养家糊口。”根本就是背道而驰的。至于医院内部复杂的人事关系,院长近亲的“二主子”做派倒成了小菜一碟。《私立医院》确实揭露出医疗行业内的黑幕,丑闻,但作者更多的还是反映了当下医疗行业的复杂而又斑驳的生态,以及医改转型时期诸多错综复杂的问题。

    小说中引述了一位年轻医生对癌症患者救治经历的描述,更是让人触目惊心,“来个癌症病人,先介绍去外科给他们做手术,让外科把手术的钱赚到了,再把病人转到化疗科化疗,然后再转到放疗科放疗,等这些科室的钱都赚到了,再把病人扔到中医科喝中药去……”病人的疾病之苦,成了医疗赚钱的牟利的大好契机。想来,正因为此,医患关系变得越来越微妙,越来越紧张。

    目前,越来越多的人们因为自身需求对医疗行业保有极高的关注度。蒋松的小说《私立医院》犹如一剂清醒剂,让行业内人士以及所有关注的人们擦亮眼睛。

  • 标签: 分类 评论:0 | 查看次数:29
  • 上一篇:味蕾记忆
  • 下一篇:医院故事:一家一本难念的经
相关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
发表评论
  • 登录 | 注册
  • 留 言:
  • 表 情:
  • 验证码:
  • 悄悄话
  • 为了保护发言权,建议您[注册]一个账号,或者[激活]您原有账号的博客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