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一叶 > 日志 > 随笔 > 回溯洛阳

回溯洛阳 发表于 2016-5-27 16:25:32

  • http://yzdsb.hebnews.cn/html/2016-06/12/node_214.htm

    去洛阳,洛水之北。不知为何北为阳,我向来对方向一知半解,这半解多半来源于凭运气找到一个方向后,如同小学生一样背着口诀,推算其他方位,想来与古时靠天吃饭的人们的熟练程度是没有可比性的。洛阳又名洛邑神都,这旧时的名讳里道出了它地处中原腹地的奇崛与。八关都邑,八面环山,五水绕洛城境内山川纵横,西靠秦岭,东临嵩岳,北依王屋山——太行山,又据黄河之险,南望伏牛山,因此得河山拱戴,形胜甲于天下之名。

    我从未尝试过如今时髦人们倡导的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毕竟时间和精力都有限,因此,对每一次稍长或短的行走,都是仔细斟酌过的,要留下鲜明印迹的。而这印迹多半是在累世的因缘里,曾经的向往或者痴迷。这样的行走,哪怕只是暂短的时日,却能成愿或者寄予情思。去洛阳,便是如此,我知道那个五岁即位,二十三岁亲政的有着雄才大略的鲜卑人拓跋宏,北魏孝文帝于公元493年把都城从平城(今大同)迁到了洛阳,于是,在洛阳的南郊,伊水与洛水的环绕之地,龙门山与香山围聚之地,龙门石窟兴。

    拓跋宏是发自内心地全盘汉化,这根深蒂固的思想源于抚养他成人的并无血缘关系的祖母冯太后,这个心机缜密,善于弄权的汉人女子,原本只是想将他培养成为一个仅供操控的傀儡。在他娶了汉族女子,并将自己的姓氏改为元姓。为了达成他迁都洛阳的目的,他不惜借南征南齐之名行事,尽管这样的行事曾经遭到任城王拓跋澄的坚决反对。但在他看来,“国家兴自北土,徙居平城,虽富有四海,文轨未一,此间用武之地,非可文治,移风易俗,信为甚难,崤函帝宅,河洛王里,因兹大举,光宅中原。"就这样,这个来自北地的超卓的胡人按照自己的意愿入主中原。他一力推行的文治武功与移风易俗,原是籍龙门石窟来圆满的,一如他坚定的内心,在摒弃了来源于周遭的圈囿与障碍后,终将清明。他在宫庭和并不顺利的征战中把自己的梦想打造成美好的现实。工匠们在龙门山中叮叮当当地敲击着石壁,有风声从耳畔过,飘飘袅袅的钟声在初具轮廓的造像身畔凝集成庄重而出世的乐音。

    到龙门是冬日与春日交替之际,这片苍老的中原土地早早地晕染了春和景明的韵致,伊河水静静地流淌着,岸边的衰草在日光的照射下,闲适地晃动柔弱的身姿,少了萧瑟,多了缠绵。毕竟是在伊河的岸边啊,见惯了铁马金戈,听惯了人世沧桑,便是再犀利或者柔媚的眼波流转过后,也都平抑成泛黄书页里记号笔涂抹过的问题和答案。又都不尽然,我总相信,在那苍白的历史后面,那一个个光鲜或落拓的人物,曾经炽烈地活过,而我在隔绝了千年之后,兀自想要透过这汩汩流淌的河水,静默无声的石壁聆听他们的心音。他们的故事是充满了意味的,却不急于倾诉,反而沉默着等待有缘人一点一滴地发现,发现那陈旧时光里的斑驳伤痕,而那伤痕终因岁月的风化抚平成或诡异、或优雅的纹饰,听凭后人寻味咂摸。伊河边,成群的毛色泛黄的羊低着头在吃草,有个别耐不住寂寞的咩咩叫了几声,却由于没有应和,又低下头去,不再作声。

    洛阳是中华文化的读本。相传,伏羲氏时,有龙马背负“河图”自黄现,;亦有神龟背负“洛书”自洛水出,被奉为“人文之祖”的伏羲氏,据河图洛书绘制了八卦和九畴。从此,周公“制礼作乐”,老子著述文章,孔子入周问礼,班固在洛阳写出了中国第一部断代史《汉书》,历史巨著《资治通鉴》再由司马光著述于此,程颐、程颢开创宋代理学, “建安七子”、“竹林七贤”,“金谷二十四友”曾云集此地,谱写华彩篇章,左思一篇《三都赋》,曾使“洛阳纸贵”,张衡发明地动仪,蔡伦造纸等等。史学考证知,文明首萌于此,道学肇始于此,儒学渊源于此,经学兴盛于此,佛学首传于此,玄学形成于此,理学寻源于此。圣贤云集,人文荟萃。洛阳还是姓氏主根、客家之根。如今,这座曾经辉煌的城似乎不再吸引人们的注意,中原腹地,帝国旧都,在时下追逐时髦,为各种信息扰嚷得浮躁虚夸的人们眼中失却了当初的光鲜色泽,他们已经没有心思去探寻今日已幽微的故事或者历史。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1884127
  • 文章总数: 671 篇
  • 评论总数: 3084 个
  • 今日访问量: 175