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一叶 > 日志 > 随笔 > 味蕾记忆

味蕾记忆 发表于 2016-6-17 9:17:36

  • http://epaper.ntrb.com.cn/new/jhwb/html/2016-07/12/content_73111.htm

    读《黄小厨的美好日常》,很轻易地就被他用情的文字的温度包裹了,这情与《人间四月天》和《似水年华》的角色是两样的,剧集里的人物更文艺也更落寞,情调是足足的,却给终归不是世俗的人物,高高远远地仿如飘在云端。书中的黄小厨则变身为一个十足的模范男人,可不是吗?年少时,他是让父母亲放心、安心的儿子,恋爱了,是女友可以托付感情和心灵的男友,成家做了爸爸后,虽然档期很满,他仍然抵挡不住地变身为一个爱意满满的父亲。

    在第一篇章《旧时光的线索》中,他写道,“记忆因为某些细节才得以清晰地留存,是颜色,是气味,是味道,……具体到某一天吃过的一辈子也忘不了的滋味"那滋味最初来自无论贫穷还是富裕的家庭,来自父亲与母亲做的一顿饭的滋味。这滋味在年少时仅只于味蕾,随着时间的流逝,它被每一个当事者赋予了各种色彩,各种意向。也因此,关于味蕾的记忆永远是最绵长、最隽永的。黄磊祖籍江苏南通,生在江西,母亲是湖南,他的童年基本是在株洲和北京度过的,家里的饭菜多是父母兴之所至改良的做法,是寻不出根觅不到源的。当他在大学时,看着周围来自五湖四海的同学,追溯家乡的味道时,他并没有格外清晰的印象,但这并不遗憾,因为他记住了烧煤的炉子的烟味,远远飘来的肉片……以及小时候吃过的所有东西的味道,当时家住北京朝阳门外芳草地平房的他,印象最深的该是母亲站在门口喊:“黄磊,回家吃饭了。”如今的他已经不再追问,“什么是家乡的味道?家乡的味道就是父亲、母亲做的那顿饭的味道。”我这个跟随父母扎根西北多年的人,在这个问题上和他保持着高度一致,当他透过熟悉的菜式“腌笃鲜”、“蒸螃蟹和赛螃蟹”、“酸辣汤”、“西红柿酱”和“凉拌白菜心”“春饼”甚至是最普通的“炒韭菜”感受来自父母的浓浓亲情时,我也想到每每和闲不住的母亲聊天时,她也总是习惯于通过对味蕾的回味,牵出过去时光里的点滴如珠的记忆。譬如昨天她一边用盐卤过的香笋的后半块茎和叶用自制的辣酱炒制了给我做带到公司的小菜,一边回味起当初在格尔木支边时的困窘生活。那时候我刚满一岁,该是1974年的秋天,在炊事班工作的母亲突然发现七连的即将收获的菜地整个被牛给糟蹋了,那一片原本蓊郁的莴苣被啃得连根在内只剩不过三四寸,在这高原上的荒漠地带,当时的兵团战士能吃到绿叶菜就如同现在人们吃参鲍鱼翅,甚至更有过之。心疼之余,节俭的母亲把仅剩的莴苣根都挖了出来,先洗净去皮用盐卤了,用绳串起晾在室外,待块茎蔫了,将它们一劈两开,也就两寸长短,整齐地码进从医务室要来的大口咖啡色玻璃瓶内,然后倒进酱油,密封起来,这精致可口的小菜就算成了。就是这些被牛遗弃的废物让我们母女俩美美地享用了一秋又一冬,转过年来,这不毛之地的春天却没有别样的恩赐赋予我们。  

    正如书中对黄磊,黄小厨的介绍,已经演了那么多戏,当了那么多年老师,至今还在演,还在讲,仍然精力无限,无限好奇,无限地热爱着工作,热爱着朋友和家人,还有美食,认为它们就是人生之中最能让人感觉活得质地丰满、滋味美妙的一些存在。

                                                     

相关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
发表评论
  • 登录 | 注册
  • 留 言:
  • 表 情:
  • 验证码:
  • 悄悄话
  • 为了保护发言权,建议您[注册]一个账号,或者[激活]您原有账号的博客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